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书阁 - 玄幻小说 - 斗天武神在线阅读 - 第一卷 神秘玉石_第1956章 小爷打废你

第一卷 神秘玉石_第1956章 小爷打废你

        第1956章小爷打废你

        堂堂界神,何曾受到过如此逼迫?

        被人当中打脸,哪怕是在无数岁月之前,他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元武者的时候,虽然被一些人所欺凌过,也不至于受到如此屈辱。

        今天到了此时,对左尘还是有几分了解的界神便是明白,对方无论如何都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这左尘就是个疯子,这一出手,便是肆无忌惮,无法无天,要么被左尘所镇压,要么直接将这左尘给斩杀掉,否则的话这事不可能善了。

        忌惮不愿意出手是一方面,但界神所忌惮的,乃是这片战场,更准确的说是那接下来的接引之路,而并不是左尘。

        尽管他知道左尘很强大,但毕竟未曾成圣,不曾掌控真正属于圣人的那几分手段。

        真正强大的圣人,哪怕境界只不过处于天武境八重天,然而都不是寻常的同级别强者可以想象的,成圣之后,全身内外都会得到一种无上的蜕变,不会轻易落败。更何况,界神是什么样的存在?在那不朽天界中,甚至有传言说,界神已经超越了圣人之境界,当然,这也仅仅是传说而已,没有十足的证据。毕竟公认修炼的极致就是圣人领域。

        “界神王拳!”

        界神出手了,霸道的拳芒在此时滚滚而来,无形中附带有几分类似于左尘万界皇拳的味道。

        两道身影在转眼间厮杀在一起,不过数个呼吸之间,已经彼此碰撞了上千招。

        左尘瞳孔深处,迸发出一道异光。

        这界神果然足够强,上千招,自己根本看不到任何胜出的希望,未曾取得任何上风,反而隐隐被对方所压制。

        虽然说被压制到了天武境八重天,但是,界神的体内仿佛挣脱了某种枷锁,在此时,左尘感觉到自己犹如面对一尊真正的圣人。

        这种感觉很特殊,昔日和被压制境界的那些圣人战斗过,但从未在任何人的身上感受到过类似的气息。

        不过,左尘也足够强,未必就会被界神所真的强势碾压了。

        十方天剑挥动而出,剑气滚荡,在此时直接演化出一片剑气场域,将界神困在中央开始了连绵不绝的镇杀。

        界神的手中,显化出了一柄战矛,不过左尘却能感应出来,这战矛并非是真正的武器,而是以某种手段所演化出来的能量武器,但即便如此,依旧很强,锋芒毕露,似乎能够戳破一方时空。

        “杀!”

        界神继续开口,口吐杀音。

        他已愤怒到了极致,不择一切手段。

        左尘演化出的剑气场域,一时之间竟然无法给界神创伤,最主要的是,界神手执那战矛,竟然有一种将要突破极限,突破出这一片场域的迹象。

        砰!!!

        便在左尘欲要加大剑气的输出量,彻底镇压对方的时候,就看到前方那一片场域突然炸开。

        界神手执那战矛,人矛合一,化作一道流光穿梭前方,霎时间出现在左尘的面前。

        他似乎动用了不止一种无上秘术,拥有天下急速,左尘眼睁睁看着这一幕,却没办法躲避对方的一击,只能够被动承受。

        嗤……!

        左尘的面前,空间嗤鸣,同时他的身躯震颤,那一道战矛已经是刺杀在了他的心脏部位。

        就在这关键的刹那,左尘的意志暴动,肉身鼓胀,气血和古元力相互结合,整个肉身的底蕴在霎时间彻底爆发了出来。

        肉身宛若无敌,金刚不灭,万法不侵。

        界神的这一击足够强了,但是根本没办法对左尘构成任何的伤势,竟然没办法刺穿左尘的肉身,只有一道血痕出现,然而左尘的气血运转之间,这一道血痕也是眨眼消失。

        双臂探出,左尘暂且收起了十方天剑,而是在这一刻紧紧抓住眼前抵在自己身上的这一柄战矛。

        大力涌现之间,只看到界神的这一柄武器就这样当场被左尘徒手折为两半,直接废掉。

        “老狗,你不是很强吗?昔日多次挑衅,想要杀我。”左尘说着,身躯直接逼近界神,开始近身搏杀。

        左尘的肉身搏杀之力,强横绝伦,当世不敢说无敌,但至少时至今日左尘还没有遇到过对手,今天和这界神一战,到了此时左尘就要动用自己的这般优势。即便是这界神更强,那没关系,一战下来,左尘自身也可以得到巨大的好处。

        两人开始肉身对杀,一开始还各自动用古元术,然而到了最后,已经连古元术都顾不得动用了,完全是随心所欲,拳拳碰撞。

        这就要考验人对战斗节奏的掌控力和随机应变的本事了,达到了这种级别的元武者,哪怕不动用任何的古元术,随手之间的出手,都可以比很多强大的古元术更加玄妙。

        时间流逝,战斗在持续,左尘的内心渐渐震撼。

        他低估了界神,对方在被压制在天武境八重天领域内的情况下,依旧是如此强横,竟然能够和自己正面拼杀。

        正常而言,在这天武境八重天的领域中,如此面对面厮杀,左尘是完全不虚任何人的,必然能够占尽上风,但他发现一时之间无法压制界神。

        如果说论单纯的肉身之力,这界神的确比不过自己,就算他是至高无上的界神,在不朽天界无敌。不过,对方似乎能够打破某种桎梏,在体内引动出一种特殊的力量,类似于圣人专属的一些力量,在这种力量的支撑下,便可以保证界神和自己正面厮杀。

        左尘和界神彼此战斗的同时,四面八方不少人都是露出一抹异色,略微有些忌惮,不过这一次却不是因为左尘,而是界神。

        他们感觉到了那种熟悉的力量,只有圣人才有,但是,在今天此地这片最强战场内,所有人都被压制,基本上所有人都无法引动关于圣人境界的任何力量,根本做不到。只有强大到极致的那种存在,才能够一定程度地打破一些桎梏。那种人,在昔日都是最强战场内的巅峰强者。

        也便是说,眼前这界神,拥有那种巅峰强者的姿态,即便是最强战场真正开启的争锋之中,都有可能站在最前列。

        这种人,只能说很可怕。

        一些人在为左尘而悲哀,他们不认为左尘能够胜出。

        哪怕是左尘同样拥有那种资质,但不要忘记了一件事,这左尘,本身就是天武境八重天的境界,他未曾成就圣人之领域,那就在这一刻不存在打破桎梏之类的情况,又如何能够和界神争锋?

        “主动挑衅,算是有胆识了,然而毕竟年轻了一些……。”有一些人在开口,微微摇头。

        不过,就在他们的话音还未曾彻底落下的时候,惊变出现,前方那战场中,左尘突然间双臂之上出现龙鳞,整个人进入人形真龙状态,在动用逆龙爪,界神的肩膀两侧,同时被左尘撕裂一块血肉。

        这是强行地撕裂肉身,在这同时,左尘又是掌指变幻,贴身而上,气息变幻之间,便是双臂扣在了界神的脖颈之上。

        咔嚓!!!

        鲜血飙落,界神的头颅就这样被左尘强行扭断。

        “滚!”

        一脚轰出去,狠狠轰击在界神的身躯中央,将对方轰出千米开外,狠狠砸在了这最强战场的中央。

        这最强战场解释无比,如此狠狠砸了下来,只看到界神的身躯八方之间顿时就出现了一道道崩裂的伤口,鲜血不断流淌,极其可怖。

        “这?”有人瞳孔一缩,有些震惊。

        谁都没想到,战斗在顷刻间就出现了这样的变化,左尘眨眼间胜出,没有任何的悬念,界神就这样败了,被摧枯拉朽,废掉了身躯。

        诚然,以界神的实力,即便是被压制在了天武境八重天这一领域中,也不至于如此就真的陨落了,肉身被左尘打爆,并不影响界神的性命,但在这样的战场中,他想要恢复肉身,左尘势必不会给他机会,那就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甚至是让自身本源产生巨大的损伤。

        哪怕是和左尘的一战中不死,在接下来前去接引之路中的时候,危险都会多出几分。

        两人一战到现在,左尘虽然也是付出了巨大的力气,毕竟对付界神不容易,然而相比较来说他的状态已经足够好,甚至可能真的不会影响到接下来在接引之路中的表现,可是界神,无论如何都已经是危险了。

        但众人都未曾想到的是,在已经取得上风,成功让界神有可能在接引之路中无法成功渡过的这一刻,左尘却并没有就此停手,而是一步踏出前方,再次出手。

        “打破体内桎梏吗?我也可以。”前行之间,左尘在冷笑。

        轮回劫难过后的这一年多时间,左尘在十方天剑内修炼,虽然说没有得到境界上的升华,可事实上,他得到了来自那个宇宙所反馈的无数修炼经验,得到了众生突破、蜕变、领悟的一切,那些东西都转化成了属于左尘自己的一切。

        在刚才战斗中,左尘在探知了界神的状态之后,他就在思忖,如何能够打破自身的桎梏。既然界神能做到,那么左尘相信自己也可以做到。

        他这样想了,然后就成功了。

        这不是偶然,而是必然,与左尘自身的什么天赋、运气什么的更没有任何关系,纯粹就是他这些年还有这最近一年来所得到的一切积累产生的一种本质蜕变,能够在这片战场中强行打破桎梏。

        他开启了体内的隐秘力量,沟通了自身的一处,使得古元印记再度浮现了出来,从而演化出了最强战力。

        而原本……事实上每一个元武者在达到天武境之后,古元印记都会与自身彻底融合,而无法再直接感应到,左尘逆转了元武者所修炼的正常规则。

        “那一团能量,还在你的身上,我感应到了,不想受尽屈辱的话,将那宇宙源核之能量交出来吧,没有人能够抢夺了小爷我的东西还最终安然无恙,你界神,也不行。”左尘的声音,响彻全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