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书阁 - 玄幻小说 - 斗天武神在线阅读 - 第一卷 神秘玉石_第2098章 最强圣级符文师

第一卷 神秘玉石_第2098章 最强圣级符文师

        诸多目光汇聚在左尘身上。

        哪怕是属于符文联盟的诸多符文师都有些懵了,顶级符文师的比拼,突然出现这么一个年轻人?

        年轻不能代表着符文造诣就会差劲,但毕竟类似左尘这样的年龄,就算是符文天才,也不可能在符文之道的造诣上达到超越很多老人的地步吧?

        今天前来挑衅的这个年轻人就已经是异类一样的存在了,很多人在怀疑此人有可能是隐藏了真正的年龄和身份。再冒出个左尘,这些符文师怎么着都没什么信心。

        “符文师联盟没人了,老废物不行,就派出一个小废物?”眼前这男子在冷笑。

        “不管好你的嘴,小爷我给你撕了。”左尘道。

        在场的气氛似乎变得紧张起来,谁知道左尘会说出这么一句话。真正的符文师,虽说很多都是脾气古怪,但和左尘这样霸道的还真是少见,毕竟类似这符文联盟虽然势大遮天,可事实上,他们的底蕴来自于长期以往与很多超级大势力交好,一但出事,那么背后自然会有人站出来代替出手。符文师本身,大都是在努力地探索关于符文的东西,不怎么去认真修炼元武之道,实力都不强。所以今天这个男子可以肆无忌惮地挑衅,只要不做太出格的事,不会有人真正出手对付他。而左尘这样,这让人对他更加地有些不信任。

        年轻男子死死盯着左尘,今天他一路嚣张到现在,没有人会说什么,因为他的符文造诣的确超越在场所有人。有实力,那就有资格嚣张。

        左尘如此霸道地开口,让他顿时显得愤怒无比,然而在感应到了来自左尘身上那浩瀚如海般的气息波动之后,他就将那种愤怒稍许地压制了下去,不敢太过放肆。

        他冷哼一声,咬牙道:“符文之道赢了我再说,现在这么嚣张没用。”

        四周不少人瞪眼,说嚣张,貌似你比在场所有人都嚣张吧?且脏话不绝,生怕别人不知道你多强似的?

        不过虽说对左尘不怎么信任,但至少左尘能够对此人构成一定的震慑,倒是赢得了在场不少符文师的好感。

        “出手吧。”左尘很干脆地道,不想再和此人废话下去。

        “你的阵基呢?”眼前这人开口。

        刻画最普通的符文,只需要在纸上就可以,而稍强一些的符文就需要刻画在一些质量更加不凡的东西上面,至于那些最顶级最霸道的符文,除非是符文阵基,否则的话寻常之物根本不能承受,将会崩溃。

        “我让你出手,你聋了吗?”左尘瞪大了眼睛,突然间声音如雷,让不少人吓了一跳。

        年轻男子死死盯视着左尘三个呼吸,然后就打消了开口的念头,他虽然在元武之道的实力上比不过左尘,但也算是一个刚刚踏入圣人境界的存在,能够大致感应到左尘乃是界尊,这种人至少凭借他自己的力量是不可对抗的。

        他拿出了一道崭新的阵基,在此时刻画符文,符文刻笔疾飞之下,新的符文诞生出来,最终在这阵基的表面刻画出了无数符文钩织而成的老虎图案。

        一切完成之后,他看似颇为得意,不屑地瞥了左尘一眼:“你刻画的符文呢?”直到现在这一刻,左尘手中都是空空如也,别说是阵基了,就算是符文刻笔都没有出现过。在眼前这男子说完之后,左尘突然探出了右臂,只看到他的中指在半空之中开始了变幻。

        做出这种举动之后,在场一些人暗暗摇头,能够此时位列此地的,就算不是符文师,也至少都涉猎过关于符文之道的不少知识。他们觉得左尘是来搞笑的。

        没有符文刻笔,你刻画什么符文?逗呢?

        但就在下一刻,眼前虚空中凭空诞生出了一道又一道的符文,只看到左尘运指如飞,几乎在眨眼间就直接刻画出了千千万万的崭新符文,紧接着这些符文就组成了一柄剑的形状,就这样在半空中毫无依托地悬浮着。

        “我眼花了吗?”一个老符文师揉了揉眼睛。

        此地不再噪杂,所有人都沉默了,几乎全部都是呆立当场。

        没有符文刻笔和阵基的情况下,左尘用手指头刻画出来了符文?这究竟是什么情况?神迹吗?

        前方那年轻男子色变,他同样看不懂左尘为何能够凭空刻画出这些符文,不过,还没有到最后,结果接下来才会出现。

        符文的强大,就在于刻画完成之后的效果。在今天的比拼中,没有人会刻画那种辅助性的符文,这年轻男子同样是如此,他将古元力渡入了那阵基之内,就只听到此间出现了一声雄浑无比的虎啸之声。

        只看到那符文阵基上面的凶虎图案突然变得一片璀璨,紧接着,一头长约一米的老虎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盘旋于半空之上。

        “符文化形?”在场一些符文师惊骇失声。

        这是符文化形之力,刻画出的符文可以直接形成生命体,这种符文化形的手段,就算是神级符文师都不可能拥有,至少在这符文联盟之中,哪怕是大盟主出手,都做不到这一点。

        在看到这年轻男子做到了符文化形之后,他们就已经明白,今天的比试,符文联盟完败。

        “圣级符文师。”符文联盟的三盟主低喃开口,近乎于失神。

        世人皆知,符文师中最强的乃是神级符文师,但其实上符文之道和元武之道有一些相似之处,那就是没有所谓的巅峰,至少还没有人真正看到符文之道的巅峰极致是怎样的一种场面。

        哪怕神级符文师都不是最强,在其之上,便是圣级符文师。只有这些符文联盟的人才明白。但圣级,说白了是一种近乎于传说中的符文领域,没有出现过那种人,符文联盟的大盟主,也只不过是勉强接近,无限触及到了圣级符文师的领域中。可今天出现的一个年轻人,竟然显现出了如此神乎其神的手段?

        与之相比之下,似乎左尘刚刚凭空刻画出符文的手段,都变成了衬托,至少没有那般耀眼了。

        年轻男子脸上显现出一抹狰狞:“符文化形,你怎么和我比?”

        “很强吗?”左尘看了对方一眼。

        然后,他就将一道古元力渡入了刚刚刻画而成的那一柄符文战剑之中。

        刹那之间,只听到一声嘹亮的剑吟声传出,响彻整座大殿,在场所有人都仿佛看到了一柄举世无匹的无双战剑诞生出来,锋芒毕露,剑气无双。

        只看到这一柄战剑在下一刻轰然一剑斩出,前方的那一只凶虎就此悲鸣一声,直接被斩裂成了两半。

        不过眨眼间,眼前这个疑似升级符文师的年轻男子刻画出来的符文全部消失,凶虎被剑气所吞噬。左尘刻画而出的那一柄剑在斩杀了凶虎之后,便依旧盘旋在众人的头顶之上,散发着森然而可怖的波动,牵动着在场所有人的内心。

        空间俱静,唯有剑鸣!

        蹬蹬蹬!!!

        年轻男子就此直接倒退了三步,脸色霎时变得苍白而难看。

        他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年龄和自己一样的年轻男子为何能够做到这一点,自己可是圣级符文师,超越一切,当世唯一。

        刚才也是被左尘的态度逼迫地愤怒起来,所以才演化出最为不凡的符文化形之手段,想来可以震惊此间,碾压任何一个符文师,可是没想到眨眼之间自己就败了,如此凄惨,如此彻底。

        在场诸多的目光全部汇聚在左尘的身上,尤其是符文联盟的众人,皆是畅快到了极点。今天实在太过压抑,但所幸终于有人站出来抽了这个霸道的年轻人一巴掌。

        如果说那年轻男子施展的符文化形手段他们还能够看懂的话,那么左尘凭空刻画符文,以无敌凶剑一剑灭杀那一只老虎的场面,就是他们这些专精符文的存在完全看不懂的了。

        毫无疑问的是,如果给左尘划分一个符文之道的境界的话,他绝对已经是圣级符文师了。两个年轻的圣级符文师同一天出现,先后对拼,这一幕注定成为历史,将会被万世记载。

        前方那年轻男子显得有些愤怒,有些纠结,偶然间甚至又有些失魂落魄。

        他再也嚣张不起来了,因为眼前站着一个比他更嚣张,而且在符文之道将他完全击垮的左尘,相比较之下他之前的嚣张与霸道似乎变成了陪衬,努力了一天,就是为了能够震慑符文联盟,甚至真的变成符文联盟的门主,以在接下来实现后续的大目的。

        可是一切都因为左尘而破灭,为左尘做了嫁衣,内心的苦楚不是外人可以想象的。

        年轻男子转身,一步一步几乎是拖着自身的步伐朝着大殿之外走去。

        砰!!!

        他的身躯撞击在了一道无形的结界之上,眼前宛如出现了一道无形的墙壁,挡住了他的去路。

        “小爷我让你走了?”左尘不轻不重的声音出现在他的耳旁,让这年轻男子徒然清醒了过来。

        他转过视线,不甘地看着左尘:“那你想怎样?”

        “杀你。”左尘吐出两个字,顿了顿然后道:“天命之子。”

        前方的年轻男子身躯一震,骇然看向左尘:“你究竟是什么人?”

        左尘心中也是微动,他想到了之前在看到那最强圣榜第一的孤心傲之时,对方说出了天命之子四个字。那所谓的天命之子,似乎是一种身份,类似于什么异数之子、法则之子一样的存在。今天在遇到此人之后,皇也是闹腾起来,和自己面对孤心傲之时一样,所以他便说出这四个字以试探一番,没想到果然试探出了猫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