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书阁 - 玄幻小说 - 斗天武神在线阅读 - 第2610章 徒手御刀

第2610章 徒手御刀

        第261o章  徒手御刀

        天下共尊?

        天下,自然不可能是整个洪荒人界,那便是这乾坤界域了。

        乾坤界域无穷岁月至今,都没有人可以真正掌控,以至于诸多势力并存在此地。

        而现在终于是有人想要再次染指了?

        只是,凭这么一个年轻人吗?区区一个年轻人,若是能统率乾坤界域的话,那么古往今来那一个又一个强横可怕的存在,便都白活了。

        算这太坤青山的背后站着两个真正的祖级,也不够资格。

        大家心都很清楚,哪怕今天虚以委蛇臣服于这太坤青山,只要离开之后,各大势力必然都会采取相应的对策。

        总之,绝对不会有人轻易臣服于乾坤皇朝的。

        “太可笑。”有人开口:“想要天下共尊,算是真正的祖级强者前来,也不行。”

        “是吗?”左尘瞥了对方一眼。

        这些人一个个脸色阴晴变化,心在想些什么,左尘虽然不能完全确定,但却也能推测个一清二楚。

        只不过,他们打死也想不到今天自己会动用怎样的手段去让他们臣服,哪怕那并不是真正的臣服也无所谓,只需要在之后他们不敢反抗自己,那可以了。

        双手变幻,左尘直接打出了一道又一道的印记,只看到诸天方出现了无数道金色的光芒。

        每一道金光都是一种特殊的印记,这种印记只要进入元武者的体内,算你是主神,甚至是一方之祖,也要受到绝对的限制,从此以后等于变成了左尘的人形傀儡,根本无法反抗左尘。

        若是想要反抗,算只有一个真正背叛他的念头,这印记都会进行反噬,反噬的结果是轻则让你彻底废掉,再也没有恢复的可能性,而重则便是身死道消。

        每一道印记左尘都没有强行打入这些人的体内,而是负手傲立于虚空之,冷漠开口道:“是否将这印记打入体内,你们自己选择。”

        空气似乎陷入了寂静之,人人呼吸都变得艰难了起来,他们虽然不知道这印记确切有什么作用,但显然不是什么好东西。而且,今天前来的一些势力,有那种非常强大的符师一起前来,这些符师感应左尘打出的那一道道印记,便是在不久之后搞清楚了这印记的效果。

        这一刻,这些符师再度骇然,他们也可以炼制出那种掌控对方的符箓,但那需要耗费诸多的珍贵材料,需要在面刻画顶级的符不说,而且最强也只能够掌控圣人、界尊、至尊等级别的元武者,想要借助那些符箓而镇压那种达到了主神甚至一方之祖领域的强者根本不可能。

        但是眼前这个太坤青山,双手变幻之间,竟然可以直接在天地之间演化出这些特殊的印记,一些顶级的符箓还要不凡?

        若非亲眼所见,他们想象不到世间竟然有人对于符之道的造诣能够达到这种高度。

        “臣服?”很多人露出纠结之色。

        臣服了,可能便失去了自由,他们不相信这样的结果,但事实便是如此,这个太坤青山真的肆无忌惮,竟然可以演化出这等手段。如果真的将这么多人全部掌控了的话,那么未来算是不统一了整个乾坤界域,恐怕也将会变成这片大地一等一的最强势力。

        “不臣服,是死。”有人喃喃。

        这是一个主神,在刹那间一步踏出虚空,对着虚空之内的左尘道:“我愿意将印记打入体内。”

        “好!”左尘点点头,颇为满意。

        他遥遥一指点出,便已经有悬浮在虚空之的一道印记进入了对方的身躯内部。

        “每一道印记,将会镇压你们千年岁月,在这千年之,若是表现不错,立下大功,那么可以缩减很多的时间,功劳越大,到最后算是直接将这印记的束缚解开也不是什么问题。”左尘对此人开口,同时也在对其他众人说道。

        “而作为对你的奖励,在接下来,我会给予你无的机缘,让你产生蜕变的可能,在有生之年踏入一方之祖的领域。”左尘对这个主神说道。

        “感谢皇主!”这主神急忙躬身祭拜。

        表面来看,可能失去了自由,原本他臣服乃是无奈之举,但是这一刻却反而看到了希望。

        尤其在听到左尘所说的一切之后,这一尊主神突然涌现了一个想法,那便是自己刚刚是不是太过悲观了?对于这样一个年轻的天骄,弑神榜前列的杀神而言,自己即便是一个主神,在后者的眼也算不得什么吧?

        对方想杀自己,根本不需要那么麻烦,一尊弑神榜的杀神想要寻找什么仆从之类的,一句话说出去,不知道将会有多少强者前赴后继而来,追随在对方的身后。

        人和人的差距在这里,不服不行,算自己修炼无穷岁月,乃是主神又怎样?如同这太坤青山一样的后辈妖孽崛起,依旧随意凌驾于自己的头顶之,而臣服这样的人,有时候或许并不是一件坏事。

        “我知道,你们很多人在外界都会有不世大敌。”左尘继续道:“但是那些都没关系,在加入我乾坤皇朝之后,因为只要我太坤青山存在一天,那么这个世不会有人敢于欺负我乾坤皇朝的高手。算……他是真正的祖级强者,也不行。”

        不少人当场脸色产生了变化,心隐隐震动了起来。左尘所说的不错,这乾坤界域之内,虽然一切自由,因为没有人统帅这片大地的原因,从而使得这里的元武者颇为自由,可是自由乃是需要付出代价的,那是这乾坤界域内每天死掉的元武者,可能是任何一处界域的十倍,百倍。

        每个人都随时提心吊胆,算是强大如主神,也都是时而有所担忧,一但招惹大敌,都可能直接陨落,被人残杀。如同左尘之前刚刚出现在葬魂城一样,大白天已经有人光明正大在城池之进行抢劫,城内的法则根本管不了他们。

        如果可以,谁愿意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之?但是外界他们去不了,时时刻刻都会有无数双眼睛盯视着乾坤界域,有他们的敌人出天价的悬赏,邀请最顶级的杀手每天都在等待着他们。

        但是加入了乾坤皇朝之后,便可以化解一切,这似乎的确是一个很不错的条件。

        “我这个人,不喜欢拐弯抹角,也不喜欢来那些虚的。直接说明白了,今天镇压诸位,只不过是暂时的无奈之举,在接下来,在你们不违背我乾坤皇朝规矩的前提下,我不会干扰你们的一切,反而,但凡达到主神领域者,我都会给予你们一定的机缘,让你们去产生蜕变,当然了,最后蜕变的结果如何,看诸位自身的天赋了机遇了。”左尘淡淡道。

        场面依旧是平静,但是这一刻很多人内心的想法已经产生了很多的变化,不少人开始了思忖,在此时权衡利弊。

        蜕变?

        对于元武者来说,最大的诱惑,自然便是蜕变。算有人追逐权利,但得到权利是为了什么?为了掌控更多的资源,得到更多的好处而让自身变得更加强大,归根结底,都是为了变强。

        但是,这太坤青山纵然乃是年轻的杀神,难道真的可以给予所有人蜕变的机会?

        “我既然来到了这片大地,那么自然不达目的誓不罢休,我知道乾坤界域的水深,但也未必能够将我太坤青山淹没。”在突然之间,左尘的声音再度响起:“而且,我要说的下一件事情便是,之前那个消息乃是真的。我乾坤皇朝,确切地说我太坤青山的手,的确掌控着无的逆天秘籍,那种秘籍,便可以让人修炼成功之后掌控禁忌力量。当我乾坤皇朝真正一切步入正轨之时,但凡让我看到诚意者,我都会给予那种秘籍,让他们进行修炼。”

        如果说左尘之前所说的一切都是铺垫的话,那么现在这一刻所说的东西,等于是压碎这些人反抗意志的最后一根稻草。

        禁忌之力?

        自古至今,无论任何一个时代,无论高高在的最强存在,还是说一些普通的元武者,他们都希望掌控禁忌之力。一但掌控禁忌之力,那可以让自身的战力产生无穷之变化,让自己拥有越阶杀伐的资本,让自己拥有同境界无敌的资本……。

        只不过很少有人达到目的,任何一个时代,能够掌控禁忌之力的人寥寥无几。

        “你说的是真的?”有人询问。

        “攻击我!”左尘看了那人一眼,询问自己的乃是一个一方之祖:“不用忌惮什么,攻击我行了,拿出你最强大的手段。”

        “好!”这一方之祖瞳孔之掠动出一抹异芒。

        他一步踏出,手出现自身的本命武器,乃是一柄狂暴的战刀,演化逆天般的一刀直接冲着左尘劈杀而下。

        刀芒滚滚而来,逆乱这片平静下来的天地,无数一方之祖之下的元武者都感觉到了绝对的生死威胁。这样的一击,算这太坤青山也是一方之祖,也难以轻易对抗吧?

        但是,可怕的情况出现了,在很多人的感应,左尘并没有动用多少的力量,也未曾动用什么古元术进行反击,而那样安静站在了原地虚空内,似乎等待着被动抗衡那狂暴的一刀。

        在那刀芒临近左尘的刹那,左尘右臂探出,五指张开,直接便是冲着那一道刀芒抓捕而去。

        砰!!!

        虚空炸裂,那刀芒直接被捏爆,左尘因为被动抵抗的原因,在虚空退避百米,然而,他的气息却依旧稳定,竟然仿佛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一般。唯有那手掌心央出现了一道血痕,但是眨眼之间便消失了,那样的伤口宛若一个普通人被针轻轻刺了一下,即便会流血,却根本不会影响到什么。

        “好恐怖的防御。”诸人骇然。

        “这便是禁忌之力的效果,我掌控最强的防御类的禁忌力量。”左尘环顾八方:“当然,这只不过是其一种。”

        话音落下,他再度挥动手臂,众人的头顶方出现了一道巨大无的火焰熔炉,在其烈焰滔天,散着摄人心叵的恐怖气息,宛若这一道熔炉可以将天地乾坤直接炼化在其。

        这???

        无数元武者全部呆滞。

        “你们自己想想吧。我去杀一个人。”左尘扫了下方众人一眼,旋即便是一步踏出虚空,直接冲着城外而去,他知道,自己带给这些人的震撼已经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