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书阁 - 玄幻小说 - 斗天武神在线阅读 - 第2519章 天之一族老祖宗

第2519章 天之一族老祖宗

        九天之中,左尘的身躯在刹那间就被禁锢了。

        天祖符箓太强,这种力量一出现,可是要远远超过之前那些人体内所隐藏的什么长辈留下的印记、力量等等。

        说白了这是用来抗衡主神的东西,根本就不应该出现在年轻一辈的厮杀大战中。

        左尘心惊,觉得有些小看了这天之一族的天才,他忘记了一件事,这里可不是黑暗大虚空,在这洪荒人界中,随便跳出来一个,或许背后都隐藏着一尊主神。

        在这种情况下,很多人体内都可能存在着主神所留下的守护力量,只不过这天绝世掌控的天祖符箓太吓人。

        “战!”

        一股惊世般的战意爆发,左尘眉心中央裂开,冲出一道银白色光束。

        光束深处有剑气迸出,战剑无敌,一剑之下便是直接裂开这片苍穹,竟然有一种打破束缚,破碎虚空的味道。

        如果在这个时候打破虚空,脱离天祖符箓的禁锢,那便足以定鼎这一场战斗的最终胜负。因为很明显,那天绝世虽强,此时却靠着先祖留下的符箓,其他的底蕴并不能和左尘对抗。

        谁都未曾想到左尘会如此可怕,这等战力爆发,宛若无敌,竟然要撕碎天祖符箓?

        九天之中,左尘冷笑,踏步前行,原本被天祖符箓所禁锢的虚空竟然要崩碎,左尘眉心中冲出的那一道剑光太强势了,可斩一切,仿若无物不破。

        “那是什么东西?”很多人惊颤。

        左尘的眉心内部,竟然有一柄战剑冲了出来,这样的一柄战剑分明不是他的本命武器,因为这一柄战剑类似实体武器,但更多的接近于那种能量演化出的武器,却要比能量武器玄妙了千倍万倍。

        战剑的锋芒太过可怕,在场众人,哪怕主神所见过的战剑之中,都未曾有一柄战剑能够与之相比。

        一个半步主神领域的高手,竟然是拥有这样的武器,实在可怖。

        “本命剑胎!”

        “这个太坤青山,竟然是一个剑道领域的绝世天才,修炼出了传说中的本命剑胎。”有人突然惊呼,突然想到了本命剑胎这四个字。

        若非本命剑胎,任何一柄战剑就算是在威力上更强,但也不可能拥有如此独特的锋芒,唯有传说中剑道领域的绝世天骄所修炼出来的本命剑胎,才会如此可怕。

        噗哧……!

        天绝世色变,随后一股本命精血爆发出来,喷在了天祖符箓之上。

        他实在是没想到会有这等变故发生,左尘展现出来的无敌姿态,让他为之颤抖,竟然将要撕碎天祖符箓。

        “本命剑胎又怎样?依旧镇封。”天绝世冷漠道。

        事已至此,他无路可退,唯有拼尽一切,将眼前的“太坤青山”杀死。对方不死他寝食难安,就算今天活着离开,也会种下心魔,未来关键时刻心魔逆乱,从而直接陷入死亡的绝境之中。

        这一口本命精血一出现,就直接改变了战场的局势,那原本将要被左尘的剑胎所撕开的天祖符箓,竟然在顷刻间力量大增,而后再次将左尘所死死压制。

        就在这一刹那之间,左尘的瞳孔之中迸发出一道天蓝色的光芒,同时自他的身上爆发出一股滚滚炽流,似乎能够泯灭一切。

        星空天雷火!

        这是禁忌之力将要出世所散发的气息,左尘隐忍不住,欲要动用最强手段。

        但是,就在随后下一刻,他微微摇头,眼中出现一抹犹豫。

        动用禁忌之力的情况下左尘有信心打破一切,就算是此刻被天祖符箓所限制,他都有信心撕开这片天。

        但那样的话,胜出又有什么意义?在绝境中淬炼己身的一切,这才是左尘所修炼的路。

        星空天雷火在即将出世的前一刻就消失了,被左尘重新纳入体内,而后,他的肉身体魄之上出现了一道道血光,这是体质本源爆发到极致之后的体现,他挥动双拳,欲要拳碎天地,泯灭虚空。

        左尘展现出来的一切颠覆了很多人对境界的认知,他打破了一定的桎梏,在此时双拳爆发之下,每一拳杀出去,都能够使得虚空逆乱,每一股力量杀出去,都能够震裂三丈真空,连续上百拳杀出之后,那天祖符箓颤抖不止,竟然再次裂开一道缝隙。

        “可恨!”天绝世震怒道。

        事实上真正的天祖符箓绝对不仅仅只有这点镇压之力,但是他手中的天祖符箓虽然不是伪符箓,却没有彻底解封,符箓本身就有一半的力量无法动用,因为太过古老的缘故,需要沉寂在天绝世的体内,经过比较漫长的岁月,以自身精血所孕养才能彻底解封。

        若是完全状态的天祖符箓出现,那么基本上可以说如今的天绝世可以随手镇压左尘,不至于如此艰难。

        “我有一剑,可破碎九天十地,我有一拳,可打穿日月乾坤,区区天祖符箓算什么?”左尘在虚空中冷漠开口,每一个字吐出来,都宛若一道洪荒天音,让此间众人内心惊颤。

        就在几个呼吸之间,那天祖符箓宛若要再一次破碎了。

        但是,便在此时有惊变出现了,只看到一道巨大的手掌遮天蔽日浮现而出,掌指变幻之间,直接将左尘拍落而下。

        左尘身躯崩裂,直接吐血,只感觉到自己的肉身将要爆炸了一样。

        体质已经恢复到极限的情况下,几乎是肉身无敌,放眼这一界依旧难寻对手,但在此刻却被人瞬间打地崩裂。

        左尘仰首望天,就看到一个白发白须的老人出现在九天之上,那天祖符箓第二次被自己打裂之后,竟然出现了一个如此神秘、可怕的存在。

        这是一尊主神,不,甚至就算是左尘所见过的主神,都无法和这个老人相比,这个老家伙已经是在主神领域走到了一个无法想象的至高领域,可怕地难以想象。而且最主要的是,这不过是一道意志化身,并非本尊存在。

        天祖!

        不出意外的话,这就是那天祖的化身无疑,隐藏在天祖符箓之中,只有在最关键的时候才会出现。

        “镇杀!”天祖淡淡吐出两个字。

        紧接着,不等左尘反应过来,对方的那一道大手臂再度出现,又一次拍落而下,直接是将左尘拍地陷入大地千米之内。

        鲜血流淌,溅落在大地四方,左尘的状态无比凄惨,身子骨要炸了。

        他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在这一刹那,左尘就想要动用出星空天雷火和太初之力进行对抗,不动用禁忌手段是不行了,虽然那是一道意志化身,但也在一定的时间内能爆发出本尊的战力,那等于是自己和一方之祖在对抗,根本不可能胜出。

        然而在此时,虚空之上,那疑似天祖的老人略微皱眉,轻咦一声,似乎发现了什么,脸上突然出现了笑容,旋即淡淡道:“好强的血脉,这似乎是一种全新之血,虽然还是雏形,不过足够强了。”

        言毕,天祖那一道手掌化作一道虚空铡刀,就此直接朝着左尘斩落而下。

        一击之下,左尘的胸口被铡刀所破开,不过,这一击显然并不是为了杀死他,而是为了彻底重创左尘,让他无力反抗。铡刀的力量不止是影响到他的肉身,更是影响到他的元武之神。

        这一刀下去,左尘几乎已经无力反抗,紧接着就被那天祖化身直接带到了虚空之中。

        “见过老祖宗!”天绝世一脸的兴奋。

        他这种级别的天才出战,外人若是插手其中,就算是胜出了,事实上对他自己也是一种打击,等于假借他人之手而胜出的。但是,眼前出现的不是他人,而是天祖,自己天之一族的老祖宗,曾几何时站在绝对巅峰的可怕人物。

        “走吧。”九天之上,老人微微点头,然后对天绝世开口道。

        天祖符箓消失了,重新进入了天绝世的体内,而后,左尘和天绝世一起被那老人带着离开了这片虚空。

        众人面面相觑,天祖化身竟然出现了,这乃是传说中的人物,已经无尽岁月不曾出现过了。

        那太坤帝朝走出的绝世天才“太坤青山”原本宛若无敌,谁知道突然被天祖化身镇压,被后者所带走,运气实在是差到了极点。

        老一辈强者不能随意干涉年轻一辈的战斗,但是眼前这天祖符箓中走出的天祖化身却并不是真正活着的存在,无尽岁月之前天祖究竟死去了没有还是一个未知数,如果天祖已逝,那么今天就算不得老一辈的强者对后辈出手。如果天祖活着,虽然说触犯了公认的规则,但毕竟那是曾经横扫整个洪荒人界的高手,无尽岁月之后,如今就算还活着,不敢说无敌,但绝对依旧是站在最巅峰的极少数高手之一。

        如果是寻常的主神也就罢了,但是一方之祖,那可是主神之中最可怕的存在,在某个领域走到了极限的高手,如何与之对抗?

        就算是太坤帝朝倾尽全力,也未必能说取得好处。

        “天之一族打破规则,我太坤帝朝与之不死不休!”太坤帝子第一个开口,希望能够唤起很多人心中的战意。

        毕竟,这种规则如果有第一个人触犯了却并没有受到遏制,开了这个头,那么接下来将会有类似的事情不断发生,整个洪荒人界的年轻天骄将会被不断扼杀,那将会是恐怖的灾难。换做在小一些的世界中,比如黑暗大虚空之内出现这种事情没什么,但是洪荒人界太大了,如果真的那种事情不断发生,必然伴随着天大的灾难,甚至是劫难。

        “我北幽神宫,必与天之一族讨个说法!”北幽邪月也在开口,不远处的龙杀同样声音滚滚而动,号称代表龙隐一族向那天之一族讨个说法。

        三大顶级势力共进退,同时摆出了姿态。便在这时候,那个之前的战场裁决者老人也是开口了:“这件事,不能姑息!”

        事实上,这一刻的北幽邪月三人,内心无比惶恐,只因为一点,他们都被左尘用圣灵封心符所镇压,如果左尘被杀死,那么他们三人的下场同样会非常凄惨,主神都救不了他们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