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书阁 - 玄幻小说 - 斗天武神在线阅读 - 第1832章 域子之灭

第1832章 域子之灭

        第1832章    域子之灭

        玄甲的实力,足以毁灭掉十方天剑的内部世界。

        只因为天剑内部的世界还没有真正地变成暗夜大陆那样的世界,纵然超越了无数个顶级的世界,但和暗夜大陆相较而言,终究还是有不小的差距。

        可是……,此时的战场纵然是存在于十方天剑内部,却并不仅仅是存在于天剑内部的世界当,而是存在于这世界之外的宇宙内。

        以玄甲此时调动父亲留给他的力量,可谓是真的手段通天,要知道这一刻的他甚至要昔日巅峰时期还强大不知道多少,境界虽然未变,可以力量而言,根本不是左尘所能想象的,足以毁灭一方世界。

        但,却无法毁灭一方宇宙。

        再强横的力量,都可以被浩瀚的宇宙所化解,所吞噬掉,如同一滴毒液放入一杯水或许可以让这杯水变成人人畏惧的毒水,可若是这一滴毒液滴入汪洋大海,那将会完全消失于其,不会有一丁点的效果。

        一件武器内蕴一方世界,这已经不是很常见的事情,毕竟随着无数时代无数空间的强者聚集在一起,终究还是有几件那样的武器出现。但内蕴一个宇宙,这是不可思议的事了,所以哪怕是在不朽天界见惯了大场面与无数怪怪之事的玄甲,都没办法平静下来。

        看到眼前笃定的左尘,玄甲的内心更加混乱,遇到这种离的事情,他怎能不恐惧?生死面前,没有多少人可以真正风轻云淡。

        “时空禁锢!”

        玄甲冷冷开口,他在动用父亲留下的力量之同时,手出现了一道符箓。

        这符箓乃是属于他们玄天圣域的一个神级符师亲自炼制而成,可以在短时间内禁锢一方空间,同时将时间也禁锢了。空间与时间同时禁锢,等于直接让对手放弃任何挣扎,宛若手无缚鸡之力一般。

        可让玄甲没想到的是,在这一片时空被禁锢的同时,左尘再次消失,无影无踪,感应不到半点的气息,似乎一个念头诞生出来可以在这片星空翻天覆地,演化出无穷之变化。

        这是自己精心酝酿的一击,可没想到未曾对左尘构成威胁。

        这种符箓其实是非常珍贵的,毕竟神级符师算是在他们那个不朽天界内也极少诞生出来,更别说将这一道特殊的符箓炼制出来需要耗费无数顶级的材料了,这本是他此次降临下来的大杀器之一,以备在关键时刻动用,然而没想到的是今天却将诸多的底蕴全部一一动用了出来。

        玄甲所打出的可怕力量,皆尽消失于这片星空内,全部都是被左尘引入了星空的深处。

        在这整个宇宙之,饶是玄甲如此之强大,却依旧宛若沧海一粟,翻卷不起太大的风浪来。如同左尘所说的,玄甲只不过是在做无用功。

        渐渐地,玄甲身的气息开始变得衰败了下来,因为他父亲留给他的力量在这一刻不断消耗,这一股力量是没有源头的,用一分少一分。

        “走!”

        离开此地的念头已经诞生了,玄甲知道自己今天遇到了最大的危机。

        如果现在不走的话,等到父亲留给自己的力量彻底消失之后,今天的问题真的严重了,可能再也没有机会离开了。

        他拳碎星空,欲要离开这里,回归天剑内部的世界,然后再从那世界杀出一条通道,从而离开其。

        星空开始了逆乱,一道道裂痕出现,同时伴随有无数道星空风暴诞生出来,疯狂阻挡着玄甲的前行,已经来到了星空之,左尘怎么可能会给对方逃离的机会?

        一重又一重的灾难出现了,左尘在星空之俯瞰一切,同时掌控着一切。

        这玄甲,在星空寸步难行,往往踏出一步,便要被前方那凶猛无的黑洞之力逼退十步,纵然他能够一定程度抵抗黑洞之力,但这黑洞太多了。

        父亲留给自己的力量,已经只有三成了,这让玄甲的内心更加恐慌。

        “留下遗言吧。”左尘看着慌乱的玄甲道。

        “真是不甘,我玄甲刚刚降临,甚至未曾踏足暗夜大陆,遇到了这样可怕的灾难,要葬送在此。”

        “我咒你未来下场我凄惨一万倍,终究有一天,玄天圣域会为我复仇的。”玄甲仰天嘶吼,他明白,最好的机会已经错过了,终究还是走投无路。

        若是在进入天剑内部世界的第一时间,他能够爆发出父亲留给自己的力量,或许能当场打破左尘的天剑内部世界而逃走。但那个时候未曾到绝境,他也不可能选择那样做。

        只能说从左尘决定在星空将他斩杀的那个念头出现之时,玄甲的结局已经是注定了。

        顷刻间,玄甲的力量消失了,而后一步踏出前方,只身没入了一道时空黑洞里面,他没有反抗,因为自身其他的底蕴想要反抗黑洞的侵蚀已经很难了,而且也坚持不了多久。

        既然是要死,那不如死的痛快一些,在这临死的前一刻,玄甲倒是将很多事情看的无透彻。

        星空变得一片寂静,诸多的时空黑洞消失了,星空风暴也是消失了,唯有左尘只身矗立在此地,静静看着玄甲死去的那片星空。

        不知道有多久,左尘未曾如此狠心地下决心斩杀一个人,一个被他下决心斩杀的,还是帝主。

        其他的高手,基本只要能有一线挽回对方的希望,左尘宁可以真灵封心符所镇压,也不会轻易杀死一个人。

        但刚刚死去的玄甲不一样,左尘对于那不朽天界极其陌生,而且那是一个无可怕的世界,单单以现在左尘所了解的一点东西而言,他可以确定,在那不朽天界里面天武境强者可能数量多到无法想象,一些在暗夜大陆内有资格称宗做祖的高手,在那不朽天界之或许仅仅是一个势力正常的高手而已。

        而且这个玄甲很可怕,他乃是天武境八重天的强者,这样的一尊对手,真的让其降临下去,那将会要死去更多的人,这些不朽天界的年轻人降临,一个个自称星空裁决者,所作所为却并不是公正裁决之事,仿佛裁决这个词对于他们而言只意味着杀戮,大肆捕杀暗夜大陆的高手进行炼化,提炼那所谓的魂血,到时候玄甲若是出手,将会有更加重要的人物被杀死。

        杀人不需要理由,但现在的左尘,杀人却需要理由。如果没有一个真正说服他内心的理由,那么是和自己的本心做对,和自己的修炼之道相斥,将会出现很可怕的问题。实力越来越强大之后,左尘才发现修炼这件事已经不仅仅是和自己昔日所想象的一样那么简单,不止是单纯的力量与境界的增强了。

        “可惜可惜,玄甲死后未曾留下符戒指之类的东西,不然可以借此而探知到有关于那不朽天界更多的秘密。”诸般思绪流转而过,左尘最终低喃,身形消失。

        不久之后他已经从暗夜大陆离开,重新出现在外界的大宇宙之内。

        境界已经突破成功,接下来,似乎是该做些别的事情了。

        左尘眼眸锁定了那片星空的更深处,在迟疑了片刻之后便直接踏出,现在已经成功突破,但暗夜大陆火无命他们并没有传给自己一些重要的消息,也便是证明暗夜大陆的一切至少表面还在可控范围内,那么不需要着急回归。

        既是已经在这片星空内,左尘觉得多探察一番,或许能够有其他的收获,如同斩杀这个玄甲一样。另外,他还想要搞明白一件事情,这些星空的生物,也便是星空异兽的背后,究竟是存在着怎样的一股力量?是否也与那不朽天界有关系?

        以前左尘怀疑在这片星空更加遥远的深处,或许存在着类似于暗夜大陆一样的世界,也生存着一些人类,而那些人,或许是无数星空异兽的主人,昔日无数兽群进攻暗夜大陆,也是那些人的指使。但现在看来却不然,因为如果星空深处真的还存在着其他强大的世界,有生命体存在的话,也是时候该现身了,因为星空不断在崩溃,他们不可能至今还独善其身,保持着平静。

        倒是这所谓的不朽天界,这一界,从左尘接触的这几个星空裁决者口,他隐隐觉察到不朽天界可能是超越这片星空之的一个世界,左尘很难理解那样的一个世界是如何能存在并且不朽的。而且,不朽天界降临的高手,似乎都是先后与星空异兽有接触,莫非他们便是星空异兽的主人?

        无数的念头,无数的推测在脑海涌现,左尘已经在星空之内前行了不知道多少万里。

        大抵之前追杀过他的那位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左尘再度回归了。

        不错,他回到了之前在那片被那骨冷灵剑所追杀的星空,想要再次探察这片星空的情况,伏杀那一尊未曾现身的高手。

        他连玄甲都能杀,此人为何不能杀?在左尘的推测之,玄甲既然能够直接强行杀出不朽天界与这一片星空沟通的门户,而追杀自己的那一位却是还需要等待,需要积累力量,说明他的实力要玄甲弱小一些,左尘觉得自己多半能够逮到机会。

        这一片星空依旧平静,除了那一道璀璨的门户和通道。

        左尘再次前来,隐藏地很深,没有人发现,因为他踏入天武境六重天之后与天剑世界的联系和对十方天剑的掌控力更一层楼,隐匿踪迹的手段更为不凡了。

        “祖父,你怎么来了?”左尘隐匿在这片星空大约三个时辰之后,听到那星空门户之出现了声音。

        “我亲自送你出去。”一个苍老的声音道。

        “不,我要自己杀出去,这点阻碍不算什么,否则的话,又有什么资格去争夺机缘与造化?”追杀过左尘的那位声音出现。

        这些属于不朽天界的年轻高手,一个个都是意志非凡,信念无强大,他们的实力非凡,也是有原因的,不仅仅是因为出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