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书阁 - 玄幻小说 - 斗天武神在线阅读 - 第1890章 无尽战血

第1890章 无尽战血

        第1890章    无尽战血

        这样的一尊老圣人,在星空截杀自己无果之后,想要进入暗夜大陆?

        可想而知,若是让这样一尊高手真正进入暗夜大陆的话,将会发生怎样的灾难?

        众生泯灭、大地崩塌,无尽鲜血浸染着大地……。

        “死!”

        森森吐出一个字,下一刻左尘一拳轰杀在了前方星空央。

        那一尊老圣人慌忙退避,在看到左尘出现的这一刻他的内心颤抖了起来,毕竟之前星空发生的那一幕太过震撼人心。

        但即便是圣人又怎样?依旧逃不过左尘的一击。

        这尊老圣人在之前原本是沾染了一道雷罚的轰击,因此而受到了不轻的伤,只是侥幸未曾被星空天雷火所焚烧,这才得以逃得一线生机而已。此时状态不佳,又承受左尘霸道无双的一拳,他的肌体当场裂开了,鲜血溅落下来,非常凄惨。

        “嗯?”老圣人被左尘一拳震退的同时,眼出现一丝狐疑之色。

        下一瞬,他这才发现,原来在这片星空内并没有那雷罚再度降落,也没有那可怕无的星空天雷火出现。

        他内心的慌乱倒是稍稍减少了几分,然而这似乎并不能改变什么。

        左尘再度出手了,这一次直接驾驭十方天剑一剑灭杀而来,剑气滚动,一道璀璨的剑气星河出现,直接将这老人的身躯淹没在其。

        圣人手段,玄妙无双,匪夷所思。但现在的他,只不过是一个天武境八重天的元武者而已,算是掌控着三百多个大世界,似乎都没有什么用,左尘的那一剑杀出的第一时间,这老圣人进入了自己的一个世界之内。

        可惜这个世界坚持了不过两个呼吸已经完全崩溃,而后他再度进入另一个崭新的世界之,这世界,同样崩碎……。

        如此延续不断,等到最后,他的世界崩溃了七八十个,那一剑的力量才是消失掉。

        “幻灭虚空杀!”

        老圣人暴怒,在此时反击。

        没有天罚雷劫,他不相信左尘能够逆天不成?虽然重伤,但圣人本源毕竟还在,倒也不至于出现大问题。

        无尽能量汇聚在一起,演化出重重杀势,老圣人直接杀向左尘。

        左尘大笑,第二剑斩出,剑灭一切,什么幻灭虚空杀之类的通通被镇压,彻底泯灭当场。

        天剑内部的滚滚力量加持在剑体之间,从而让左尘根本无惧对方,圣人的世界都无法对左尘构成任何威胁,便是那重重世界之力镇压下来,左尘都可以引入天剑内部的宇宙当,真正落到他身的,其实没有多少。

        一道符箓出现,在星空炸开,再度碾压左尘。

        “这等破符箓,还是早些收回去吧,免得丢人现眼。”左尘无视,直接一剑刺破前方星空,那一道符箓直接裂开,破碎成无数碎片,彻底废掉,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

        没有人能想象到左尘现在的本源有多可怕,尤其是在有十方天剑内部的世界和宇宙支撑下,他可以做到一定程度地无视世界的镇压,从而更加缩短了他和圣人之间的差距,算不能够和真正的巅峰圣人一战,但是,和这种压制了境界的存在一战是绝对不可能落败的。

        前方这老圣人运转诸般大术,诸般手段,在和左尘强势对杀,前后一刻钟过去,最终,只见一颗头颅滚落星空,而后老圣人的身躯彻底崩灭,他的元武之神在刹那间被左尘收入了十方天剑之。

        内部宇宙之力滚动,对这圣人彻底灭杀。

        再斩一尊圣人!

        一战落幕,左尘只觉得酣畅淋漓,他的状态依旧保持在最巅峰,似乎未曾有多少消耗。

        “可惜可惜啊,我的体内出现了星空天雷火,但这种禁忌的力量似乎只在孕育和淬炼雷电天刀,我只能够凭借念力看到,却不能沟通,无法引动出来。”左尘在叹息。

        如果这种力量可以引动出来为己用,那么左尘觉得自己彻底横扫这片星空是没问题了,什么圣人半圣之类的和普通元武者都没什么区别,一道星空天雷火撒出去,足以全部灭杀。

        不过这天地有平衡,虽说不能动用星空天雷火,有那么一些遗憾,但左尘倒也并不执着于这件事,至少这星空天雷火存在于自己的身躯内部,现在看来并不是一件坏事,能够帮助自己孕养雷电天刀,而且,这既然是与火焰有关系,那么自己有真正将这股力量收服的希望,说白了这星空天雷火,其实也是一种异火,但却要任何一种顶级的异火都要强大罢了。

        时间在流逝,左尘隐匿于这片星空之,不断地截杀那群想要逃入暗夜大陆的高手,这些人心怀鬼胎,一个个都是目的不纯,基本全部都是镇杀,双方的离场已经没有任何可以改变的可能,算是左尘想要主动和解都不可能。

        这些生存在不朽天界的强者,不管是老一辈还是年轻一辈,从他们懂事开始,是见证了大人物们背后操纵这片星空的一切之景象,在他们的内心深处,已经有了一颗种子,那便是这片星空下的生命体,都是蝼蚁,都是低等生物。

        让原本所不屑的低等生物踩在自己头顶,他们一个个想的都是如何去报复,而不可能和左尘打成一片之类的,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是金瞳,哪怕是当初的金瞳,和左尘走在一起最初的目的,也是为了宇宙源核,只不过因为后来发生的很多事,从而导致了他对左尘的印象改观,这才是真正和左尘之间算是有了“朋友”的关系。

        如同现在的剑灭世,同样是利益关系,至少现在是如此,若不是左尘帮他重塑肉身,修复暗伤,真正看到了天大的好处,以剑灭世内心的孤傲,怎么可能在这种时候和左尘走在一起?

        不知道斩杀了多少想要潜入暗夜大陆的高手之后,很多原本从不朽天界降临下来的高手便是彻底地畏惧了,到三日之后,便再也没有人潜入下来。

        余下的强者,无论老少一辈的,全部都是原路返回,回归不朽天界之消失不见。

        没有任何一个人敢于留在这片星空之内,左尘之前凭借着雷罚之力与那星空天雷火从而镇杀了不少人,这件事情给予很多人最初的想法是左尘并非那般可怕,借助的只不过是外力,而天劫雷罚总有消失之时。

        可没想到,哪怕是那天劫雷罚不在了,左尘却依旧是强势无双,战力无敌,连圣人都可强行灭杀,那种掌控了几百个世界的圣人,在不朽天界之算是已经很强大的存在了,平日里高居九重天,俯瞰一切,却在这片星空下被左尘镇杀掉。

        在真正见识了左尘的可怕战力后,他们哪里还敢再有任何一丁点的侥幸之心?

        界神悬赏再诱人,为此丧命了也不值啊,开玩笑,谁能与现在的左尘一战?在这片星空下,左尘绝对已经无敌了。

        一场大灾难,原本可能暗夜大陆产生堪轮回劫难的灾难,这样被化解于无形,而这一切因左尘而起,也因他一人而落。

        除了那一个个原本要猎杀左尘却最终身死道消或狼狈而逃的高手,只有剑灭世从头到尾见证了这一切,见证了左尘从刚开始无狼狈到现在屹立于星空无敌的高度。

        “你的鲜血,是冰冷的,这和你的外表不像。”天剑内部,剑灭世说道。

        “你错了,我的鲜血,任何人都炽烈,这一切都是不朽天界所逼迫的,你为剑道天才,从小被无敌剑域所培养,并不能理解我所说的这句话,也不理解我的举动。”左尘回应着剑灭世:“你不知道,一个人修炼无数岁月,原本有望突破,迎来一片新的生机,却突然被一道晴天雷罚所活生生轰死的凄惨与他内心的不甘。也不知道一个幸苦繁衍了无数岁月的宗门,原本有望崛起之时,却看到宗门内部好不容易突破的老祖宗突然被一道天灾所灭杀的绝望……,同样,你不知道无数时代至今,这片星空下有多少绝世高手、绝世天才死于那未可知的灾难当,被扼杀在摇篮里面。人的命运由不得自己掌控,背后有一道无形的大手拨弄着一切,掌控着一切,这种感觉,有时候让人绝望。”

        剑体内部,剑灭世沉默。只听到左尘又道:“如,你将要成圣之时,一道可怕的灾难降临,生生阻碍了你的路,甚至让你终生再也没有成圣的希望,你该是什么想法?”

        “我不手染无尽鲜血,那么这个世界要被毁掉,又有不知道多少强者要被扼杀,我不知道不朽天界之,究竟是谁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指使着一切,或者说这是一种常态,如你所在的无敌战域内,有那种背后的操纵者,曾经暗降落下灾难,灭杀过暗夜大陆的高手,灭杀过这片星空的高手。”左尘的声音似乎越来越冰冷:“这种灾难,没办法化解,那只能这样极端,以战血染红这片星空,终有一天,这片星空可以摆脱不朽天界的牵制。杀不过,也要杀,哪怕只有一线希望。”

        “不懂,或许未来有一天我懂了。”剑灭世低喃道。

        “你会懂的,因为现在的你是被抛弃者,你回去不朽天界,我想,界神要杀你,算无敌剑域也护不住你吧。”左尘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