酷书阁 - 玄幻小说 - 斗天武神在线阅读 - 第2756章 本源能量回归

第2756章 本源能量回归

        &1t;nett>&1t;h1>第2756章        本源能量回归&1t;/h1>

        时空之巅,诸般能量汇聚,浩浩荡荡,让人为之颤栗。

        无法想象的遮天大势在此时滚滚暴动了起来,匪夷所思的力量在刹那间爆。

        在这一瞬间,在场八葬神门内所属的众人全部颤栗,仿佛这里并非是属于八葬神门的地盘,而是属于别人的祖地,属于左尘不灭真武殿的祖地。

        轰!!!

        虚天深处,左尘的逆天一指与那一道大地深处探出的手臂正面碰撞在了一起,激荡万丈虚空大浪,一波又一波的能量沸腾、暴戾、颤乱了起来,化作一道道天地风暴席卷八方大地。

        一指之下一切皆灭,只见那大地深处的手臂再度缩回,又见虚空染血,有黑红色的鲜血滴落而下,洞穿了一方大地。那是八葬神门内老不死的本命精血,精血显化,代表他的本尊受到了绝对的重创。

        “这?”

        一时之间,仿佛天地俱静。

        无数八葬神门所属的强者全部呆滞,被人闯入到祖地,今日在场八葬神门的顶级高层几乎全部出世。

        他们知道此时出手的这位,乃是八葬神门内最古老的几个老不死之一,乃是昔日站在祖级巅峰领域的可怕存在。

        哪怕刚刚复苏的一击远远没有达到巅峰状态,但也不是寻常人可以想象的。

        谁知道,这样的一击竟然就这样被左尘随意破掉。

        这一幕简直要吓死人,太过邪异,太过不可思议了,一个祖级领域五重天的元武者,哪怕再强大,哪怕你是古往今来最为不凡的妖孽,可以做到几乎无限制越阶杀伐,也不至于能够正面压制祖级九重天巅峰的强者吧?可事实就摆在这里,让人不得不承认这样的一幕。

        “机会给过你们了,可惜你们自己没有把握住。”左尘淡淡地看着眼前这群人。

        事实上,面对九天十地门之时,左尘未曾赶尽杀绝,在未来面对其他宗门之时,若是那些人不去主动找死,不是彻底不长眼,那么左尘还会留下一份希望给他们。

        大家都是属于洪荒人界的元武者,都是一条条的生命,左尘又不是以杀戮证道登天,没必要走那种一将功成万骨枯的道路。

        但面对眼前的八葬神门,从一开始左尘就已经是定了绝对的杀心,这个宗门不可留。

        之前到来这万葬界域,左尘的身躯消失了一段时间,那一段时间事实上是他隐匿在不同的时空之中,去以诸般不同的角度去感悟这片界域,去感悟这八葬神门所处的天地成阵之地,他的本意乃是参悟此地的天地大阵,从而再辅助以自身的无上符文手段,将此地掌控,等于将这片大地变成自己的符文场域,变成自己的阵法。

        一但成功,那么八葬神门再逆天,也不可能是自己的对手,就算是这个宗门所有强者一起出手,也不可能杀死左尘自己。

        但,也正是因为他查探与感悟这片天地,也才让左尘现了这万葬界域的诡异之处,这整个万葬界域的大地内部,不知道葬着多少生灵,无数可怕的尸骨、棺木在其中堆砌,有古老的血液汇聚在一起,形成了一条条地下河流,贯穿这方圆几百万里大地,又有一条条龙脉、凤脉等最为特殊的地脉被那种尸气、血气所侵蚀,所腐蚀。

        这天地之间有极阴极阳,这万葬界域就是左尘所见过的极阴之地,正常而言,别说是普通人,就算是强大的元武者,只要没有达到圣人级别,那么生存在这片大地内都将身死道消,直接被那种无比浓烈的阴气所腐蚀,化作劫灰,化作血水融入大地中。

        但是偏偏在这片万葬界域内却生存着诸多的生灵,还有不知道多少普通人存在,他们并没有被侵蚀,反而可以一代一代延续至今,唯有一缕生命精华被汲取,但也不至于让这些生灵死去,不过可以确定的是,比如一个普通人正常的寿命为百年岁月的话,那么在这万葬界域内,寿命达到六十年就到头了。而如左尘的推测来说,他们原本应该继续生存下去的四十年寿命,便会被这片天地所汲取,最终汇聚到一个特殊的地方。

        这个特殊之地,就是八葬神门的所在之地,更确切一点,就是八葬神门内那几具古老的棺材和那一具无敌古尸所身处之地。

        这让左尘无比愤怒,这等隐秘,事实上也就只有他才能够探察出来,其他人前来这片大地,哪怕是如同叶帝那种人物,都未必能够现端倪,因为左尘乃是最强的符文师,他对于天地大势的感应尤为精准。

        既然现了这一点,那么这八葬神门,在左尘的心目中也就没有存在下去的必要了。管你是多可怕的传承,或者是多古老的势力,今天,就算是再强大,也要从此被抹去,化作历史的尘埃。

        以天下众生之命来维持己身之运转,这就是真正的谋财害命,左尘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看到这种事情,他依旧压抑不住自身的怒气。

        轰!!!

        左尘演化出了逆龙之爪,右臂探出前方虚空,化作万丈大小,那已经不是人类的手臂,是一条真龙手臂,一条五爪金龙之龙臂。

        龙臂所过之处无穷时空能量逆卷而退,有黄金天光乍现,宛若可以净化一切,镇压一切。

        这种神圣光明的力量,对于八葬神门的这些强者而言,有着绝对的克制力,震慑力。

        这龙爪直接探入了八葬神门的深处,将几十个元武者直接笼罩在其中带回左尘的面前,当然了,这些人左尘并非是去进行镇压,因为这都是被八葬神门昔日所抓捕的不灭真武殿弟子,他们在八葬神门之内过着无比凄惨的生活,在被当作奴仆一般摆布。

        “殿主!”

        这些人看到左尘的一瞬间,全部双目含泪,在此时悲愤而感动。

        “没事了,我回来了。”左尘笑看着这众多弟子道。

        他打开了十方天剑的内部世界门户,让这些弟子全部进入其中,而后开始专心对付八葬神门。

        四面八方,诸多八葬神门所属的强者全部面容阴翳,这里是他们的祖地,就算是外界再强大的存在前来,都不敢放肆的地方,然而此时却眼睁睁看着左尘强势出手,他们却无法阻拦。

        事实上更多的是被左尘之前的一击所震慑,不敢轻易出手,他们实在看不透眼前这个年轻人的底蕴。

        这绝对不是一个正常的祖级五重天强者,若是用常理去看待,恐怕自己这些人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在前方一侧大地中,站着属于八葬神门的门主,可即便是他也不敢轻易出手,在此时惊疑不定,不断用念力探察着左尘的一切。

        “八葬神门隐藏此地无尽岁月,以天下生灵祭炼己身,罪该万死,今日,必灭!”左尘突然间开口,声音滚滚,响彻九天十地。

        他的眸光睥睨八方,哪怕四周站着八葬神门不知道多少可怕的先辈以及弟子门人,似乎一切都不被他所放在眼中,他要以一己之力挑战整个八葬神门一般。

        整个万葬界域内所有的生灵,全部都听到了这样的声音,有人目光浑浑噩噩,有人眼中暴露神光,似乎看到了希望,有些人蠢蠢欲动,浑身上下大势爆,欲要杀向八葬神门所在之处。

        自古至今无穷岁月,尽管不是每个人都能如左尘一样看透此间的一切,但至少他们被留在了万葬界域无法离开,长期岁月流逝中,自身的生命力不断被捕捉、炼化,他们还是清楚感应到了的,这等被他人如同豢养一般的生活,没有人想要过下去。

        只可惜,这一刻他们仅仅是看到希望而已,没有人真正出手前去帮忙,因为不敢确定最后的结果。至少这样他们还可以勉强活着,但若是进攻八葬神门失败了,那么以后会被一一清算。

        “我八葬神门屹立此地无尽岁月,传承亘古,历经无穷劫难都未曾衰败,你区区一个年轻的后辈,竟敢杀入我八葬神门祖地,扬言灭我宗门,简直是不知死活。”在八葬神门内部深处,一个阴冷无比的声音传出,同样响彻天地。

        此间,八葬神门无数老一辈强者面面相觑,皆是露出骇然之色,他们简直无法相信,老祖宗竟然开口了。

        说白了今天真正的大战还没有开启,到来的左尘也不过是一个年轻人,他们这些八葬神门的高层都还没有出手,不至于惊动那几位左尘口中“棺材板”里的老祖宗。

        但此时开口的这位,甚至还不是“棺材板”里的那几位,而是沉寂了无穷岁月而不灭的那位老祖,那位外界元武者口中的“无敌古尸”。

        “老祖宗怎么会直接亲自出面?”在场这些八葬神门的强者想不通这件事。

        ……。

        就在万葬界域内,左尘在八葬神门内部搅乱风云的这一刻,远在无尽大地之外的乾坤界域中。

        乾坤界域上方,凰少天盘坐九天,眼中眸光闪烁,爆一道道前所未有的神芒,在此时凝视着虚空,遗憾开口:“可惜可惜,我虽然在左尘给予的机缘下修复了体内的伤势,可是这等机缘实在可怕,他给予的能量太过霸道,我根本无法炼化,等于坐拥金山却不为我所用,遗憾啊!”

        砰!!!

        就在这时,他的头顶之上,一团能量炸开,出现了一道漩涡。

        在那漩涡中央,有拳头大小的一团能量精华诞生而出,在此时滚滚炸动,爆着霸道无匹的气机,但这能量根本不能被凰少天所掌控。能量在凝聚成型片刻后,便直接划过时空,消失的天穹的彼端。

        倘若有人在此时站在无尽的时空深处俯瞰一切,那就会现,这一团能量正在不断跳跃着空间,洞穿空间距离的阻隔,冲着远在万葬界域之中的左尘回归而去。

        这能量,自然就是左尘昔日的一切底蕴所凝聚而成,被他赠予了凰少天,只可惜以凰少天的体质,以他的元武之神强度,以他的底蕴根本就莲花不了这一团能量,哪怕是左尘不需要、遗弃的一切,都不是寻常人所能轻易掌控的。

        八葬神门内,左尘念力感召天地,已经在此时现了那一团能量的回归。

        他的嘴角卷起一抹淡淡的弧度:“正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