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书阁 - 玄幻小说 - 斗天武神在线阅读 - 第1872章 再斩

第1872章 再斩

        第1872章    再斩

        若非是底蕴太强,一开始碾压了左尘,此时要出现大问题。

        第一剑侍的身躯以疯狂的势头爆退,与左尘拉开了一定的距离,同时忌惮地看着眼前的左尘。

        “若非凭借你那十方天剑,你不过是蝼蚁罢了。”第一剑侍冷冷道。

        “意思是你可以用诸多的大世界之力碾压我,我反而不能抵抗了?”左尘反问。

        “若无那等底蕴,你不过为蝼蚁一尊,可以在百个呼吸之间将你杀死。”第一剑侍说完,然后他身躯四周所充斥的滚滚世界之力消失了,挑衅地看着左尘。

        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他要收起这等世界和左尘一战。

        左尘咧嘴笑了起来:“这样才有点意思嘛。”

        天剑内部的世界之力也是消失了,他选择凭借自身战力和眼前的这位一战,因为要寻求突破,那样的借助天剑内部的力量反而并不是一件好事情,会拖累他的蜕变速度。

        同样的战斗条件下厮杀,不动用世界的力量,可以说左尘几乎没有任何优势。

        境界、底蕴差距太大,虽然说肉身强横,但其实达到了天武境之后,诸般手段不可思议,元武者的肉身已经影响不了太多的东西了。

        除非是近身搏杀,才有一线胜出的希望,不过也要有那个机会才行。

        剑气肆虐星空,只看到前方星空央悬挂着九柄战剑,最央的一柄战剑乃是实剑,而另外的八柄剑乃是虚剑。

        每一柄剑,都是附带着无穷的杀伐之机,在顷刻间冲着左尘笼罩了过来。

        这是无的剑道秘术,非常可怕,攻防一体。

        “瞬狱影杀阵!”

        左尘出手了,同样是同类型的古元术打出来。

        他从一开始放弃了和眼前这位拼剑道的想法,因为那是在找虐、找死,找不自在。

        九剑齐出,与瞬狱影杀阵所布置出来的这片场域相互碰撞,然后看到八柄虚剑在刹那间消失,所有的剑意归一,进入那一柄央战剑,剑体被第一剑侍执拿,一剑破开了星空。

        剑气所动,摧枯拉朽,万法寂灭,没有任何一种力量可以在此时阻挡这一剑的杀伐。

        “雷电天刀!”

        左尘眉心之,冲出一柄雷紫色的战刀。刀体之间散发着黑色的雷电,这是灭世之雷,雷力伴随着刀光繁衍出来,左尘强势一刀斩向前方。

        刀剑彼此碰撞于这片星空之巅,然后整个空间碎裂,一道道时空黑洞、星空风暴诞生出来了。

        雷电天刀被震了回来,而前方那一柄剑也是此止步,被左尘完全挡下。

        趁着对方旧力未收,新生的力量来不及爆发之时,左尘直接贴近第一剑侍,让两人的距离缩短到了不到三米,然后开始双拳涌动,强势搏杀。

        让他找到了这般机会,那么接下来的一切太好办了,左尘有信心镇杀一切,将这第一剑侍猎杀当场。

        两道身影在交织,彼此强势碰撞,片刻之后彼此距离再度拉开,只看到左尘的胸口染血,出现了一道醒目的掌影,他的胸膛几乎要塌陷进去了,断掉了好几根肋骨。而眼前的第一剑侍本尊不动如山,静静傲立于星空之。

        不过,在两人这般分开约莫十个呼吸的刹那,只听到第一剑侍闷哼一声,他的右肩一缠,整条手臂这样自然垂落了下来。

        在刚才的那番轰杀,左尘固然是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受到重创,然而第一剑侍却也没有讨得了任何好处,他的右肩被打碎了,整条手臂暂时废掉,最主要的是左尘的力量透过肩膀而进入了他的体内,导致第一剑侍没办法在最短的时间内恢复。

        “你竟然还有这样一柄刀?”第一剑侍意外地看着左尘手的雷电天刀。

        在刚刚两人碰撞,他被这一柄刀在身斩出了十几道创口,每一道创口都是深入骨髓,算是自己身拥有一件防御超强的战铠都没用,因为那一柄刀太过锋锐了。

        “你该知道的,不是吗?这并不是秘密。”左尘看着第一剑侍:“不过,你太过自傲了,也不知道你背后站着的那个公子究竟是怎样的一尊高手,不过你嘛,虽然强大,但其实潜力也不过如此,在未来终究有一天要被淘汰,被他人所踩在脚下。当然为了帮你,为了你避免经历那等场面,还是今天我亲自出手吧,将你镇杀,以让我寻求一线蜕变的希望。”

        第一剑侍不禁捏紧了拳头,这左尘,将自己当成了垫脚石,当成了试练石?

        在不朽天界,自己虽然是公子的剑侍,然而第一剑侍这四个字一但说出来,已经拥有莫大的震慑力,不止是因为公子站在自己背后,还有是因为自己本身的强大。

        从来都是自己将他人当作垫脚石,那种域子级别的高手,昔日都有不少败在自己手,但今天在这片星空内,却被左尘这样一尊下位世界的所谓的天才所不屑。

        牺牲自己,以成他人?

        不,绝对不允许那样的事情出现。第一剑侍的目光更加冷冽,他要杀,将左尘彻底镇杀,那么才能避免一切意外之出现,才能够让自己在接下来继续保持那种不败的信念,不然的话算这一次不死,自己的心境都会出现裂痕,当这一道裂痕有朝一日扩大到极点之后,会招惹来诸多修炼的灾难,如走火入魔,如停留在某一个境界之永远止步不前,甚至力量倒退。

        “你背后的公子前来,或许我可能会勉强忌惮几分,从而认真应付,至于你嘛,不算什么。”左尘开口说完,他的肉身本源滚滚爆发,再度厮杀了去。

        “星空结界!”

        第一剑侍急忙出手,双手变幻,刹那引动一股力量,演化出一道无形的结界,以挡住左尘的身躯。

        开玩笑,他算是再强,但在肉身始终要被左尘所压制。

        如果真的让左尘近身搏杀,那这样下去到最后会出现大问题,很有可能自己真的会落败。

        “人界杀拳!”

        左尘拳意凝聚,而后刹那出手。

        可怕的一拳在这一刻狠狠轰击在眼前的结界央,整个结界被打地震颤不止,肆虐的能量在这一刻开始爆发。

        左尘的全忙太过可怕,他的境界还不眼前的第一剑侍,肉身虽强,可是单凭肉身之力也算不得什么,不足以摧毁第一剑侍以大底蕴而搞出来的这一道结界。

        可是,当整个人的肉身和元武之神之力同时汇聚在一起,彻底爆发之时,内外合一之后那种无的战力在此时击垮了一切。

        砰!!!

        星空央,那一道结界在此时砰然炸开了。

        “杀!”

        左尘吐出一个字,在此时目标只有一个,那是彻底斩杀这第一剑侍。

        和此人虽然不过才交战片刻,但其实自己已经达到了目的,拥有了相应的蜕变,接下来战斗下去,对于自己的提升和增幅并不大,唯一有可能的是能让自己对于剑道的领悟昔日更强几分,但那并没有任何意义,想要提升剑道,以后寻找这第一剑侍背后的那个公子行了。

        无穷之剑气在前方出现,凝聚成一片可怕的剑阵,欲要挡住左尘。

        然而,此时的左尘状若疯魔,在这一刻彻底霸道地出手,无数道剑气被他以双拳所强行轰碎,虽然在身留下了不少的伤口,可是这些伤口其实都只不过是外伤而已,算不得什么,影响不到左尘的根本。

        很快他已经出现在了前方那一道身影的面前,冷冷凝视着眼前的第一剑侍,第一剑侍的身躯倒影在他的瞳孔越来越大……。

        嗤!!!

        一道鲜血爆裂开来,溅落星空,紧接着看到第一剑侍的眉心紧紧挤在一起,整个人身躯颤抖,看起来非常的痛苦。

        到了现在这一刻,任何所谓的底蕴似乎都算不得什么了,那诸多个大世界也似乎不能再变成第一剑侍的庇佑场。

        他的身躯开始不断地分崩离析,不断瓦解、崩裂了开来。

        属于他的生命精气在不断地消失,呼吸正在不断地低落下来,按照这样的情况下去,基本接下来他是活不了了,左尘的这一击彻底击垮了第一剑侍,他的生机将要在接下来这一刻彻底灭绝掉。

        第二拳在紧接着出现,然后再一次轰杀在第一剑侍的面前,第一剑侍的肉身彻底崩溃、消失,只剩下了元武之神,但元武之神也同样变成了残破无数的碎片。

        第一剑侍这样败了,似乎有些毫无征兆,不止是第一剑侍自己没有想到,哪怕是左尘,似乎也都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结果。

        左尘的确有信心将第一剑侍所斩杀,不过却根本没想到这么容易,一切似乎有些太过简单了一些,甚至他还未曾看到第一剑侍那最可怕的剑道杀伐手段呢,后者这样败了。

        动用十方天剑的内部世界,左尘将第一剑侍的元武之神所纳入了这世界之内,以防止对方逃跑。

        天剑之,左尘直接对此人进行了最为彻底地灭杀,留着第一剑侍已经没有任何的价值了。

        一战至此之后,左尘举目望天,眸光凝视着那无限的星空,内心难以平静。自己虽强,但也不至于如此将第一剑侍轻松碾压才对,而且生死面前,这第一剑侍不可能在和自己的一战之故意对自己放水,那么……只有一种解释,在这无数的战斗过去之后,自己变得更加强大了。

        积少成多,量变引起质变,每一场战斗之后自己都会有所蜕变,而到了现在,终于看到了成效。

        几乎在同时,不朽天界的深处,一片浩瀚无尽的古老大域之,存在着一处特殊的地方,这里乃是星河剑池,星河剑池的央,有一座简单的石台,石台盘坐着一个身穿白色衣袍的长发男子,他原本双目紧逼,可在此时瞳孔骤然爆睁,便有无数道剑气在霎时间从这瞳孔最深处冲了出来,构成一片弥天异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