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书阁 - 玄幻小说 - 斗天武神在线阅读 - 第2504章 十字剑印洞穿真空

第2504章 十字剑印洞穿真空

        苍穹之巅,老人为左尘让路。

        苍老的眼眸深处,泛着点点异光,看着左尘冲霄而起,霎时间与那至尊的手臂再度碰撞。

        他只感觉到左尘的气血惊世,可怕的力量从那一道肉身之中爆发出来,左尘双手将虚空之中的那至尊手臂所禁锢,下一刻只听咔嚓裂响声出现,虚空染血,至尊手臂被左尘硬生生强行扭断了下来。

        就在下一瞬,左尘挥动拳芒,一拳轰杀在那片虚空的顶端,将上方的一切冲散,那片空间直接崩塌,露出了隐藏在其中的至尊身影。

        左尘似乎是有意动用肉身之力、气血之力,而并不是想要尽快斩杀这至尊,他连十方天剑都未曾继续动用,只以自身双拳轰杀,演化无极战力。

        那至尊现身,左臂被左尘撕裂扭断,有至尊鲜血滴落,伤口竟然在一时间难以平复,非常之惨。

        “你究竟是什么人?区区一个天武境后辈,不可能与我一战。”老至尊死死盯视着左尘,妄图看穿他的一切。

        这老家伙在怀疑左尘的体内是否存在着一尊强大的元武之神,乃是有一个无比强大的老怪物入主了左尘的肉身,在驾驭着他的身躯而战。否则,说一个天武境就让自己受伤,那这老至尊死不瞑目,这些年他的修炼等于都修炼到了狗身上。

        让他失望了,没有人入主左尘的肉身,他所看到的唯有左尘自身的爆发,并未感应到第二股气息。

        “和我一战!”

        左尘眸光洞天,似乎非常兴奋。

        他的身躯冲霄而起,在眨眼间就与那老至尊正面厮杀在一起,开始彻底的碰撞。

        和之前完全不同,左尘愈战愈勇,而且战力也在以惊人的速度攀升着,在和这至尊正面厮杀起来的这一刻,没有任何势弱。

        老至尊有意拉扯开距离,可惜左尘的速度太快,眨眼而至,根本就不给予他拉开距离爆发古元术的机会,他无奈只能与左尘进行肉身方面的对杀。

        但结局似乎并不理想,谁都没想到的结果出现,左尘在和老至尊正面厮杀不过十几个呼吸,就只听到那老至尊惨叫一声,整个身子竟然被左尘一拳轰退虚空万里。

        “老东西,这点实力吗?”左尘在开口。

        他在激怒这老至尊,还要让对方爆发出更强的实力,在此时显现出不屑之色。

        此间所有人完全惊呆了,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搞明白左尘此时的状况,他怎么会变得这么强的?而且从始至终,都是以肉身之力碾压一切,没有动用太多的古元术,连武器也没有挥动出去。

        “这还是我之前看到的左尘吗?”昆梧立在原地的虚空中,怔怔说道。

        左尘竟然真的在杀至尊!这是他们打死都没有想到的一种结果,在此时显现出来的战力简直要无敌了,不止是压制了那个至尊,更是让这片天地战场内的其他诸多强者都感觉到了那种无形的压制力,让人窒息。

        天穹内,一道浩大的风暴卷动起来,那是老至尊在付出一些强大的底蕴而演化出的古元术,这是类似时空风暴一样的无上大术,一但彻底席卷出去,所过之处一切皆要化作劫灰,全部被灭。

        左尘的身躯,就这样被卷入了风暴的中央。

        “无尽皇拳!”

        左尘眸光沉冷,强势出拳,双拳瞬间轰杀出上百次,有上百道最强的拳芒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出去,这不仅仅是上百拳,每一拳后续的劲道都会演化出无数同样可怕的拳芒进行不断增幅。

        可怖的风暴没能将左尘灭杀,反而在随后被他直接破掉,紧接着左尘横跨九天,在眨眼间就已经是出现在了老至尊的面前:“老家伙,不是很强?再战!”

        老至尊闭嘴了,完全没有机会开口,就不得不匆忙出手,以应对左尘那狂风暴雨般的攻势。

        让他郁闷的是左尘几乎从头到尾都是以双拳对付他,而并没有演化出诸多强大的古元术,这几乎是最原始的战斗手段,但毫无疑问在此时取得了很不错的效果,老至尊似乎被左尘所克制一样,在虚空中不断退避。

        “太可怕!”

        远处,一尊前来此地的强大存在喃喃开口,他算是一个半步至尊,原本是也要对左尘出手的,但突然间犹豫了。

        他惊疑不定地看着左尘,看着左尘出手的每一招每一式,想要从中看出些什么来。他在怀疑眼前的左尘是来自于某个可怕无比的巅峰大势力,乃是那个势力所属的最强天才弟子,否则的话怎么会有如此惊人的表现?

        洪荒人界的水太深了,地大物博,甚至可以说是广袤无边,在任何一片大地上,都可能隐藏着巨无霸一般的可怕势力,隐藏着一尊强横到无法想象的超级强者,追杀公孙一族的这些人虽然背景也不简单,但绝对不能算是洪荒人界的最强势力,他们还做不到无视任何对手,看似表面上肆无忌惮,可事实上在关键时刻,这些人的行事作风都是小心翼翼,不敢有任何大意的。

        虚天深处,那个老至尊到最后几乎是完全失去了战力一样,他仿佛成为了为左尘陪练的沙包,在不断承受着左尘一拳又一拳。

        每承受一拳之后,他的脸色就苍白一分,连续承受左尘的几十拳之后,老至尊哗然吐出逆血,彻底受到了重创。

        “若非依靠肉身之力,你如何能压制我?”老至尊不甘心地开口道。

        “依靠肉身之力?呵呵,小爷我现在就给你一个机会,让你爆发出你所谓的最强手段来杀我,看看最后的结局如何,你这老家伙也算运气不错,至少死也能死的明明白白。”左尘大笑道。

        老至尊咆哮当空,大势碾压八方,一道道力量在他的体内逆乱,宛若洪流,不断涌动出来,在前方虚空中汇聚成一道宛若无形的力量长河。

        然后,老至尊冷漠道:“禁断九天!”

        双手变幻,一道道能量演化出来,在虚空中垂落八条能量锁链,每一条能量锁链都是坚不可摧,化作一道八方牢笼,困压左尘在其中。

        这是禁忌的手段,通过损失掉他的一部分元武之神而爆发出的最强一击。

        他只能动用禁忌手段了,否则经历过刚才战斗的这老至尊,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胜算,他不是傻子,知道想要将左尘斩杀并不容易。

        “看我一拳破之!”左尘道。

        双拳挥动,一道道气血和古元力在滚荡,让这片战场内的能量再度沸腾,而后他强势一拳杀出去,眼前虚空垂落的八条能量锁链就直接被震碎。

        牢笼虽然依旧存在,但被左尘震碎了一道能量锁链后,这牢笼便已经是没有了任何存在的意义,威力大减。

        “死!”

        左尘口吐杀音,随后直接出手,将这老家伙的肉身彻底震碎。

        老至尊骇然,他的元武之神开始了逃离,他知道托大了,谁都没想到左尘的战力会如此恐怖。

        “给我杀!”左尘说完,眉心中央冲出了雷电天刀。

        刀体划过虚空,宛若无形,眨眼来到了对方的头顶。

        老至尊在颤栗,元武之神感觉到了莫大的威胁,就要死在这一刀下面了一般。

        雷电天刀,是对元武之神也有用的武器,在这一刻用来追杀老至尊,简直是再适合不过。

        惨叫声出现,老至尊的元武之神在虚空中匆忙逃离。

        “如何能逃掉?”左尘冷冷道。

        雷电天刀一出,万物皆可杀,这老至尊的元武之神也是一样,无论如何逃避,如何对抗,却都是无法将左尘的雷电天刀所挡住。

        下一瞬,那一道元武之神就彻底破灭了。

        左尘驾驭十方天剑,催动了天剑内部的世界,将老至尊的元武之神残片全部收入其中开始彻底灭杀,以防止对方有逃跑的可能性。

        在解决了这老至尊之后,左尘回到战场的上方,在此时俯瞰此间一切,双目就锁定在了另一片大地内,他感应到了一个半步至尊的气息,很可怕。

        虽然是半步至尊,也可以了,能够酣畅淋漓一战。

        身躯变幻,左尘已然是直接杀了下去,强大无比的战意、杀意皆是席卷出去,将那半步至尊的身躯所包裹,开始彻底出手。

        他一出手,那半步至尊就慌了,直接逃离,哪里还有一丁点战意?

        开玩笑,真正的至尊都消失了,疑似被左尘所杀,更别说是他一个半步至尊了。

        这些人都已经是彻底明白了,今天有左尘在此地,那么便不可能再将这村子里的人击败、斩杀、带走了。

        唯有逃离!

        很多人的战意都泯灭了,只是因为左尘太过强势而导致,他们知道差距,那种差距并不是数量可以堆砌的,唯有逃离此地。

        若是左尘一个人也就罢了,他们所有人彻底联手之下,未必不能够一战,甚至斩杀左尘。但是此时前有狼后有虎,这村子里的诸多强者也都锁定了他们,那可就没办法打了。

        异兽咆哮,拉扯战车滚滚而去,有一条虚空通道被开辟出来,这些人眨眼乘坐战车进入其中。

        左尘转身看了那片虚空一眼,而后终于出剑,在九天之中演化出一道浩大无比的虚空十字剑斩,只看到有一道十字剑印破空而去,在眨眼间就已经是消失在天际的尽头。

        时空深处,很多人坐在战车之上,彼此面面相觑,都是松一口气,总算是活着逃出来了,今天所看到的一切实在是只能用“诡异”来形容,那个年轻人怎么在短短片刻之间变得那么强,直到这一刻他们依旧有些回不过神来,难以接受至尊被斩的事实。

        砰!!!

        就在这一刻,他们所在的这处虚空通道砰然炸裂了。

        十字剑印到来,所过之处一切皆灭,那驾驭战车的异兽发出凄惨的咆哮,整个巨大的身躯就这样被十字剑印所切割了过去。

        霎时间,鲜血如雨,在时空深处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