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书阁 - 玄幻小说 - 斗天武神在线阅读 - 第1824章 当世第一强者

第1824章 当世第一强者

        第1824章    当世第一强者

        这是一个同样年轻,却强大无的男子。

        此人看起来只不过是二十多岁罢了,极其年轻,但是在他闯入破界的这一刻,便宛若一尊人战神,更贴切一点便是杀神。

        时空异兽承载着他进入破界之后,便在虚空前行,片刻之间已经是出现在了破界的深处。

        “放了他们。”男子淡淡开口道。

        “凭什么?”有法则之子在冷笑:“你又算是什么东西?和他们一起的,也是这所谓的星空裁决者?可惜,镇压四人和镇压五人没什么区别。”

        他的话,代表了此地绝大多数裁决者的意思,要知道,这里毕竟是破界,是自己这些裁决者的地盘。尤其是如今的破界可不同于那往生界,因为破界的主人黑暗法则之子已经几乎要彻底迈出那最关键的一步了。

        如果那一步彻底迈出,那么光暗法则本源合一之后的黑暗法则之子,那是一尊足以制霸天下的存在,但以境界而论,当世无敌。

        哪怕是抛开境界,论自身的其他底蕴,他依旧是站在无数人的头顶之巅,因为他是法则之子。所以,理论来说依旧不存在有人可以越阶杀伐和他一战这种事情发生。

        那么,到时候他是不败的。

        这破界,闯入四个星空裁决者和五个星空裁决者,的确没有太大的区别,这也是这些法则之子之所以自信的原因所在。

        当然……除了极少数最可怕的法则之子。

        在场诸多法则之子的实力强弱不一,因为法则强弱不同,而且他们变成法则之子的时间也不尽相同。除了那些天武境三四重天的法则之子外,终究还是有少数人达到了天武境六重天,甚至于七重天的领域。而只有这些人,才是感觉到这个刚刚闯入破界的年轻男子是何等的恐怖。

        “你们,究竟是一群怎样的人?”一个声音出现,是从前方的一座大殿之传出来的。

        这声音传出的随后,只看到大殿之走出一道身影,正是黑暗法则之子,他的气息很稳,似乎没有动手的意思,只是静静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人。

        这身骑时空异兽的年轻男子没有回答,而是盯视着眼前的黑暗法则之子:“真是没想到,你拥有那等血脉,这倒是超出我的预料。不过,未曾彻彻底底踏入天武境八重天,你还是无法击败我。或者说,只能将我拖住,势均力敌。”

        “别忘了,我还有无数的帮手。”黑暗法则之子环顾八方,看着在场聚集的诸多法则之子道。

        “一群废物,存在与否,没有任何意义。”年轻男子说道,依旧很淡定。

        一群废物,堂堂法则之子,竟是被人如此来形容,在场诸多的法则之子听闻,一个个都是神情变幻,战意涌现,有人已经是忍不住直接出手了。

        两道身影同时冲霄而,各自运转古元力,爆发最强的古元术杀向那片虚空。

        可惜这两人的身影还未曾出现在那片虚空之,已经是被那一尊时空异兽给一脚踩踏了下来,当场震落在地,两个人的身躯已经塌陷。如果不是在虚空被踩踏的话,估计此时已经是两片人形肉饼了。

        其他人大骇,也都是认出了这乃是可怕无的星空异兽,是迄今为止这片星空之下最强的生物之一。

        单以理论来说,人类固然是这片星空公认的霸主,但人类从来都不是这片星空下最合适修炼的生命体,人类的修炼之初,最是普通不过,而一尊星空异兽,哪怕刚刚降生下来,所拥有的力量已经相当于一尊强大的元武者。至于这种星空异兽最强大的时空异兽,一但降生,那便可以直接拥有相当于元天境的可怕实力。

        “连我身下的坐骑都无法对抗,不是一群废物,是什么?”这年轻的男子脸露出一抹毫不掩饰的嘲讽。

        很多人都沉默了,同时压制了自己内心涌现的战意,直到这一刻,他们才真正觉察出眼前这位的可怕。

        黑暗法则之子突然间出手了,遥遥一指杀出前方,只看到一道金色与黑色混杂在一起的虚空光芒汇聚成一道指力破空而去,眨眼间洞穿长空,附带着泯灭一切的气息杀向了这年轻男子。

        吼……!

        时空异兽滚滚而动,然后粗壮巨大的前肢直接抽向了前方,与这一指之力彼此撞击在一起。

        时空异兽的前肢直接被洞穿了,鲜血洒落,看起来非常凄惨。

        巨大无的身躯在虚空内颤抖,当场咆哮起来,而后直接跌落在大地之。

        这一尊时空异兽的确很恐怖,但是和黑暗之子的差距还是太大了,尽管普通的法则之子可能不是它的对手,但别忘记了,眼前出手的这位可是已经一只脚迈入了天武境八重天的存在。

        看着时空异兽被对方一击震落,年轻男子的神色没有任何变化,他的身躯这样突然间在虚空变幻了起来,宛若突然消失,等到下一个瞬间再度出现的时候,他的手已经出现了一杆方天画戟,一戟刺破长空,与那可怕的指力狠狠碰撞。

        这是力量最恐怖的交织,不过一刹那之间,看到那一片虚空内出现了一片黑暗,更是变成了一片虚无,因为连空间都泯灭了。

        有一尊天武境四重天的法则之子未曾及时躲避开来,被其一道能量所轰击在了身,而后看到他的胸腔当场被这一道能量洞穿,在恍惚间的刹那,他甚至感觉到了一种死亡的威胁。

        很少有人能够理解两人各自出手的这一击,因为他们看不懂。

        只有那些站在天武境五重天之的法则之子,才能够明白这两人彼此之间这一击的不凡之处,这种力量,已经超乎他们的想象,可以说两人的出手都已经是超越了古元术的范畴,完全是两人底蕴的最直接爆发与碰撞。

        这种力量,足以毁灭一切,能够将他们之的任何一人瞬间碾压成渣。而这仅仅是战斗的前奏。

        然而,在所有人都以为这破界之要发生最可怕的大变动之时,黑暗法则之子却突然间收敛了所有的战意和杀意,深深看了前方那片虚空一眼,而后挥了挥手:“带人走吧。”

        带人走吧!

        简单的四个字,听在这些法则之子的耳,却是犹如九天神雷在炸响。

        这是黑暗法则之子说出来的?是堂堂破界之主说出来的?是当世唯一一个一只脚迈入了天武境八重天,表面星空下最强者说出来的?

        同一个人,却是在此时代表了三种身份,而无论是任何一种身份,都不至于在这一刻说出这四个字来。因为这代表着屈服。

        他是黑暗法则之子,乃是身份极其尊贵、不凡的存在,怎能轻易屈服?他是破界之主,这片世界的掌控者,在自己所掌控的世界内,却对另一个人的意思表现出了屈服?他的一只脚已经踏入天武境八重天,只差那最后的一步而已,可以说已经是天武境八重天的高手了,论境界和实力,应该已经趋于无敌,却依旧选择了放弃接下来继续战斗的意思,让眼前这个身份神秘的年轻人将那四个闯入的星空裁决者带走?

        “很不错!”

        这年轻的男子微微眯起了眼眸,然后便是挥动手臂,只看到大地央被诸多法则之子所包围在其的四个星空裁决者全部都被带入了九天之内。

        一行五人,直接转身离开,顷刻间已经是破入九天苍穹,沿着一条虚空裂缝踏了出去,而那一道虚空裂缝,或者说世界裂缝乃是黑暗法则之子主动开辟出来的,以免这五人强行出手而对这破界构成进一步的损伤。

        说白了,这是被人踩在了脸,被人狠狠抽了一巴掌然后扬长而去,自己等人却无可奈何,只能够这样眼睁睁看着人家离去。

        正常的元武者尚且会内心不甘,更别说是这些心性高傲的法则之子了。

        “为什么?”有人转过视线,看向黑暗法则之子。

        “无法镇压此人,最多只能在伯仲之间,对方还有底蕴,真正打下去到最后唯有两败俱伤的结果,反而在破界内徒增伤亡。”黑暗法则之子说完,再度转身进入了大殿内部。

        他还有一句话,没有对在场众人说出来。其实若是仅仅是两败俱伤的结果,那为何忌惮?自然是要一战的,可问题在于那一战之后,极有可能会打断他接下来蜕变的契机,无法让他真正突破到天武境八重天,那样的后果,他承担不起。

        在场众多法则之子全部沉默,此地一片寂静,人人无语。那个年轻人究竟是何等可怕的存在?竟然是连已经几乎可以当成天武境八重天高手来看待的黑暗法则之子都没有必胜的把握?这些星空裁决者,一个个极其年轻,而且,他们似乎也并不是什么异类生命体,体内未曾拥有类似法则本源之类的诸多可怕底蕴,却为何又一个个如此强横?

        三天之后,另外一个消息传遍了大陆,那便是黑暗法则之子,破界之主成功破境,真正踏入了天武境八重天的领域,论境界,当世第一高手诞生出来了,整片大陆开始了再次震动,人人内心开始惶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