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书阁 - 玄幻小说 - 斗天武神在线阅读 - 第2704章 重伤、震怒!

第2704章 重伤、震怒!

        战场极度混乱!

        左尘盘坐这片虚空中,感应八方时空之变化,同时守护此人突破。

        时间流逝,盏茶时间过去,远处天穹中突然有四道身影出现,他们的本体精气神锁定了这片战场。

        每个人都是底蕴无双,体内拥有恐怖的力量本源,论境界,皆已入祖级领域。

        他们的目光凝聚在正在突破的那位身上,皆是目光冰冷,杀意盎然。

        霎时间,四人同时冲杀而过,在此时选择性将左尘忽视。

        四个祖级同时出手,可撼九天日月,在这一刹那之间几乎是封锁天地,那种压制力一起降临,让人颤。

        左尘露出意外之色,他倒是有些明白了,类似眼前这个天纵无双,底蕴可怕,能够在这种战斗中突破与蜕变的绝世妖孽为何会主动选择求自己守护他。

        这家伙,估计是在战场中也招惹了不少人,甚至在那外界也存在着不少的对手,使得他在战场之内关键的时候被他人所针对。

        在这突破最虚弱的时候,四个祖级强者,足以将他彻底杀死,事实上就算前来四个一方之祖,都能够让他在这里废掉。

        “不将我放在眼里吗?”左尘撇嘴。

        在一瞬间,随着那四个祖级强者同时杀向这片天穹,左尘第一时间出手,一道剑气轰杀而出,一分为四,竟然同时挡住了那四大祖级的进攻。

        “左尘?我等与你往日无冤,如今也不想结仇。”那四个祖级强者中,其中一人皱眉开口。

        显然,左尘带给他们的威胁还是非常巨大的,并不想引起左尘的误会。

        然而事实却乎他们的预料,并非是左尘误会,而是在这一刻有更为强势的姿态出现,左尘一步踏出前方,目光冷冽:“谁敢阻他破境,便是与我为敌。”

        “你说什么?”这四大祖级高手异口同声。

        左尘这等态度让他们极其意外,实在是难以想象,在这种时候左尘不去参战,竟然在这里守护别人突破境界?为此不惜和四大祖级一战。

        “听不懂吗?滚!”左尘冷冽开口。

        一刹那,四道身影直接出手,其中两人杀向左尘,另外两个人杀向那正在渡劫的年轻男子。他们知道左尘的恐怖,但毕竟不相信凭左尘一人可以守护住此地,而且,有时候并不需要真正击败左尘,只要能够引动莫大的力量,将这片虚空彻底扰乱,让人无法正常

        突破便足够了。

        “区区两个刚突破为祖不久的存在,联手挑衅我,找死吗?”左尘声音滚滚,响彻九天。

        本命剑胎第一时间冲杀而出,锁定前方一人,而十方天剑在他的念力驾驭下又冲着另一人杀过去,在此时一心二用,同时对抗这两人。便在出手的同时,从左尘的身躯两侧,各自显化出了一道身影,这乃是元神三分之术演化而成的两大分身,两大分身所能爆的战力不弱于左尘本体,等于战力翻了三倍

        ,在一定时间内足以抵挡那另外两大祖级。

        源源不断的能量从十方天剑内部调动出来,涌入本体与两大分身之内,使得左尘在强势的爆下不至于进入虚弱状态。正面对碰,他走的乃是大涅盘之路,凭借自身底蕴,足以碾压同级别高手。同样是刚刚突破不久的祖级,同样是凝练了一级神胎的祖级强者,他有绝对的底气不将那些人

        放在眼中。

        大战在这片虚空中繁衍,到这一刻,这些祖级才真正知道左尘的可怕,明白这个相对于他们而言都乃是后辈的年轻妖孽有怎样的强大底蕴。

        四人联手,根本无法突破这片虚空,难以影响到前方不远处那位的突破状态。

        “我等拼死出手,你挡不住的,何必闹的如此不愉快,导致天下皆敌?”前方一人冷漠开口。

        &1t;b

        r  />  “有我在,这片天地固若金汤。”左尘目光平静。

        轰!!!

        前方一片虚空内,其中一个祖级拿出了一道古老的符箓。

        这符箓在第一时间就炸开了,即便无法损伤到左尘,但即便是强行轰杀,也要将这片天地来自左尘的防御给轰破。

        对于他们而言,只要能够阻断前方那位的突破状态,那么对方多半都会陷入走火入魔的状态,那样的话便等于不攻自破,甚至于直接废掉。

        从一开始他们的目标就是前方正在突破的那个年轻人,纵然左尘战力强横,但不足以将他们震退。

        “万化符箓!”

        左尘吐出四个字,他同样拿出了一道自身炼制的符箓。这万化符箓,本身并没有任何的攻击与防御效果,等于是一道废弃品,但在特定的情况下动用出来,却宛若无上神器,可以破掉任何一种强大的符文,而符文被破,不管

        是符文武器,还是符箓,全部都直接废掉。

        这一道万化符文,直接使得前方那尊主神的意图破灭。

        但就在这一刹那,惊变出现了,时空裂开,一道身影突兀出现,携带一柄方天画戟当场杀向左尘。

        这一击强势到极致,乃是对方的最强战力爆,戟光还未降临,便已破灭那片虚空。

        “嗯?”左尘皱眉。

        若非他本身就擅长刺杀之术,还真可能着了道,被对方一击重伤。

        在对方出手的第一时间,左尘事实上就已经是感应到了,迅做出反应,在他的身上出现了一道黄金战铠,硬生生挡住了对方的一击。

        在之前进入不朽之界内部他所得到的那一件黄金神铠,起到了关键的效果。

        巨大的力量轰入左尘体内,让他气血在颤动,使得左尘的身躯硬生生从虚空跌落百米。

        就趁这一刹那的机会,那原本到来的四大祖级强者看到希望,每个人最强的一击出现,却并不是冲着左尘而来,而是杀向了虚空中央正在突破的那位年轻男子。

        每个人所动用的手段基本上都已经接近于禁忌手段,这是他们最强大的古元术,只求一击必杀,即便不能成功,也能重创对方,打破对方的破境状态。

        从头到尾,五大祖级,即便左尘也似乎有些无力,毕竟很多时候为了守护此地,只能够被动防御,这样让左尘的手段有了很大的限制。他不能彻底出手,不然搅乱这片天地,即便左尘有百分百的把握击败这些人,但那样一来,那年轻妖孽想要突破为祖级也就变成了不可能,那种突破的状态会被彻底打破

        。

        千钧一,一刹那之间似乎战场的局面要产生变化了。

        轰!!!

        虚空颤鸣,一股浑厚无比的世界之力开始扩散。

        紧接着,大变化出现,这一股世界之力在第一时间逆空而上,将上方那片虚空所包裹,化作一道无形的世界结界,挡住了四大祖级的强势一击。

        噗哧……。

        左尘一大口逆血当场喷涌而出。

        纵然底蕴极强,但并非无敌,左尘等同于在一刹那之间同时对抗了五大祖级的联手最强一击,即便是他,本源也受到了很大的震动,出现了严重的内伤。

        深吸一口气,宛若吞吐天地之力,左尘将自身的伤势镇压下去,而后一步登天,出现在那片天穹的最高处。

        四面八方,那四大祖级强者完全怔住了,陷入了刹那的平静。他们有绝对把握的一击,竟然在最后那一刻失效了,依旧没能突破前方那一道无形的防御,此时这一股突兀出现的世界之力笼罩之下,真如左尘所说,他在此,便是固若

        金汤。

        左尘无视那四大祖级,而后低头俯视,看向下方那个手持方天画

        戟的青年。

        “你……在找死。”左尘杀意席卷而出,化作无尽大浪,不断扑向对方。

        眼前这位从时空中突然杀出来的存在,正是进入战场之前,属于万世联盟的那个想要从左尘手中拿走紫金令的年轻人。

        在进入战场这几日时间,左尘事实上时刻防备对方,同时他也在寻找对方的踪迹。

        没想到在这种时候对方突兀出现,刚才那方天画戟轰杀而下,附带灭杀一切的意志,分明就是想要将自己杀死。

        “你该死。”青年方天画戟直指左尘,同样杀意凌然。

        那一道紫金令,原本是他的囊中之物,没想到在进入战场的前夕却落入左尘的手中,这是他无法容忍的。属于他的东西从来就没有被抢走过,从小到大都是如此,凭借他的身份,放眼这整个洪荒人界,又有几个人敢于忤逆?没想到,在他亲自前去讨要的时候,受到的却是来

        自左尘的不屑与无视,这更让他无法忍受。

        他要杀死左尘,即便不得不承认左尘的可怕,可是依旧在酝酿与等待着机会,今天这个机会终于到来,情况出预料,刚才必杀一击没能成功,让他有些失望。

        不过,那毕竟已经让左尘受到严重的内伤,对于祖级强者而言,任何的伤势都可能导致自身状态的不足,从而影响一战的胜负,他在此时不可能退避。

        一道道古元力疯狂运转,左尘全力沟通十方天剑内部世界,杀意和战意不断腾升,宛若没有极限。愈强大的世界之力在这一刻爆出来,使得那无形的世界结界再度增强,以确保其他的四大祖级无法攻破,而后他的两大分身消失,回归本体,左尘大部分的意志全部

        锁定在了下方那青年的身上。

        “杀!”

        左尘声音沉闷,口吐杀音。

        他知道对方身份可能不凡,属于万世联盟的大人物,而自己想要加入万世联盟的话,即便不与对方化解恩怨,也必然不可能让关系彻底破裂。

        可左尘并不愿委屈自己,意志所向,杀意席卷,无法逆转。即便因此招惹万世联盟也无惧,至少在当前这一刻,在此时这片天地下,没有人可以挑衅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