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书阁 - 玄幻小说 - 斗天武神在线阅读 - 第2446章 打碎剑体

第2446章 打碎剑体

        “手下败将,不知死活!”

        在那方南杀一剑破空的瞬间,左尘身上便有无尽杀机涌现。

        转眼间剑气横空,以无敌姿态斩杀在左尘的头顶上方,左尘被震落虚空,哗然吐血。

        以左尘的绝世战力,可同时压制那八大高手,然而有剑宫之主这样一尊可怕的存在出手,终究还是难以抵挡,当场被重伤。

        不过,强行以肉身阻挡一剑,左尘哪怕受到不轻的伤,然而并没有多么狼狈,他的肉身已经在无时无刻的蜕变之中,底蕴极强。

        被震落的一刹那,左尘露出狞笑之色:“剑宫之主?今天小爷我倒是想要看看,你的剑道造诣究竟有多强。”

        随着左尘的起身一步踏出,四周之内,那被左尘刚刚所震落的八尊高手,全部都是露出忌惮之色,不敢再轻易出手,他们所受到的重创可是要远远超越左尘,几乎涉及到了生死。

        若是肆无忌惮彻底出手,他们当然可有继续一战之力,但别忘记了,此时大家都身处于这洪荒榜。

        洪荒榜之争才刚刚开启,他们都是拥有临登榜位之资的高手,又怎么愿意这样放弃一切?

        若是继续和左尘对拼的话,他们必然要付出重创,最好的结果是左尘死去,但他们这八人也几乎不可能再参与到接下来的榜位争夺之中。

        “走!”八人互相对视,彼此开口,都是不甘心地看了左尘一眼,下一刻八道身影同时远去。

        什么样的高手,引发什么级别的战斗,哪怕他们也依旧是站在这洪荒榜下的顶级高手,可终究与左尘,与剑宫之主方南相比起来,还是有着不算小的差距,此时方南杀过来对左尘出手,他们固然想要插手其中,帮助方南而战都很难,只能期待方南可以将左尘杀死。

        “这家伙,是剑祖传人吗?”

        “你们六祖出世,各自寻找到一个称心如意的传人不容易吧?看来今天那剑祖估摸着要悲痛一番了,只能另选传人。”左尘道。

        魔祖在他的体内叫好:“传人又如何?杀之,我看好你。剑祖传人不过如此,一个死去的人,是没资格作为我们六祖传人的。”

        一股股惊世般的杀机在此时席卷开来,匪夷所思的浩瀚大势在刹那间迸发,让人为之恐惧,在某个瞬间,左尘与那方南已经厮杀在一起。

        方南用剑,左尘同样是驾驭十方天剑斩杀而至,论纯粹的剑道,左尘未必比得上方南。但那只是对于剑道的某些认知无法与之相比而已,毕竟所谓术业专攻,方南一路走来就是纯粹的剑道,又有那深不可测神秘无比的剑祖亲自教导。

        但是,同样一剑杀出来的威力,左尘也未必就弱了方南。

        两人的杀意、战意交织在一起,让站台八方一片片大地内众人颤动,不过几个呼吸之间就已经形成了一片方圆三千米的真空地带。

        大战激发,两柄不同的剑意在相互交织、缠绕、碰撞,每个呼吸过去左尘都与那方南同时杀出成千上万剑。

        这等爆发之下,不久,左尘在虚空中被震退上百步,而眼前的方南则状态也好不到哪里去,整个身躯颤抖不止,同样退避,他感觉到自己的气血涌动,肉身有一种爆炸的迹象。

        左尘的那等爆发实在是太可怕了,似乎比上一次强了不少,这让剑宫之主的脸色变得奇差无比。

        他自信潜力天赋无穷,当世无人可与自身相比,没想到今天看到了左尘这么一尊可怕的对手,在不久之前左尘还被自己直接镇压,谁知道眨眼间就变得这么强,进步堪称神速,这也更加坚定了方南对于左尘的杀戮之心。

        他在推测,左尘可能便是魔祖传人,虽然不知道魔祖为何不去选择“魔族”的那些天才之一作为传人,那样会更加合适,反而会看重左尘,但是说白了六祖传人彼此之间,也是一种竞争关系。

        “当日未曾杀你,今天结果完全不同。”方南一边出手,一边冷漠开口道。

        “不不,该说是当日你有人庇佑,但今天却就没有退路了,这洪荒战台,必然是你的饮恨之地。”左尘说完,十方天剑折转,在虚空中划出一道道玄秘无比的轨迹。

        剑宫之主沉默不语,他本是想要趁乱出手,力求必杀左尘。不过一剑之后他就已经明白,想要将左尘轻易镇杀完全不可能,他之前差一点在被左尘亲手所斩,最后被剑祖所救下,伤势恢复,战力也提升一些,原本拥有极大的信心,但现在那种自信却荡然无存。

        左尘状若疯魔,二者相比,似乎左尘才是更接近于一尊无敌般的剑神。

        双方碰撞不过片刻,方南的气血颤栗,感觉到自己的剑体将要炸开,他的破逆剑体不敢说天下无双,但至少在当前阶段,绝对是天下难寻,哪怕是遇到再强的神体皇体战体也不虚。上一次和左尘交手,他虽然说是最后落败,但一方面因为左尘和皇分别对他先后出手,另一方面,最主要也是因为左尘的本命剑胎太过可怕而导致的。论体质,他当可压制左尘。

        谁知道今天反过来了,方南不敢对这一战有任何大意,第一时间就将自己破逆剑体的最强本源释放出来,彻底爆发,谁知道和左尘的正面碰撞下,承受恐怖大力,再有来自于左尘十方天剑的剑气切割,竟然产生了一种破逆剑体将要被破开的迹象。这实在是难以想象,和左尘的两次战斗,前后才过去多久?

        能被剑祖看重之人,毕竟也有不凡之处,左尘固然强横,但是想要在短时间内将这方南所杀,还是非常艰难的。

        渐渐地,随着双方的碰撞,在方南的体内,有一股可怕的本源之力爆发出来,不断化解着来自外界的威压。或者说那并非是本源之力,而是一种极其特殊、可怕的力量,蕴藏有极致的锋芒。

        彼此厮杀中,渐渐左尘就皱起眉头,他感觉到自己的战力虽然可以压制方南,不过,对方在体内那种特殊的锋芒与力量存在之下,似乎可以化解自己的很多压迫之力,不至于直接溃败。

        想要胜出,颇为艰难,只能做到暂且的压制。

        “不错不错,你未得吾之传承,便可压制剑祖传人,那方南已经初窥剑祖之道,却依旧无法将你击败。不愧是我魔祖所看重的人。”魔祖欣慰开口。

        “那一道锋芒,就是所谓的剑祖之道所修出的力量?”左尘询问魔祖道。

        “不错。我等六祖,各有祖兵,祖兵近乎于本命武器,但却要比本命武器更强,与你的本命剑胎也有些相似。这剑祖传人,已经真正走上那一条路,体内诞生出了祖兵锋芒,不过还未曾化形,否则的战力就不是如此这般了。”魔祖开口,随后道:“不过也没什么,等你传承我之衣钵,同样可以很快修炼出本体魔兵,战力暴增,彻底压制他。你没发现经过上一次魔之本源入体,哪怕未曾入魔,你的战力已经有了增强吗?”

        “闭嘴!”左尘开口,而后专心与剑宫之主厮杀。

        厮杀不久,左尘本命剑胎、雷电天刀齐出,一心三用,十方天剑斩杀而出的同时,剑胎与雷电天刀在战场的上方穿梭变幻,对这方南同时进行轰杀。

        方南再可怕,也禁不住左尘这般的疯狂出手,随着时间的不断流逝,整个人气息渐渐被削弱了下来。他引以为傲的剑道虽然超越左尘,却无法将左尘压制,肉身体质上,破逆剑体天下无双,极其可怕,却依旧弱于左尘一丝。这一战的结局已经注定。

        左尘的身上附带杀意,这一战若是胜出,不管这方南是不是剑祖传人,有多么可怕,他依旧要进行彻底的击杀,这家伙今天敢于趁乱出手,那么就还会有第二次、第三次,总归是个大威胁。

        真正的顶级高手都有自己那所谓的“风度”,一般情况下就算不追求公平一战而击败对手,但类似方南这样趁你病要你命的绝世高手还真找不到几个。可以说这方南没有人品不知羞耻,但也正是因为对方能做到这一点,无视外界对自身的看法,这种人才更可怕。

        无数道剑气、刀芒化作了刀剑领域,阻绝了方南和外界的一切联系,在这个领域内,方南的气息不断衰弱下来,承受着左尘那一波接着一波的无休止进攻。

        他的破逆剑体崩裂无数裂痕,将要崩溃,若非这种体质实在不凡,恐怕早就已经废掉了。

        此时对于方南而言,最恐怖的还不是被左尘所压制,而是他根本无法从外界吸纳到任何时空能量了,没有时空能量,就无法有新的古元力补充,在这种级别的厮杀中,每个呼吸过去都会有大量的力量消耗。这样下去,不久之后他就是困兽之斗。

        “这家伙也太可怕了。”很多人看着左尘道。

        刚才左尘与那中年男子一战,表面上落败,原本让一些人轻视,本想着这一次洪荒榜之争很多隐藏起来的可怕高手纷纷出世,左尘终究不如以前耀眼了,谁知道眨眼间就将剑宫之主方南这个暂时的洪荒榜第二给压制了。

        “杀之!”而就在这关键之时,魔祖的声音坚定有力,突然再次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