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书阁 - 玄幻小说 - 斗天武神在线阅读 - 第一卷 神秘玉石_第2006章 轮回,宣判!

第一卷 神秘玉石_第2006章 轮回,宣判!

        护道者!

        左尘再一次听到了这三个字。

        眸光锁定了青铜战车还有那个男子,左尘的体内,滚滚大力便直接爆发了出来。

        对方的意图,已经显而易见。

        自己怀中的小家伙,真的是烫手的山芋呢,谁招惹上,便会有天大的麻烦,除非成为护道者。

        护道者,说直白一点就是“死士”的一种。

        为了主人而赴汤蹈火,刀山火海在所不辞,以自身的性命来维护主人的安慰,让其能够一路顺利成长起来。

        死士的命运,比不过一个奴隶,即便是奴隶苟且偷生,都能够活下去,而死士的结局已经注定了。

        让自己做一个人所谓的护道者,当一个死士吗?

        痴心妄想,太过可笑。

        天上地下宇内苍穹,谁有资格让自己作为他的护道者?自己怀中的小家伙,哪怕有天大的来头,也没有资格让自己作为护道者。现在的小家伙在自己眼中,只不过是一个婴儿,还未成熟,不懂事。不过左尘倒也不会因此而对小家伙有其他的心思。他还是很喜欢这小家伙的。

        甚至左尘将其当作半个弟子在培养。以后的路小家伙自己会怎么选左尘不知道,不过现在,他要为小家伙负责。

        “挡我者,格杀勿论!”左尘在回应,比青铜战车上的那个男子更加强势。

        谁能阻他?

        南极天帝都死了,眼前这站在青铜战车上的男子,无论是身份还是战力,理应都比不过南极天帝。这一点左尘还是可以推测出来的。

        前方滚滚的大力暴动而来,青铜战车上,一道流光刹那冲霄而起,眨眼间来到而来左尘的面前。

        身躯被包裹在战铠中,左尘看不清楚,然而对方的眸子,唯有无尽的冷漠与杀意,仿佛不曾拥有任何的情感在内。

        身穿战铠的男子与左尘正面碰撞,两道身影在刹那间开始了疯狂的厮杀,正面碰撞,每一击都是石破天惊,震动整个八方空间场域。

        在身上的古老战铠增幅之下,此人的肉身力量无比强横,随意出手都是石破天惊。

        一拳轰杀过来,左尘的肉身被撼动,即便以他的肉身强度,竟然都是有一种被撕裂般的疼痛。

        两道身影变幻之间,左尘的目光就锁定在了此人身上的战铠之上,整个战铠经过了无数岁月未曾腐朽,虽然在上面锈迹斑斑,然而内部还是蕴藏着神韵,能够对主人进行一种肉身战力上的增幅。

        “原来是靠着一道战铠和我厮杀?”左尘冷笑。

        眉心中央刹那裂开,雷电天刀化作一道光芒,直接斩在了眼前这人的身躯中央。

        咔嚓!

        一道裂痕出现,眼前这人的胸口出现一道血痕,深入见骨。

        他的战铠被左尘的雷电天刀所撕裂了,而后对方的身躯一个踉跄,开始徒然爆退,与左尘拉扯开了距离。

        那深邃的眸子中,蕴藏着一抹浓浓的忌惮与骇然。

        “吾乃南极天帝座下第二战神,谁能与我一战?”滚滚声音爆发,前方那人的手中出现了一柄古老的战矛,他仿佛化作一个纵横于九天之中的绝世战将,在此时强势杀伐而来,气机再次暴涨。

        战矛异常锋锐,能捅破天地,直接便是锁定了左尘的眉心中央。

        此人随意一击都是绝世杀招,举手抬足之间变幻无穷,任何一股力量爆发出来,都拥有莫大的摧毁力。为杀戮而存在,为战斗而生,不愧为战神之名。

        可惜,所谓的各种各样的战神在左尘手中死掉过不止一两个了。

        一个生存了不知道多少岁月,有可能已经生命状态都出了大问题的存在,想要猎杀自己?

        左尘收起了雷电天刀,十方天剑入手,右臂挥动之间,一道道玄妙无双的剑招出现,巧妙的劲气蔓延,开始和眼前这所谓的第二战神相互厮杀。

        对方的杀伐手段颇为玄妙,对于力量的运用达到了精妙绝巅的地步,可以说哪怕是看似简简单单的战矛刺出,这一个最简单的招式里面都蕴藏着千百种劲气,能够瞬间将一个寻常的天武境高手捅死。

        刹那的变化之间,两人已经相互厮杀千万次。

        左尘本源强横,古元力滚滚涌动,通过十方天剑激发了出去,震开一切。

        前方那身穿战铠的男子却是喘息都艰难起来,他刚才的疯狂出手对于自身的消耗也是非常严重的。他活了无尽的岁月,基本上可以说频临油尽灯枯的结果了,如今这个时代出战,要么将对手直接灭杀,当场碾压,可如果说时间拖得久了,那就很难坚持下去了。

        “当初的战力在身,我可以一巴掌拍死你。”被战铠所包裹在内的第二战神说道。

        “该尘归尘土归土,那就早一些死去,遗留在世上苟延残喘,没有多大的意义。”左尘看了对方一眼:“当初再强,也没有用,很多你这样的老家伙,都有过辉煌时代,然而时代在变,没有达到绝对的巅峰,就没有无敌不败的存在。你既然能够寻找到我,那自然已经知晓一切,我已经猎杀了南极天帝,不差一个你。”

        眼前,全身被战铠笼罩在内的男子再没有说话,他深深看了一眼,突然间转身退走,眨眼间回到了青铜战车上。

        拉扯着战车的异兽仰天嘶吼,带着那战车咆哮而来,大地被战车震动地颤抖不止。

        “杀!”

        随着青铜战车奔驰而来,战车上方再度传来让人元武之神都要颤抖的杀伐之音。

        左尘大笑,携带十方天剑强势灭杀而出,根本不曾有任何忌惮。

        对方很强大,在昔日巅峰时期,多半也是一个界尊,但是,或许是因为岁月的侵蚀导致对方的一些能力受到了限制,此人的世界之力无法爆发出来。其实上已经连圣人都无法相比了,没有世界之力的增幅,他再怎么强,战力都会有所限制,又怎能将左尘斩杀?

        刚才刚刚出手未曾在最短的时间内灭杀左尘,现在已经没机会了。

        左尘在轰杀,他发现这青铜战车也算是一件很强的武器,保留着几分当初的神韵,战车还有眼前这位第二战神,再加上拉车的异兽,三者浑然一体,相互配合,造成了不小的威胁。刚开始竟然压制了左尘,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一切很快就发生了变化。

        左尘最终出手,直接将对方从战车上抹杀,然后将这战车缴纳。

        拉车的异兽原本也是无比疯狂,但在感觉到了左尘的杀意和看到刚才的左尘无敌姿态后,这异兽却是乖乖俯首,完全听命于左尘。

        左尘带着小家伙坐上了战车,然后在小家伙的指引下再度前行。

        整个地狱中的一切,让左尘感觉到意外,这小家伙的长辈所留下的势力不小啊,在渐渐突显了出来。

        左尘觉得现在的自己就仿佛被人所暗中监视着一样,一举一动,都在他人的注视之中。某些可怕的存在希望自己成为小家伙的护道者,在看到自己的真正意志之后,就想要将自己猎杀掉。

        不过无所谓,来一个杀一个,管你是什么战神还是南极天帝北极天帝?左尘现在反而在期待,有更多的高手到来。

        他与小家伙在在足足半日时间后,又走在了一片崭新的大地中。

        他看到了西极帝宫出现了。猜测果然没有错,还有类似的宫殿,类似的强者所留下的传承力量存在于其中,将要为小家伙奠定最好的基础。可能还有东极帝宫之类的地方存在,如果能够得到这四个宫殿内所蕴藏的所有传承,应该就能够凑齐在一起,从而形成一个最强大最完整的传承,从而掌控惊世的力量,奠定最强的根基。

        左尘现在有些惊异,因为他感觉到自己所推测的小家伙的来头可能有错误,小家伙甚至可能不是什么至尊的子嗣,而是来头更大。

        南极天帝留下的印记化身自己见过,接触过。对方昔日有可能是最强的界尊,最差都是类似于当今劫族的族长那等级别的存在,甚至是至尊。那么由此推测,东西南北,如果真的存在着类似的四个帝宫,那么就会有四个所谓的天帝,每个人都是那种级别的可怕存在。自己怀中的小家伙,究竟何等不凡,能够同时得到那么可怕的四大高手联手培养,留下传承?

        踏入了西极帝宫之后,左尘便是看到一个身穿金色皇袍的老人,头戴紫金冠,神情威严。

        “跪下!”

        两个字,犹如两道洪荒天音,进入了左尘的耳中,霸占了他的整个世界。

        左尘眼中掠过一抹迷茫,在此时仿佛陷入一种浑浑噩噩的状态,他放眼看过去,自己仿佛进入了森罗死殿,在两侧站着无数手执战刀的男子,阴森而恐怖,在大殿的最前方,坐着一个满脸黑红,身穿战衣的大汉。

        大汉手中握着一根毛笔,上面刻印着两个字:轮回。

        这是轮回笔。

        “大胆狂徒,犯下滔天罪孽,该当死罪。”大汉突然开口,声音震天,仿佛能够将人的魂魄都震散了。

        轮回笔在虚空中扫动,便是只看到一个巨大的罪字出现在前方,整个字体散发出无上的威势,镇压着人的精神。

        绝对的压制力出现,要让人跪倒在当场,直接认罪。左尘在偶然的刹那甚至都已经认为自己是真的有罪,将要接受惩罚,被制裁而死。

        不过就在此时,十方天剑之中爆发一股清凉,流转他的全身,让左尘顿时醒悟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