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书阁 - 玄幻小说 - 斗天武神在线阅读 - 第2541章 归来的天绝世

第2541章 归来的天绝世

        事实上,这一次的黑马不少。

        新踏入弑神榜的那几位,几乎每一个都是绝世妖孽,其中有接近十人的底蕴强到了极致,本应该是接受无数目光的汇聚。

        但是相比较左尘而言,却都是逊色了许多,以至于几乎没有人将注意力放在他们的身上。

        从这一轮的挑战开始,诸多的目光几乎是一起凝聚在左尘身上,等待着他的出战,估计今天在场所有人都会有疑问,眼前这个“太坤青山”会踏入榜位怎样的位置。

        战场不小,一次出战者会有十个人,不过,依旧轮不到左尘暂时出场,他可以在战场之外先行观战。

        不过,就在那战场之内的战斗开启随后,左尘的瞳孔骤然一缩,凝聚在了远处的天穹中。

        他感应到了熟悉的气息,看到那片天穹之内出现了一道天地战车,战车降临此间之后便出现了一批天之一族的高手,他们拱卫着一个年轻的身影来到此地。

        看到来人,此间很多人的脸色都产生了变化,变得精彩起来,而在这一刻,左尘的眼眸之中也是爆发出一道异芒。

        天绝世?

        没想到,天绝世竟然在这个时候到来了。

        左尘忍不住抬头又看了弑神榜一眼,发现弑神榜上确实已经没有了天绝世的名字。

        他有些狐疑,要知道,天绝世当日虽然没有死去,但基本上已经因为自己而彻底废掉了,当日天祖想要融合自己和天绝世的血脉,从而将自己的血脉本源嫁接到天绝世的身上,只可惜在最后功成的时候,被魔祖直接将那血脉之力掠夺过来,打入自己的体内。

        而天绝世也因此几乎彻底废掉,毕竟他就算再强,没有了血脉的本源与精华,也便等于是从天才妖孽的领域跌落下去,甚至比之寻常人可能都不如。

        就算是没有死,但也不过是个废人。

        可谁知道,今天天绝世竟然再次来到了此地?

        “太坤青山,我今日,必杀你。”从天穹降落之后的天绝世,在第一时间目光凝聚于左尘身上,咬牙切齿地说道。

        “嗯?”左尘上下打量着对方的身影,同时念力感应一切。

        他发现在天绝世的体内,存在着一股恐怖的力量,这是之前的天绝世所未曾拥有的,当日天绝世身上那天之一族的血脉本源与精华已经完全消失,但是今天他体内却被一股崭新的血脉之力所替代。

        至于实力,依旧是处于半神领域,境界倒是未曾有隐藏,反之还隐隐在实力底蕴上有所精进,比当初强大了不少。

        “真是没想到,天之一族底蕴强横,竟然让你这个已经废掉的存在再度重归巅峰,不过,今天你既然敢于前来此地,那么结果是必然的。”左尘淡淡道。

        他的内心着实是有些震惊的,没想到那种状态下的天绝世,竟然可以再度恢复,实在是有些不可思议。天之一族让他恢复,恐怕也是耗费了太多的底蕴与力量吧?

        但是没关系,再杀一次就可以了!

        “见过裁决者大人!”天绝世随后目光从左尘身上移开,转而看向了九大裁决者。

        只看到九大裁决者纷纷点了点头,随后其中一人便是开口道:“天绝世,本为弑神榜妖孽,不过因意外而耽搁了第一时间前来参战的机会,故此,先行掠夺他的弑神榜资格,但可以直接参加这一轮的挑战,若是挑战成功,便可重归弑神榜。”

        重新挑战,重归弑神榜?

        左尘心中冷笑,管你天绝世有了怎样的变化,既然敢于前来,那么就等于是寻死。此人,必杀之,左尘内心已经是为天绝世的命运下了裁决。

        大战在持续,在随后,左尘也是踏入了战场,他挑战弑神榜八十名。

        正常而言左尘必然会选择更为靠前的排名,不过,在这个时候天绝世到来了,那么左尘便会改变心中的打算。

        他要挑战靠后的名次,否则,便在等会不能挑战天绝世。只有榜位后面的人,才能挑战前面排名更高的对手。

        结局是毫无疑问的,被左尘挑战的那位,弑神榜八十名虽然很恐怖,可是论诸般底蕴综合起来,两人大战到最后他直接被左尘所碾压,几乎已经不是左尘的对手。

        妖孽之间,也分高低,不能否认此人的可怕,但是左尘却更强。

        和刚刚此人的一战,左尘事实上并未感觉到多大的压力,在左尘的预料中,整个弑神榜五十名之后的妖孽,自己都可以随意镇压之。

        天绝世也在挑战,他挑战的乃是弑神榜七十名,但显然也在藏拙,很明显他的战斗并没有彻底动用全力。

        其实上,当日的天绝世原本在弑神榜上的时候,排名同样是比较靠后的,今天回归,并不能算作是王者归来,他虽然可能产生了蜕变,但也不至于直接冲到弑神榜最前列去。

        左尘倒是有些疑问,天绝世若是仅仅靠着这样的底蕴,不至于能够和自己一战,今天敢于光明正大回归弑神榜,而且当面挑衅自己,那岂不是在找死?

        一轮的挑战结束,左尘未曾停歇,而是第二战直接挑战天绝世。

        这种对手,趁早解决,事实上左尘都不将此人当作是什么对手,对方敢于前来,再加上当日天之一族的举动早已经惹怒了左尘,和天之一族之间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局面,鉴于此他要彻底斩掉天绝世而已。

        “今天你一定会死。”被左尘所挑战,两人同时傲立战场上方天穹内,天绝世阴沉沉说道。

        “你心中并无绝对的胜算,却为何显现出这般强势的姿态?你这是提前打自己的脸,准备羞辱自己吗?”左尘摇了摇头道。

        天绝世若是足够强,那么第一战就不至于挑战他人,而是等待自己入榜,然后进行挑战自己了。但他并没有这么做,能压抑住心中对自己的仇恨,这不能说天绝世有多能隐忍,反而是他内心有所忌惮的体现。

        无论从哪个方面,左尘的确没有感觉到威胁。

        “杀!”

        天绝世不再言语,口吐杀音,双手变幻,在此时打出一道强大的手印。

        只看到虚空之上那手印在两三个呼吸之间就变得巨大无比,宛若变成一座山脉,朝着左尘头顶镇压下来。

        在这手印显化出来的同时,天绝世的眉心裂开,出现了一柄可怕的战刀。

        “这是?”左尘露出异色。

        这一道战刃,并不是正常的武器,也不是什么天绝世的本命武器之内的,而是……一道阵基。

        不知道为何左尘就是有这样的想法,他原本是最强的符文师,对于符文的波动感应非常之精准,天绝世体内出现的这一柄刀乃是符文阵基,被顶级符文师炼制而成的。

        阵基,那便是为了布置阵法而存在的。

        天绝世的信心来自于何方,左尘终于是恍然大悟,一下子清楚了。

        肉身封印一道阵基,那么布置出来的阵法也将会是绝世大阵,没想到天绝世此人还有符文之道的天赋,当然了,这种阵基就算是正常的神级符文师也无法铸造出来。若是天之一族之中没有圣级符文师存在的话,那么便应该是不止一个神级符文师联手而铸造出来,然后被天绝世封入自己体内的。

        “万刃无极杀阵,给我杀!”

        便在这时候,天绝世骤然间开口,那一道战刀破空而上,出现在苍穹的最顶端,紧接着,以战刀为中心,八方天穹内的能量汇聚,先后之间竟然变成了无数的战刀、战剑、战矛、长枪、战戟……等等诸般不同的武器。

        无数的武器战刃出现,就演化出了一道顶级的杀阵,专门针对眼前的左尘。

        符文之道,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只要你有那个手段,能够如同此时的天绝世一样演化出杀阵,将对手杀死的话,那么并不违反挑战的规则。

        只可惜,左尘同样乃是阵法天才,而且论阵法的造诣,整个洪荒人界都没人可以和他相比,至少当年的左尘就已经是阵法造诣天上地下无人能敌,否则他也不至于能够将黑暗大虚空给封印后洪荒人界至今无法破开。

        这天绝世所演化出的这种手段,倒是有那么一点意思,但可惜的是以自己的身躯容纳、祭炼一道阵基的这种做法,在左尘眼中不过是小道而已。

        “我要你死!!!”天绝世怒吼,彻底引动阵法之力,无数道战刃一起杀向左尘,化作一道空间战刃风暴。

        可就在这一刻,左尘一步登天而上,通体之间熠熠生辉,宛若爆发一道道圣光,他体内的上百道窍穴全部在震动,每一道窍穴的内部都爆发出最强的力量,然后形成了一道气血与能量共同凝聚出来的战铠,将他的肉身护在其中。

        尽管以左尘的手段,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破掉天绝世演化出的这一道万刃无极杀阵,但是那样的话,必然就会暴露出自己的符文师身份与底蕴。

        今天在场无数强者,难免在其中有一些很强的符文师,这些人一但见证那一幕,不难推测出自己圣级符文师的身份。

        而圣级符文师,放眼洪荒人界都找不到一个,唯有黑暗大虚空内的自己一人而已,到时候,便会有很大的身份暴露的危险。再一个,若是动用符文之力灭杀此人的话,那也实在是没多大的意义。

        符文之道相对左尘自己来说,终究还是第二的,是辅助自己修炼、战斗的,但他心中第一追求的还是元武之道。

        轰轰轰……,一道道战刃不断轰杀、切割在左尘的身上。

        换做今天在场的任何一个旁人,在这么多如此凶猛的战刃轰杀之下,恐怕都是会肉身受到重伤,但是左尘的身躯,宛若钢筋铁骨,与那些战刃碰撞,不断发出金铁交击之声,任何的一道战刃,都无法对左尘构成一丁点的创伤。

        他在空间战刃风暴中踏步前行,每踏出一步便轰出一拳,每一拳都可打碎无数道战刃……。

        “你……。”天绝世惊怒交加,睁大了眼眸,死死盯视着左尘,在这一刻有些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