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书阁 - 玄幻小说 - 斗天武神在线阅读 - 第2447章 祖兵锋芒

第2447章 祖兵锋芒

        “杀!”

        左尘冷冷吐出一个字。

        知道这魔祖不断怂恿自己斩杀方南是什么意思,不过这也是左尘自己的意志所向。

        一道道剑气劈杀而下,朝着那刀剑领域的中央斩落,锁定了方南的身躯与元武之神,无论在这一刻对方如何逃窜躲避,都不可能躲开左尘的疯狂进攻。

        无上帝皇决与天地经在出手的同时,自行运转,直接从十方天剑内部补充比那时空能量更强大的混元之气,不断转化成自身的古元力,哪怕消耗再大左尘也不放在心上,可以一直保持在最巅峰的战斗状态中。

        方南在嘶吼,感觉到死亡的威胁,这样打下去最终他将无路可走,被左尘所彻底灭杀。

        “该死该死,又要动用禁忌之术吗?”方南的内心愤怒无比,心中在呐喊。

        事实上,从时代发生变化之后,他得到无上的机缘,开始产生蜕变,一路走来至今基本上都是所向无敌的,就算能够与他争锋者都不可见,更别说是如此被他人所压制了。

        左尘似乎变成了他天生的克星,打一次,他就被压制一次,上一次动用禁忌手段,爆炸肉身,都未曾将左尘杀死,最终只能够逃离。如今战力有所增强,原本信心找回不少,谁知道再一次被左尘所压?

        “祖兵锋芒,杀!”方南下一刻仰天怒目而视,动用出了自己体内隐藏的那一抹锋芒。

        祖兵锋芒,这是他得到剑祖传承的关键点,代表着他真正踏上了那一条宛若剑祖一样的无敌之路,凭借这一缕锋芒,酝酿出自身的祖兵,到时候祖兵不断蜕变,自身不断变强,终究有一天他可成为第二剑祖,站在那至高无上的领域之中俯瞰一切。

        一缕锋芒刚刚诞生,这是很关键的时期,不能够轻易动用出来,因为祖兵还未孕育而成,一但这一缕锋芒出现意外,就坏了根基。

        但是别无他法,左尘已经变成了剑宫之主的心魔,若不彻底出手,动用祖兵锋芒脱困而出,寻求胜机,那么今天他哪怕不死,也要心魔逆乱。

        一缕锋芒破空杀出,化作无形的战剑,所过之处一切被切割,通通化作齑粉。

        左尘演化出的刀剑领域,根本无法将这方南所压制,战况骤然出现了巨大的逆转。

        脱困而出的方南,动用那一抹祖兵锋芒直接朝着左尘斩杀过来,一击之下,有无穷大势在震荡,无法想象的可怖锋芒似乎可以斩尽一切有形无形之物,将左尘彻底杀死。

        但就在这一刻,左尘瞳孔一缩,看到那一缕锋芒无形中演化出的形态……。

        那似乎……是一柄剑!

        这方南走的是纯粹的剑道,他又得到剑祖传承,所以这祖兵锋芒为剑倒也是情理之中,不过,这毕竟还只是一缕锋芒,并非真正化形,那是不是……可以炼化?

        左尘脑海中想到炼化这个词,突然间有亮光闪烁出来。

        他的双手变幻,演化出一道道符文之力,同时直接从十方天剑内部空间拿出了四道神秘的符箓,渡入古元力,符箓眨眼间破空而出,镇压东西南北四方虚空。再有本身之力的加持,霎时间就将那一缕锋芒困在了其中。

        与此同时,左尘动用本命剑胎,与那祖兵锋芒正面碰撞,直接杀戮而去。

        方南的祖兵锋芒的确很可怕,但是左尘认真感应,凭借那一缕锋芒,想要伤到自己或许可以,但绝对斩不掉自己的本命剑胎。

        但凡与剑有关系,那么彼此都有相似的地方,甚至相同的地方。

        眨眼间,祖兵锋芒与左尘的本命剑胎彼此碰撞,那片虚空破碎,一切灰飞烟灭,不过,空间的裂痕却未曾蔓延出来,一切都被左尘所拿出的四道符箓所镇封住了。

        “吞噬、炼化!”左尘骤然厉喝。

        从他的本命剑胎之内,爆发出一股股惊世般的吞噬之力,一道道剑芒从剑胎之内爆发出来,不断朝着眼前的祖兵锋芒碾压过去。

        两种截然不同,却又彼此相似的剑气在碰撞、交织,彼此不断磨灭。

        大震动出现,左尘气血被震地沸腾,虽然没有直接接触那一缕祖兵锋芒,却依旧是感觉到了那锋芒所蕴藏的可怕之力,这反而让他更加兴奋起来,坚定了心中所想。

        “什么剑祖传人,为我做嫁衣。”左尘语气冰冷。

        前方,那方南大惊失色。原本欲要以祖兵锋芒斩掉左尘,谁知道眨眼间竟然被左尘困住。

        他又怎能明白一个顶级符文师的可怕手段?

        祖兵锋芒被困住的这一刻,就与方南的本体之间暗中联系要断掉了,几个呼吸过去,便已经若有若无。

        如果这一缕锋芒消失掉,那就是他的根基被废,这些日子所有的努力白费不说,可能还会有大问题出现。

        “左尘你该死。”方南震吼。

        “胜负一念之间,你既然出手,就要接受这个事实。”左尘淡淡道。

        “不要欺人太甚。”方南嘶吼,同时他的意志暴动,念力暴动,想要将那祖兵锋芒带入体内,只不过这一刻他与那祖兵锋芒的联系已经若有若无,被左尘所困,那一缕锋芒根本没办法再收回去。

        眨眼间,十几个呼吸过去,然后方南就眼睁睁看着自己苦苦修炼出来的一缕祖兵锋芒直接被左尘驾驭那本命剑胎所吞噬掉。

        在祖兵锋芒彻底消失的刹那,方南整个人仰天而视,一口逆血再也无法压抑住,当场喷涌了出来。

        他大喘着粗气,整个人的状态急剧跌落下来,刚才的气势丝毫不可见,宛若一尊落魄的剑客。在他的体内,心血逆乱,一身古元力都犹如频临走火入魔的前兆,开始变得混乱了起来。

        相对于普通人而言,就是所谓的气血攻心,想要让他继续一战根本不可能,哪怕左尘不出手,估摸着他都自身难保。

        气息越来越乱,这方南将要直接陷入走火入魔的境地之中……。

        “斩!”左尘在此时,看准了机会,在炼化那一缕锋芒的同时,驾驭十方天剑,念力推动可怕的一击,彻底一剑斩下。

        无尽锋芒汇聚成一道虚空匹练,演化出一道长达百丈的天地剑芒,锁定了下方那方南的身躯。

        嗤……!

        鲜血迸出,方南的身躯被一剑斩碎。

        属于他的元武之神,都未曾来得及逃离,在眨眼间就破碎成了两半,同样被斩。

        剑气侵蚀着一切,毁灭着一切,胜负已彻底分出。

        就在左尘将要再度彻底出手,将方南毁灭的同时,他看到,一道璀璨光芒化作一道光茧,刹那逆空而出,直接就消失在了远处的天边,速度之快,哪怕是左尘都反应不及,眼睁睁看着那一道光茧消失掉。

        “可惜可惜!”左尘在叹息。

        再给他几个呼吸的时间,他就能彻底斩杀掉剑宫之主方南。

        谁知道,在对方的体内存在着一股可怕的力量,在最关键的时候,算是包裹着方南的一缕残魂而逃离此地,让自己功亏一篑。

        这一战自己虽然说炼化了对方的祖兵锋芒,得到了很大的好处,但是结局并非左尘心中所愿。让他有些不爽。

        “这剑祖传人,真他娘的是个废物?”

        “当初剑祖乃一代天骄,一剑出,洪荒人界八方皆惊,那是何等的霸气无双,怎么选择传人的眼光这么差?”魔祖在此时出声开口,似乎颇为不满。

        左尘冷哼:“那并非你的传人,你不爽个什么劲?话说回来什么狗屁的剑祖传人,不依旧是被我镇压?只可惜这家伙总有后手,能在关键时刻逃走。所谓事不过三,已经两次了,若是再一次遇到,我必杀之,我看他能逃走几次。”

        “已经可以了!”魔祖嘿嘿一笑,似乎刚才的愤怒和不满眨眼间散去,随后继续道:“我等六祖都是一样,沉寂这么多年,如今好不容易出世了,留给我们的时间都不多了,你那封印持续再有几十年,估摸着洪荒人界的强者就已经可以打进来了。好不容易有一个传人,不守着护着?那剑祖必然会在他的体内留下一股守护之力,在遇到生死危机的时候将他救下。”

        顿了顿,魔祖继续道:“不过,剑祖这老家伙虽然眼光不行,但脸皮也有几分吧?护了那小子两次,再来那么一次,估摸着这方南也会被放弃了。还是老祖我的眼光不错,我建议你尽快入魔,有我在后面教导,什么天才妖孽,什么六道传人,都是渣滓。现在剑祖传人已在你手中连败,不过还有其他的四祖之传人,估摸着其中至少也会出现一两个真正的高手吧?你不入魔,到时候他们出手,你就遭殃了。”

        “你别蛊惑小爷我。”左尘翻了翻白眼。

        虽然说这种所谓的“入魔”并不是和自己心中所想的变成那种只知道杀戮、血腥的大魔头,说白了也只不过是改变自己所走的路,改变自己的力量罢了,但左尘依旧对此非常排斥。对于魔祖这老家伙,依旧是没有多少好感。

        现在实力的恢复还不够,不过在接下来,等到自己更强一些,很多手段都可以动用出来了,还有自己的符文手段,结合起来,到时候管他魔祖有多么不凡,左尘都可以将其逼出自己的身躯。

        而在此时,洪荒战台之上,那一道榜位上面属于方南的名字闪烁变幻,直接被抹去,变成空位。

        左尘一步登天,直接来到了榜位前方,一道本身印记打入了榜内,而后手指变幻,动用古元力,在那榜位上刻下了自己的名字。

        入榜的刹那,就有一道道神秘而可怕的目光同时加持在了左尘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