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书阁 - 玄幻小说 - 斗天武神在线阅读 - 第2452章 临近万层,可怖幻境

第2452章 临近万层,可怖幻境

        “区区蝼蚁,给我死!”

        随着那一道剑光降临,一个冷漠的声音出现。

        死亡的危机笼罩了左尘,在一瞬间,左尘甚至有一种俯首称臣的冲动。

        似乎自己真的变成了这战场中的一分子,不过是战场内区区一个小卒子,命运不受到自己的掌控,会被人一念之间扼杀。

        不过,便在那一道剑气接近自身不过百米的刹那,左尘的瞳孔中骤然爆发出一股强烈的神光:“区区一尊元天境,想猎杀小爷我,找死?”

        可怕的意志从左尘身上暴动而出,左尘掌指变幻,一道强大无匹的指力逆空而起,直接与那剑光正面碰撞。

        一道剑光,根本无法将左尘灭杀,出手者不过是相当于元天境高手而已。左尘站在幻境中,却能保持本心不会迷失,一切为幻觉,那么可还有什么担心的?

        那一道剑光当场被左尘一指毁掉,紧接着,属于左尘的霸道气机席卷天地,化作一道无形风暴,直接霸占了这片浩瀚的战场。

        “灭!”

        随着左尘的声音落下,这整片战场内所有的生灵瞬间灰飞烟灭,一切幻境眨眼消失。

        下一个瞬间,左尘的眼前一切变化,便发现自己依旧是站在天梯九千七百层之上。

        “有意思。”左尘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达到这一层,没想到幻境竟然已经可以对自己产生影响了。

        若非是内心、意志足够强大,刚刚就已经迷失在其中,在那幻境之中彻底将自己当成一个小卒子,被人一剑灭杀。那样的话,恐怕最后的结局便是直接失败,无法继续登顶,将要被排斥出天梯。

        经历这等幻境,对于左尘自身而言,还是有好处的,并非只是来自于这天梯之上的“磨难”。

        刚刚那短暂的幻境,经历过后,左尘的内心已经发生了一丝蜕变,无形中意志更强大,如果说再继续登天而上,估摸着接下来遇到的压力、幻境只会更加强大与不凡。但那反而让左尘期待了起来。

        经历这等磨难而产生蜕变,总要好比那些人得到某某本源之类的而突然一步登天来的好,至少这样一切力量都是自己修炼得到的,一步一个脚印而产生的蜕变,乃是最为实在的。

        步步登天,继续逆行而上,接下来这些天梯每一层的压力在递增,不过其中的诸般幻境,却已经是无法对左尘构成太大的影响,几乎片刻之间就可以脱离出来。

        左尘估摸着一万层就是一个坎,那一层无论是压力,还是其中存在的幻境,估计都是无比的可怕。想要轻易渡过非常艰难。

        这天梯之上的很多东西和当初三千帝关有些类似,比如这上面的幻境,虽然说幻境的非凡程度在不断递增,但整体而言,还是要属那些比较特殊的层数中存在的幻境最为不凡。

        九千八百层、九百层……九千九百九十九层!

        在来到这一层之后,左尘就隐隐有一种心悸感,瞳孔骤然一缩,

        一股磅礴无比的无形压力荡然而生,左尘的身躯内部血脉沸腾,一股股强大的本源爆发出来,抵挡着来自外界的诸般压迫力,同时在片刻之后左尘就陷入了一个新的幻境之中。

        这幻境之中,根本就没有任何一丁点虚假的感觉,陷入幻境的一瞬间左尘就感觉到剧痛袭身。

        “左尘哥,实在是对不起了。”

        “这么多年过来,承蒙你的照顾,可惜你太过耀眼了。耀眼到让人连超越的心思都生不起,就宛若一座无穷无尽的洪荒大山,镇压在我们每一个人的头顶之上,让人喘不过气来。”

        “你活着一天,我们就一天无法抬头。”火无命手中拿着一柄战剑,有些惋惜地说道。

        左尘低头,便看到自己的心脏之处出现一个窟窿,直接被火无命刚刚一剑搅碎,剧痛无比的清晰和真切,除了火无命之外,他还看到了眼前出现的叶千帝、风九幽、赵天戈,连小刀也在列,此时这些人都用无比冷漠的目光看着自己。

        众人联手,在自己不防之下,直接将自己重创。此时受伤的不仅仅是肉身,还有元武之神,接下来几乎已无一战之力,想要同时对抗眼前几人的联手根本不可能,结局已经注定,那就是死亡。

        左尘想过所有人都可能背叛自己,但从来都不认为火无命、风九幽这一群最亲密的兄弟会对自己出手。若非没有任何防备,那以自己的战力,哪怕是眼前众人联手起来,想要斩杀自己恐怕都是无比艰难。

        生命弥留,似乎只剩下了最后的一口气,下一刻自己便要直接死去,意识消失,从此化作一杯黄土,灰飞烟灭。

        霎时间,火无命再度出手了,一剑杀过来,左尘身死道消。

        几乎在同一时间,那天梯之巅,左尘的身躯直接跌落下来,现实中,左尘骤然睁开双目,便是无奈自虚空而落,眨眼间便已经是降临在了大地中央。

        “真是可惜了。”左尘喃喃道。

        人心终究有弱点,原本以为,论境界自己已经达到了半神领域之后,不可能再被任何事物动摇自己的内心。

        然而可惜的是,刚刚那幻境之中的一切无比真实,依旧让自己迷乱其中。那一刻幻境中生命弥留,左尘根本无法保持本心,无奈等死。

        因为他还做不到对风九幽、火无命他们出手,在左尘的生命中,亲情、友情这一切都是不可或缺的,他可以对待敌人无比狠厉,但对自己身边的人,终究不可能出手。他无法和其他的元武者一样,为了修炼而抛弃七情六欲,可以无视一切,为了目的不择手段。

        “你这一点,很不好!”魔祖的声音在此时响起来:“修炼之路,便是登天路,逆天路,这一条路上充满着无法想象的凶险,稍有不慎便可能直接身死道消,你身上的任何弱点,都会变成致命的点。”

        “老东西,闭嘴。”左尘捏紧了双拳。

        对于这魔祖,左尘还是有一些容忍度的,说白了对方的称号中虽然是带着一个“魔”字,但事实上行事作风也不见得有多么可恶。

        想要让自己变成他的传人,这一点很正常,一路走到今天,可以说想让左尘成为弟子传人的高手,没有十个也有七八个,一个个都是战力可怕,站在时代最巅峰极致的可怕存在。左尘还是知道自己的天赋与潜力的。

        不过,看这魔祖现在的意思,分明就是要让他摒弃一切七情六欲。

        若是真的成为那般心狠手辣之人,脑海中只有修炼、血腥、杀戮,那么人和畜生又有什么区别?那一条路,左尘永远不可能去走。

        找个机会,定然要将魔祖炼化,你不是要渡化小爷我成魔?那我先将你渡化了。

        而便在此时,八方大地之内,众人都是用震惊的目光看向左尘。

        天梯九千九百九十九层!这是一个只能让在场所有人都仰望的高度,哪怕是之前最为惊艳的聂青山,都只不过是止步于九千层罢了,而左尘,只差一步,便可临登万层之上!

        “太强了吧?”很多人不禁心中暗道。

        看向左尘的目光,除了那一抹震惊之外,便还有着恐惧。尤其是那些天梯之上之前想要将左尘轰落下去,而最终自己遭殃的高手,一个个都是在不知不觉中和左尘拉扯开了距离,生怕左尘一个不爽直接出手。

        开玩笑,临近天梯一万层,这个高度,哪怕是如今这洪荒榜上再惊艳的天才高手,都不可能达到。

        至少在当前阶段是不可能超越一万层的,而左尘第一次临登天梯,达到这样的高度,估摸着若是再出手,直接踏入一万层并不难。

        “该修炼了!”走下天梯之后,左尘虽然说心中有些遗憾,达到了那样的天梯高度,他就可以继续回归那第一道门户之内,在那个特殊的小世界中再修炼将近一千个时辰,这也算是不断的一段时间了,足以让左尘继续领悟不少的战碑。

        现在强行闯天梯没什么用,在接下来就算是再闯入一万层,虽然能多出十天的时间,但也没多大的意义。

        回去领悟那战碑,再次进行蜕变和提升,那么下一次闯天梯,必然可以有明显的突破。

        这就会形成一种良性的循环,这样下去,未来左尘必将可以将那三千战碑全部领悟成功,获得一种圆满的大蜕变。

        在离开这里之前,左尘看到,在第一道天梯之上,皇也开始了登天梯,片刻之间已经达到了天梯六千层,而且尚有余力,估计在接下来还能继续登天而上。这让左尘非常满意,不可能追求不灭真武殿内真的是人人如龙,全部站在巅峰,但是至少,除了自己之外,还有人可但当大任,拥有无敌战力,这就足够了。

        没有等待看着皇能最终达到怎样的高度,左尘很快离开,转身进入了第一道门户之内,再次出现在了那个洪荒人界切割出来的小世界里面,领悟剩下的一道道战碑。

        时间在一天天流逝,不知何时,左尘已经领悟到了第五白座战碑之上。

        而在领悟这一道战碑之时,他便很快进入了顿悟修炼的状态。

        这战碑似乎对于人的修炼大有裨益,可以让人进行一种完美的修炼与蜕变,左尘觉得,自己多半可以借助这一座战碑而恢复不少力量,甚至于接近半神也不是没有可能。

        然而,修炼的关键时刻,左尘骤然睁开双目,爆发出一道冰冷的洪流。

        紧接着,他一步踏出,整个身躯就这样直接消失在了这小世界内,出现在了外界的洪荒战台之上。

        “你找死。”左尘捏紧双拳。

        自己在进入了悟道状态,认真修炼的关键时刻,竟然被人所挑战,如此一来,必然就会打断修炼,从那种珍贵无比的悟道状态中脱离出来,被迫与人一战。

        修炼被打断,就宛若一块美食刚刚喂入口中,还未曾来得及咀嚼,却被人从口中带走一样的难受。饶是左尘的脾气再好,在这种时候,也异常不爽,甚至于内心深处,诞生出了一抹连他自己都未曾察觉到的森冷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