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书阁 - 玄幻小说 - 斗天武神在线阅读 - 第2455章 人魔共体

第2455章 人魔共体

        “哈哈哈,入魔吧。”

        左尘的体内,属于魔祖的声音传出来,在这一刻似乎为欣慰无比。

        “老狗!”左尘忍不住骂道。

        他终于是知道这魔祖为什么那般想让自己入魔,却一直以来不采取什么行动了。

        原来这老家伙根本不着急,随着洪荒战台和洪荒榜的出现,人人都要前来争锋,只要站在这洪荒战台上,任何人的战意、杀意都会被引动出来,只要选择了争榜,那么必然就会经历生死厮杀。

        一但入榜,进入某个特殊的世界中进行修炼,一但被人所挑战,打断了自身的悟道、修炼,谁都会心中不爽,那么必然要出手。

        在那等血腥厮杀之中,一个人的意志再强大,都会受到一定的影响。

        而如同自己,虽然说在之前将体内的魔之本源给封印了,然而魔之本源却并没有彻底消失掉。正常情况下这魔之本源是不可能再影响到自己的一切的,可若是自己和人出手一战,战意和杀意爆发出来,便很容易引动魔之本源的再度侵蚀。

        这一次,自己毫无疑问是失态了,无法压抑住内心的战意和杀意,从而导致这样的后果。

        事实上左尘的意志很强大,然而在来到这洪荒战台之后,终究还是受到了一定的影响,否则刚才哪怕无法压抑自身的战意,但至少,本身的杀意是完全可以压制下去的。

        “让小爷入魔?不可能。”左尘咬牙。

        他疯狂运转天地经和无上帝皇决,一身古元力调动,强势镇压体内的魔之本源。

        几乎在与此同时,他的身躯表面,出现了一道又一道黑色的纹路,这些纹路宛若是符文一样,似乎要将左尘封印在其中。

        他的气机虽然混乱,然而散发出来的气势却越来越强大。魔之本源不断入侵他身躯的同时,虽然说将要入魔,但不得不否认的是左尘的实力反而越来越强。可以说,如果他现在选择了入魔,那么接下来一步登天也不是没有可能。甚至可能直接拥有半神的力量,成为这个时代的第一人。

        不过,那样的路不是左尘内心所期待的,今天无论如何,他都要杜绝了这一条路走下去的可能。

        “入魔与否,一切不过一念之间而已,何必这么固执?”魔祖在叹息,他感觉到左尘的意志太强了,魔之本源一时之间竟然无法将左尘的意志彻底侵蚀。

        换做寻常的元武者,这一刻已经彻底入魔了,怎奈他遇到了左尘。

        “如果不能走自己认定的路,那么不如当一个普通人,百年一生,无忧无虑,何必如此步步艰难,与天争命?”左尘咬牙开口。

        如果是有什么特殊的能量,想要霸占自己的身躯,那么十方天剑还可以帮上忙,能够帮助自己驱逐体内的其他能量。但这魔之本源不同,乃是侵蚀自己的意志,改变自己的力量特征,这便使得十方天剑无用了。

        噗……!

        片刻之间,左尘喷涌出一口逆血。

        强行镇压体内的混乱,直接导致他在此时生出内伤,很难压制一切。

        这样下去,到最后可能真的会力量逆乱爆体而亡。

        诸般的念头在左尘的脑海中涌现出来,昔日他所积累的一切,对于修炼的诸般认知全部都是再度浮现,在这些东西的加持之下,他的本身意志似乎变得坚定起来,强大起来,阻挡着被魔之本源的侵蚀。体内的暴动,似乎得到了一定的压制。

        便在这时候,那魔之本源变化,竟然在他的体内变成了一道神秘的大手,开始拨弄一切,改变左尘的一切。

        “镇压!”左尘双拳紧捏,一身古元力骤然凝聚,演化成一道无形的大龙,游走穿梭在身躯内部。

        这大龙所过之处,一切特殊的能量、本源皆被吞噬,饶是那可怕无比的魔之本源,一时间都无法再对他构成太大影响。

        左尘的身躯变成了一个无形的战场,似乎便有两个恐怖的生命体在其中交战、厮杀。

        “一切已成定局,你改变不了一切的。”魔祖悠然开口。

        魔之本源,传承亘古,最初不属于黑暗大虚空,而是来源于洪荒人界。哪怕是在洪荒人界之中,都是人人趋之若鹜的最强本源力之一,哪怕是洪荒人界那种最顶级的绝世天骄,都会因为这魔之本源而疯狂,因而大打出手。

        而左尘竟然是对此根本不放在心上,这实在是让魔祖郁闷。但是没关系,他相信,当左尘真正认识到这魔之本源的可怕,必然就会主动将其炼化,因而入魔,变成自己的传人。

        洪荒战台之上,无数道目光在此时盯着左尘,都是有些惊疑不定。

        他们感应到左尘的气息越来越混乱,甚至于在某个刹那直接喷出逆血,似乎是重伤的模样,但偏偏这种气机爆发出来在混乱的同时又越来越强。

        唯有在战台的一处,一个年轻的男子骤然睁大了双眸,露出一抹异色。

        他喃喃道:“我猜错了吗?这家伙,难道对那种力量都能不放在心上?那可是魔之本源,乃是六祖之一的本源之力。一但炼化,便可一步登天,以左尘的实力再炼化魔之本源,那就可以直接登顶这个时代。”

        在他体内,一个苍老的声音出现:“这个左尘,果真不凡,魔祖那老家伙的眼光很不错。只可惜,此人实在是太过固执,哪怕是两败俱伤,也不肯将魔之本源炼化,我看这样下去,左尘宁可死掉,也不会屈服。”

        年轻男子双眸闪烁变幻:“真是期待呢,这左尘,乃是我见过的同辈真正最强者。接下来,必要与他一战。我身为人祖传人,必要践踏过这个时代无数强者的肩头,才有资格登顶巅峰。不过,暂时不是和左尘一战的时候,我不过刚刚得到你的传人,还未曾真正走出属于自己的路。而且,现在的左尘还并不是最强的时候。”

        “不错!”年轻人体内,那苍老的声音道:“这左尘,无论相对于黑暗大虚空,还是相对于洪荒人界,都可以说乃是一个最大的异类。此人同样也将是一个变数。变数,在这种时代崛起的机会很大,但同样有很大的可能性陨落,未来你若是有机会和他一战,能将他击败,便代表着你真正走上了无敌路。”

        时间在流逝,眨眼间半个时辰过去,无形之中,左尘的眼中出现一片迷茫混沌之色,他似乎已经入魔,陷入了一种特殊的状态之中。

        然而在他的内心中,却是一片清明。

        体内的一半被魔之本源所入侵,而另一半,则是完好如初,并未受到影响。

        他已尽力,然而终究还是没能彻底阻挡魔之本源的入侵,左尘发现自己的体内一般为魔之本源力,另一半是自己的古元力。

        半人半魔,人魔共体!

        到了此时他已经尽力,然而终究无法再一次将体内的魔之本源所逼迫出去。

        “这怎么可能?”就在这时候,左尘的体内,魔祖的声音出现。

        在左尘的身躯发生变化的这段时间,魔祖始终感应着左尘的一切,所以在这一刻左尘的气息出现变化之后,魔祖便是对左尘的诸多底蕴、气机变化非常熟悉。原本以为左尘入魔已经成为了定局,没想到,左尘的意志之强大,简直是匪夷所思,哪怕是以魔之本源的侵蚀力,都没能将左尘彻底渡化成魔。

        而让魔祖最为震惊的,则是……左尘的境界。

        “你竟然是半步主神!”魔祖骇然开口。

        他发现了一点,左尘之所以没能彻底入魔的原因就在这里,说白了,这魔之本源可以让这个时代的任何人入魔,一方面是因为魔之本源本身的不凡,而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这个时代人人都境界跌落,并无法和这个时代最辉煌的那个时期相比,很多事情相对来说就要容易不少。

        但他无论如何都没想到,左尘的真正境界,竟然并不是什么元天境、炼域境,而是半步主神。

        若是魔祖没记错的话,当初左尘在最巅峰的时候,便是半步主神,而且只差一步便可直接踏入主神的领域内。也便是说,左尘根本就没有受到这个时代变化的太大影响。

        半步主神,这简直是匪夷所思,其他就算是真正的主神,都被打落境界,变成了和普通元武者同样起跑线的存在,而左尘却依旧保持着当初的境界。只不过现在的左尘,在单纯的力量上,和寻常元武者没有太大区别而已,但这样一来,其他人就是重新修炼,将会非常艰难,而左尘却容易了太多,因为他只不过是恢复力量而已。

        “不错,我正是半步主神!”左尘沉沉开口:“老家伙,等我力量再恢复一些,便将你彻底炼化。如今人魔共体不算什么,区区魔之本源,想要让我左尘彻底入魔,绝对不可能。”

        魔祖沉默,不再开口,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估计此时的心思无比复杂。

        这时候,左尘就看向了前方的洪荒战台远处,双目锁定在了一个年轻人的身上,他察觉到了那年轻人的气息,嘴角勾起一抹冷傲的弧度:“什么六祖传人,通通将会是我的手下败将,全部践踏在脚下。”

        在变成半人半魔的情况下,左尘对于诸多气息的感应尤为清晰,其他六祖的传人,也无法再隐藏了,左尘念力铺展开来,感应洪荒战台上的一切,便当场将那人祖传人所发现。而剑祖传人方南也已经出世,剩下的三祖传人,估计此时正在某个特殊的小世界中进行悟道、修炼,想必不久之后就可以见到。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强大无匹的存在,有些人现在依旧在隐藏,并没有显现出最强的一面,但他们的秘密全部都无法在左尘面前隐藏。

        一道无形的战意在左尘体内诞生,但是随后被他心念一动,直接压制下去。

        现在并非最好的出手时机,他所感应到的这些强大存在,虽然一个个不简单,可若是现在一战,估摸着全部都是十有八九被自己镇压,没有多大的意义。

        这群人,可能会在接下来更强,比如说觉醒祖脉,比如说得到某些机缘而再度蜕变,到那个时候,才是真正精彩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