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书阁 - 玄幻小说 - 斗天武神在线阅读 - 第一卷 神秘玉石_第2016章 成圣(四)

第一卷 神秘玉石_第2016章 成圣(四)

        神秘门户之外,天穹大地战场中。

        左尘在肆意出手,剑气舞动乾坤,简直犹如狼入羊群。

        不错,狼入羊群,尽管形容起来似乎并不贴切,然而事实依旧是如此。

        到了这一刻,哪怕是这几十个强大的圣人连起手来,都已经无法再压制左尘,再多的世界之力似乎都已经没有用了,因为此时的左尘哪怕未曾成圣,却因为体内那八道圣人之力的存在之下,在某些方面已经拥有了几分真正的圣人特征。

        想要将左尘再次以世界之力碾压,那就需要更高层次的世界之力,唯有界尊出手。

        失去了世界之力碾压左尘的这种优势,这些圣人根本不敢和左尘正面碰撞,唯有分散于天穹八方之中,不断轰杀出诸般古元术对左尘进行压制。

        这种级别的力量压制,对左尘根本构不成任何的威胁。一击之下,便可打破一切。

        不过短短片刻之间便已经又有数个圣人被打落天穹,基本上已经是重伤频死了,然而在左尘面前,他们连元武之神逃亡的可能性都没有。哪怕现在没有十方天剑,左尘都可以动用不止一种手段将他们彻底灭杀,而最简单的,便是直接以星空天雷火炼化一切。

        这些圣人在惊恐,到了这一刻,他们骇然发现自己已经无计可施了,找不到任何的手段将左尘压制,甚至无法对抗。

        今天的一切,就宛如噩梦,他们未曾见过,也根本未曾听说过有这种事情存在。一个人就算再不凡,你的天赋底蕴再强大,怎么可能打破修炼的某种规则?能在圣人之下如此强势地猎杀圣人?

        天武境八重天的高手能勉强和圣人一战者,都已经是无比惊艳,而且至少也该是达到了半步圣人的领域才有可能。但左尘竟然是猎杀圣人如同屠狗。他的本源,已经达到了一种匪夷所思的地步,自从修炼体系诞生出来至今,压根就没有人在同样的境界拥有过这般强大的底蕴。

        “我不甘心!”有圣人在临死前嘶吼,但下一刻就被左尘一剑所彻底灭杀。

        一些圣人,在最后动用出最可怕的手段,那是禁忌之术,一但动用出来,就算是胜出了,他最后也会付出天大的代价。但是这些禁忌之术全部都被左尘所化解掉。

        “可惜可惜。”左尘在摇头开口:“这么一堆圣人,你们可都是自身所属势力中所谓的最强天才,怎么身上连几样像样的武器都没有?其他的禁器呢?快动用出来镇压我啊。”

        他显得有些遗憾,之前只得到了那困神鞭一件禁器,让左尘并不满足。

        这些圣人要吐血了,这左尘一战得到了一件禁器,已经是天大的机缘了,也就是在地狱中才有这个机会,换做在外面,谁会轻易将禁器这种珍贵无比的武器交给门中的后辈使用,然后被你得手?

        你竟然还不满足,不怕一口吃的太多了,将自己活活撑死?

        “这样猎杀了,有什么意义?没好处的事情,我可是不想做。”左尘在随后微微摇头。

        但是在这些圣人的内心深处稍微放松那么一些之时,左尘又开口了:“但有人如此挑衅,追杀我一路,不多猎杀两个,内心便不爽,那便念头不通达,元武者念头不通达这可是大忌啊。”

        这些圣人简直要被左尘搞地崩溃,然而没有办法,现在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只能任凭左尘宰割。

        轰隆!!!

        虚天震颤,而后左尘蓦然仰首。

        他便看到头顶上方突然间出现了三道身影,这是三个身穿青铜战铠的男子,和被自己之前所猎杀掉的男子穿着相同。

        “左尘,身为护道者,不思进取,一心逆反,该杀。”其中一人开口。

        就在这三人出现的刹那,在场的这些还活着的圣人,一个个终于是松一口气,紧绷的神情也放松下来。

        救星终于来了吗?

        眼前这三个身穿青铜战铠的男子,可是当初南极天帝坐下的战神,尤其是领头的那位,乃是战神统领,实力已经踏入了界尊之领域。

        堂堂界尊出手,左尘总不至于依旧可以一战吧?那样的话就不是奇迹了,而是眼前这左尘真的有大问题了。

        “好好好,很好,很不错。”左尘一连说出了几个好字。

        他不但没有露出任何的忌惮,反而显得尤为兴奋,这让在场的众人更加摸不透了。

        面对界尊级别的无上大敌,左尘反而更加兴奋了?这是哪门子道理?

        “杀!”

        左尘一道杀音吐出,直接便是一剑斩向了前方的这三人。

        简直是饿了就有食物自己送上门来,左尘很是兴奋,现在的他体内诞生出的第八道圣人之力都无法彻底凝实,迫切需要压力,需要一战,可是这些圣人带给他的压力根本不够,但现在似乎出现了一个界尊级的存在?这就让自己再度看到了蜕变的希望。

        剑气逆伐九万里,虚空大地空间中皆是被左尘的剑气所覆盖,被他的意志所充斥,但就在下一刻,前方那三个身穿青铜战铠的男子都笑了起来。

        他们在一起出手了,三人在动用同一种古元术,这是一种极其霸道的拳法。

        三道拳芒同时繁衍而出,然后在空间之内变化出无数道拳影,每一道拳影破开前方,都能够将属于左尘的无数道剑气打碎、泯灭。

        左尘的强势,在面对这三大高手的时候便已经是直接显现出了不足,第一时间被压制了。

        本体在随后杀了出去,左尘欲要近身搏杀,可是眼前这三人知道左尘的肉身强横,并不硬碰,未曾给予左尘近身搏杀的机会,而是在这一刻同时变幻方位,于九天苍穹之内强势出手。同样的拳芒,从三个不同的方位同时杀向左尘,渐渐逼近。

        这种攻击太强了,远远超越了寻常的圣人,就算是那两个还未曾成为界尊的男子,他们都不是寻常圣人可比的,已经能称得上是半步界尊了。

        左尘的身躯变幻莫测,在一个呼吸之间就已经变幻上千个方位,但是也根本没有用,躲避不了那三人的进攻。

        强行正面承受了三道拳芒,左尘噗哧一声,一口逆血直接喷涌了出来,所受到的震动太强烈了。

        但就在这同时,左尘的身躯之上,一道道璀璨光芒散逸出来,修复一切伤势。

        在外人眼中此时的左尘已经是打不死的小强了,界尊出手,竟然一击之下真的未曾击溃左尘。

        底蕴消耗极大,但是补充的速度,也非刚才可比。

        左尘发现自己的身躯内部,第八道圣人之力也终于开始凝实起来。

        “有希望。”他在暗喜。

        一位界尊,两位半步界尊?不过是垫脚石而已,左尘暗暗想着。

        他在肆无忌惮地出手,拳芒轰动九天十地,诸般手段同时爆发,在进行极力地对抗。他的古元术爆发出来,除了那个真正踏入界尊领域的存在可以不受威胁之外,其他的两人,竟然受到了一定的创伤,即便是半步界尊的他们,竟然都涌现出一股无法将左尘所压制的感觉。

        “天帝降临!”

        这三大高手在同时气机转变,他们竟然再度动用出同样的一种古元术。

        每个人的头顶上方都浮现出一尊虚影,那虚影正是左尘之前最初所见到的南极天帝,只不过这虚影只拥有纯粹的杀伐与镇压之力,和之前左尘见到的南极天帝本质上天差地别。然而便是如此,这三大虚影一出现,都仿佛拥有某种可以镇压世间的力量,使得这大片大片的空间之内出现了一股无法形容的压力。

        三道虚影在下一刻就破空而出,一起出现在左尘的头顶之上,冲着他的本尊碾压下来。

        “镇世神塔!”

        左尘催动镇世神塔进行对抗。

        在这等禁器的力量爆发下,其中的两道虚影竟然被左尘所挡住,然而唯独那最强大的一道虚影,也便是那个界尊所演化而出的南极天帝虚影根本无法阻挡,就算镇世神塔都奈何不得。

        这虚影降临,轰然一击,犹如一座太古山脉碾压在了左尘的身躯之上。

        他的体内诸般骨骼咯吱咯吱炸响起来,气血也是有一种絮乱的迹象。

        然后,那虚影未曾就此罢休,而是双掌同时轰击在了左尘的肩膀两侧,使得左尘的肉身轰然被碾压而下,将要被压碎。

        界尊果然强,左尘发现在这家伙的出手之下,自己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想要与之对抗,除非动用天剑内部的世界和宇宙之力才行,但不到极限状态,绝对不能动用十方天剑内部的那种力量,否则会前功尽弃。

        他就是在自己招罪,但这样却是有意义的,所能得到的,远远超越自身所承受的痛苦。

        压力无止境,然而左尘硬生生强行抗住了,他的肩膀内部骨骼都即将碎裂,鲜血已经从裂开的肌体伤口中流出来,然而在他的体内也终于出现了第九道圣人之力。

        这一股力量在出现之后以惊人的速度彻底凝实,使得左尘的本源再一次有了突兀地、本质性的增幅。

        “滚开!”骤然,左尘厉喝,只看到他一拳轰出,头顶上方,一道南极天帝的虚影竟然爆打炸,第二道虚影同样被左尘一击毁掉。只剩下了那最强的一道南极天帝虚影还在不断地镇压他的肉身与元武之神。

        左尘体内,九道圣人之力彼此之间沟通了起来,相互之间有所联系,似乎形成了一个整体。如此,他的本质简直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体内的某种桎梏,将要被打破了,左尘产生一种明悟,他感觉到自己将要破茧成蝶了。

        九极为尊,九为数之极,体内的九道圣人之力全部出现之后,终于感觉到了那种本质的变化开始出现,同时,左尘的气息开始以一种极度夸张的速度增长了起来。

        先是在不远处围观的那几十个圣人惊愕,紧接着,这三个身穿青铜战铠的男子彼此对视一眼,从他们的瞳孔深处,也都出现了一种极度复杂的光芒……。

        “我要登天,谁人能阻?”左尘爆喝,意志滚滚爆发,犹如在此时一跃九天,只身化龙。

        在这一刹那,他的意志,他的力量,他的诸般本源等等一切,出现了极致的升华,极致的蜕变与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