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书阁 - 玄幻小说 - 斗天武神在线阅读 - 第2654章 收获神铠

第2654章 收获神铠

        第2654章收获神铠

        “什么情况?”

        左尘一时间愕然,只看到那九头天龙的龙爪探出,眨眼间冲着自己这个方向而来。

        左尘骇然惊悚,凭借他的战力虽然强大,但是想要将这样一个已经踏入祖级领域的强者挡住,那根本是不可能的,尤其是这九头天龙本是最强异兽,血脉强横,肉身无敌,这一爪子过来便相当于一个绝世强者驾驭着一柄无强大的武器,杀伤力十足。

        全神贯注,左尘沟通十方天剑,想要当场进入其,因为如果这个时候乘坐传送阵离开的话,是直接找死,一个祖级强者在这种时候,必然可以将自己的传送阵摧毁,打碎时空通道。

        “嗯?”

        骤然,左尘的一道念力冲着身后探测而去。

        他现了异况,前方的那九头天龙纵然强势无匹,但却并非是冲着自己而来,因为左尘没有感觉到那种弥天般的压力。

        咔嚓一声裂响,后方一片时空炸碎,一道空间大裂缝出现了,诸多身影一起到来,正是属于遁世神宗的众人,他们追杀而至。

        一时间左尘终于明白了当前的状况,这九头天龙,应该是感应到了更大的威胁。

        遁世神宗的众人之,存在着一个祖级强者,还有一个人的体内应该是有祖级强者的一道元武之神存在,这种级别的气息爆,直接将九头天龙的最大仇恨吸引过去。

        “爽快!”

        左尘直接开口,这等变化倒是他未曾预料到的。

        将九头天龙这个大麻烦吸引到遁世神宗的这边,便是借刀杀人,这一把刀还是那种无锋锐,蕴藏无穷锋芒的顶级大杀器。

        砰!!!

        一片天穹震动,遁世神宗的众人刚刚到来,那尊祖级强者便已经冲着前方轰出一掌,和九头天龙正面碰撞。

        两股祖级的气机彻底炸开,宛若可以灭世,将这片天地内的一切全部毁灭。

        巨大的能量演化出一道道无形的排浪,从九天卷动而下,宛若要将左尘等人全部灭掉。

        所幸,大战的漩涡心并不在此,以左尘的战力倒是可以化解那种战斗带来的余波,不过他知道,此地不可久留,等到两大祖级彻底出手,散逸出来的能量匹练都可灭杀自己。

        “等一等!”

        在左尘一步踏出前方,欲要进入传送阵的同时,前方传来了一个黄金神卫的声音。

        只看到那还活着的八个黄金神卫目光炯炯,带着一抹希冀之色凝聚了过来,其一人道:“小友,带我等一起离开吧,大家都是百脉种族,乃是同一条战线的存在,应该互相帮助。”

        “放屁!”

        左尘吐出两个字,讽刺地看着眼前的八人,不再多说,直接踏入了传送大阵。

        同一条战线的存在?同为百脉种族之人?人活得久了,真的是脸皮可以厚到这种程度?

        进入不朽之界前,这些黄金神卫欲要对付自己的场面历历在目,差一点当时彻底反目厮杀了起来,即便如此,左尘也将其两位黄金神卫直接重创,已然强势出手。

        彼此之间,纵然不是什么生死仇敌,但也不至于因为同属百脉种族而让左尘救下他们。

        若非早看穿了这些人的面目,再怎么说左尘也会心有一分怜悯,带着他们一起离开,对他而言这本是随手之事。

        “可以给予报酬,这几年我们在不朽之界得到了不少好东西。”那个黄金神卫立刻回应,对于左尘这等姿态,他们似乎也是能够理解,或者说早已经打听、熟悉左尘的性格。

        “拿出来!”左尘眼眸一闪。

        一枚符戒指立刻便出现在了虚空之,被对方驾驭着出现在左尘的手。

        念力探测,左尘现符戒指的内部储藏着不少的好

        东西,其竟然有一株药草,论外在的价值而言至少不弱于之前的麒麟果。

        看来,这些黄金神卫为了活命,倒是肯付出代价,不来虚假的。

        这一刹那左尘的思绪变幻,看了九天深处九头天龙和遁世神宗众人的战斗场景一眼,然后便是咧嘴一笑:“进入传送阵吧。”

        “好!谢过小友。”其一个黄金神卫立刻欣喜。

        八道身影同时踏出,眨眼间出现在了左尘的不远处,踏入传送阵。

        这传送阵当场被左尘开启,一股强大的空间之力波动,一道崭新的时空通道直接构筑出来,传送者左尘等一众身影离开这片天地。

        在被传送离开的同时,左尘探手一招,远处那片大地内,之前死去的那个黄金神卫所属的黄金神铠出现在了左尘手,这黄金神铠虽然在之前九头天龙的出手受到一些损伤,不过战铠本身极其不凡,竟然可以在一定程度自我修复,再加左尘的符手段,便有可能让战铠恢复如初。

        这一道战铠,有大用,左尘可以在未来好好探究,如果有可能的话,他可以铸造出类似的战铠。

        这片空间虽然被封锁,让元武者难以离开,然而,左尘这传送大阵极其不凡,所开启的时空通道处于平行空间之内,穿梭于现实与平行空间两端,玄之又玄,那空间通道难以被阻挡。

        几乎在眨眼间,众人的身影已经消失在此地,远离这片大地万里之遥。

        “呼。”左尘长舒一口气,顿时放松不少。

        传送依旧在持续,片刻之间已经是远离最初那片大地数十万里,便在传送的某个瞬间,左尘演化符手段,在半途直接使得时空通道化作两端,他冲着另一端而去,和这些黄金神卫分开。

        若非是担心危机未曾彻底化解,还需要用到左尘的传送阵,那剩下的八个黄金神卫恐怕早已经出手了。

        离开了那片大地,通道深处,八大黄金神卫的气机已经锁定了左尘,虎视眈眈。

        显然,以他们的身份来历而言,不受他人威胁,这一次在关键时刻被左尘讹诈走了一个符戒指,里面装着不少的宝物,他们咽不下这口气,自然是要对左尘出手的。

        只是,左尘足够果断,在自己所亲手布置的传送阵构筑成的通道内,左尘能施展诸般匪夷所思的手段。

        他直接在半途离开,与这些人分开。

        一片崭新的大地之内,左尘的身形出现,方圆几万里没有人迹,也未曾有明显的危机出现。

        到了此地,左尘将十方天剑打开,让小姑他们全部走了出来,开始正式在这一界之历练,百年岁月,左尘不可能一直守在他们的身侧,在自己不需要闭关的情况下,让不灭真武殿的高手前去八方大地内寻找机缘,左尘也是会放心不少,即便遇到一些事情,他也能够在第一时间前去。

        每一个离开的高手,都带着左尘的一道符箓,同时左尘在他们的体内打下了一道印记,只要他们遇到生死危机,左尘都可以在第一时间感应到,并且前去他们的身侧。

        便是小舞也是拒绝了留在左尘身侧,跟随着小姑一同离开,前去八方天地之内寻找属于自己的机缘,她明白,来到了洪荒人界之后,左尘的处境很不妙,如果不将自己的实力进一步提升起来,那么总会是左尘的拖累。

        随着众人离开,最后,这片大地内只剩下了左尘,还有被他一同带到这不朽之界的紫皇、苍龙和太古神猿三个家伙。

        “离开这不朽之界前,你们这三个家伙,必须给我成祖,最差也要踏入半步祖级领域。”左尘在开口。

        这三个家伙的血脉都极其不凡,哪怕血脉相对较弱的苍龙,都在之前经历过诸般蜕变后,让自身的底蕴提升起来了。荒兽的修炼和人类虽然大同小异,但也有自身的特点,很多时候

        这三个家伙都在沉睡,在那种沉睡进行无形的蜕变,激血脉深处的隐秘力量,激自身的潜力。

        但是左尘知道,不能够让他们一直用这种方式蜕变下去,荒兽诸如人类,即便再强,没有经过战斗的洗礼,终究是温室里的花朵,不了台面,遇到一些真正可怕的危险可能陨落。

        接下来,左尘欲要让紫皇他们跟随着自己在这一界与人厮杀,在战斗进行另一种层次的蜕变。

        而后,左尘也未曾直接离开,他知道遁世神宗的强者多半不会追来,他们想要对付那只暴怒的九头天龙,可能要付出很大的代价,一时间不用担心。

        他拿出了那一道黄金神铠,开始感应和观察这黄金神铠的不凡之处。

        祖神殿的黄金神铠太过不凡,在祖级强者的一击之下都无法被彻底摧毁,哪怕是一些用逆天材料铸造而成的战铠也不过如此,而这黄金神铠的铸造材料虽然足够不凡,但绝对达不到逆天的程度,只能证明炼制的手法,或者其他方面极其特殊。

        感应不久,左尘现了特殊之处,在这黄金神铠的内部存在着一座神秘的阵法,那种阵法太过特殊,竟然可以化解任何一种外界的入侵之力。

        在左尘看来,这阵法存在之下,任何的力量轰杀在神铠之至少都能够被直接吸收化解将近一半。

        “阵法不简单,只不过,布阵的手段便有些不入流了。”左尘喃喃。

        神铠的特殊,大多在于这种非凡的阵法,左尘开始探究,等到他将这阵法掌控,可不仅仅是炼制成崭新的黄金神铠了,凭借他对于符之道的造诣,甚至可以炼制出这更强大与不凡的战铠。

        不过半个时辰,左尘将黄金神铠彻底修复,然后开始着手改变神铠内部的那种特殊阵法,以他的符造诣,让那种特殊阵法在很多关键点更进一步,变得更强,效果更甚。以至于现在这一道黄金神铠所能化解外界力量的效果更强,以前只能化解一半的入侵之力,但现在,甚至已经能够化解将近七成的入侵力量。

        在左尘想来,哪怕面对真正的祖级强者轰杀,都能够挡住对方的几拳,这太过不凡了。

        念力一动,黄金神铠已经出现在左尘的身,他的瞳孔深处,有诸般光芒闪烁变化,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一个崭新的念头顿时出现。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