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书阁 - 玄幻小说 - 斗天武神在线阅读 - 第1819章 魂血

第1819章 魂血

        第1819章    魂血

        “星空的裁决者!?”

        这老人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还是同样的问题,因为眼前这个年轻男子刚刚所说的话,老人根本就听不懂。哪怕他修炼很久的岁月,也算是见闻广博远超无数人,同样不懂。

        什么叫做星空的裁决者?刚刚这年轻人,所说的一切在老人看起来那就是满嘴胡言乱语,是在开天大的玩笑。可怕的天灾,在对方口中不值一提,还是什么所谓的制裁低等生物的一种小手段?

        “听不懂吗?低等生物。”年轻男子说完,便是轻轻拍了拍自己身下的异兽。

        吼……!

        一道震天兽吼之声在顷刻间传荡在整片混乱的山脉之内,地动山摇,山脉随着之前被雷电所劈杀成一批焦黑与死寂之后,再度陷入了一种混乱之中,群峰破碎,山崩地裂。

        异兽出手了,前肢探出,宛若变成了这山脉之中的一座峰峦,就这样狠狠地抽打过来。

        轰!!!

        老人惨叫一声,他的胸口直接被打地碎裂,半截身躯就这样被轰碎了。

        这异兽的一击竟然能够对人的元武之神构成重创,这是不可思议的事情,普天之下,除了极少数特殊的荒兽能做到这一点之外,那就只有一种生命体了,那就是时空异兽。

        老人昔日在星空中,自然是不止一次遇到这种可怕的存在的,在这一刻内心震撼,终于是认清楚了眼前这大家伙的来历。

        “这不可能!”老人的声音无比坚决:“星空异兽,乃是这个时空中最可怕的存在。而且如今是不可能前来暗夜大陆的。”

        普通的星空异兽想要进入暗夜大陆,都会受到这片天地的排斥,更别说是星空异兽中的王者:时空异兽了。

        老人见过太多奇奇怪怪的事情,可是从未见过如眼前这般不可思议的场面,那就是这片星空下,竟然有人能够以时空异兽为坐骑。

        这是他不能理解的,而往往,在元武者的世界中,这些不能理解的事情,才是最可怕的。

        老人死了,死不瞑目,形神俱灭。

        就在他的元武之神彻底消失之后,就看到这年轻人的手中出现了一个透明的瓶子,约莫成年人半个巴掌大小。

        他开启了瓶子,紧接着凝聚一道手印,只看到前方那老人死掉的地方,突然凝聚出了一滴晶莹剔透,带着一抹淡淡血色光芒的液体,如同琥珀,又犹如一滴真正的鲜血。

        “啧啧,好精纯的魂血。”年轻男子喃喃,他探手一招,就将这一滴液体收入了手中的透明瓶子中,然后将整个瓶子重新封上。

        “一百滴魂液,可以让我更进一步,踏入天武境八重天了。”男子自语道。

        说完之后,他的身躯闪烁变幻,片刻之间就消失在这群峰之中,不知前去了何方。

        幽冥魔域内一处,一个古老的宗门之内。

        这是血魄宗,魔族所属的一个宗门,血魄宗的宗主今天刚刚突破,踏入了天武境。昔日的血魄宗在这幽冥魔域中小心翼翼,没有多大的地位,行事作风都是颇为低调。

        可今天不一样了,因为宗主突破成功了,踏入了天武境的领域。虽然现在只不过是区区天武境一重天,可是一尊天武境强者,哪怕是在如今强者辈出的时代,走出去至少也是会让人敬畏几分。

        那么代表着血魄宗在接下来的一些日子里,就不必再走地这般艰难了。

        然而就在整个血魄宗内人人兴奋的同时,异变出现了,一道天外而来的剑光出现,一剑之下,此时血魄宗广场最前方身居高位的宗主就被洞穿了胸腔。

        “谁?”血魄宗的宗主暴怒。

        他刚刚踏足天武境,没想到就受到了如此可怕的袭击,这一剑杀来,自己竟然未提前感应到。

        没有人回应他,唯有苍穹上方出现了一道身影。

        这是一个年轻的女子,身穿血色衣袍,眉目之间凝聚着一抹冷酷之色,没有开口,在出现于此地的时候,她手中的那一柄剑就再度出动了。

        这一战的结局,毫无悬念,刚刚踏入天武境的血魄宗宗主,根本就不是这女子的对手,被其斩杀当场。

        一滴宛若琥珀的魂液出现,被这女子所提炼而出,然后同样收入了一个瓶子里面。

        整个血魄宗内部,如同有一道风暴炸开,众多高手惊怒交加,宗主刚刚突破,原本以为迎来了血魄宗的春天,未来充满无尽希望,然而没想到落得这样的结局。

        有一些强者踏出前方,已然是准备引动血魄宗的诸多杀阵等等底蕴,对这女子展开围杀了。

        “一群蝼蚁。”女子说完这四个字,紧接着便是挥动战剑。

        那剑气侵袭四面八方,侵蚀一切,实在太过恐怖,每一道剑气震动之间,都是能够直接屠戮不少的高手,很快,整个血魄宗所有的高手全部死伤殆尽。

        如今这幽冥魔域内,人族与魔族之间事实上已经是彼此之间融合了起来,就如同这血魄宗内的弟子门人,现在不仅仅是魔族,还有一些人类元武者。

        可无论是魔族还是人类,在死掉之后,全部都被这女子提炼出了那种神秘的液体,便是所谓的魂液。

        “未曾成就天武境,魂液都是没多少,这么多废物,才能勉强提炼出一滴魂液。”女子微微皱眉,似乎是对这个结果很不满意,然后她就收敛一切气息,转身离开了这片大地,又不知道前去何方。

        片刻之间屠杀一个宗门,可这女子眼睛都未曾眨一下,似乎这就如同踩死一些蚂蚁一样简单而随意。没有杀戮之后的负罪感,也没有任何的内心波动。

        一转眼,就是三天时间过去了。

        幽冥魔域内出现大震动,无数生存在这片大地上的人类、魔族都是人人自危,因为这几天发生了一件非常诡异的事情。那便是,有十几个宗门、种族突然在一夕之间消失了。

        这些宗门,个个不凡,其中有那么几个宗门的宗主门主族长,都是达到了天武境,但似乎没有什么区别,全部被杀。

        可问题是没有人知晓,这些宗门是怎么被灭掉的。

        很久以前,都是魔族屠戮人类才会出现这样的场面,但随着时代的变化,时至今日,魔族纵然重新出世,但事实上和人类彼此之间的关系已经缓和了太多,因为在这种大环境下,生存在这片大地上,魔族的很多事物都和人类息息相关,不能缺少。所以说类似于屠城这样的事情,已经很久未曾有过了。甚至,在一些小地方,哪怕是有魔族屠戮一个人类小村庄之类的,都会被魔族自己的高手所制裁,那是不允许的。至于魔族自身,那便更是未曾经历过被屠戮这种事情了。

        这些魔族都没有想到,昔日他们给人类施加过的一切,如今竟然是遭遇到了自己的身上。

        “究竟是怎么回事?查,给我查!”

        一片又一片的地域中,有人在咆哮,在怒吼。

        魔族之中虽然同样是存在着诸多的宗门和种族,但事实上和人类有所不同的是,魔族都是划分一块一块的领地的,每一个领地,都会有一个至高无上执掌一切的主宰者。

        愤怒的就是这些主宰者,因为自己领地内的势力被灭掉,那就是直接对自己权利的极大削弱,怎能不愤怒?

        幽冥魔域尚且如此,更不用说其他几个大域。

        不灭人域之中,真武教得到了接二连三的消息,那就是时而有宗门消失,时而有天武境的高手神秘消失。不过,是消失,因为那些元武者,全部都是形神俱灭,连任何的痕迹都没有留下,若非是有一些元武者所留下的类似生命之球一样的东西熄灭了,甚至没有人会怀疑他们已死。

        先是一些小宗门的高手死掉,慢慢地,发展成了一些顶级大宗门。

        有一些从星空中降落的宗门就这样被灭掉了,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对手是什么人,因为似乎有一些大战刚刚开启,就已经落幕,因为实力差距太大了,基本上是完全被抹杀掉的。

        那些宗门的宗主都是踏入了天武境的高手,但哪怕是这些人,都没有起到多大的反抗力。

        这种诡异的状况,延续到了最后,便是直接涉及到了一些更可怕的势力身上,比如有一个从永恒时代传承至今的势力,叫做地周宫,地周宫内存在着五大天武境高手,可是同样在朝夕之间被灭掉,上至那五大天武境,下至一些刚刚加入地周宫的高手,都是同样惨死,形神俱灭,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教主,出大事情了。”一个声音出现在了真武殿之外。

        “什么事情?”左尘的声音从殿内传了出来。

        此时殿外站着一尊天武境的高手,他正是之前在天武境大肆招收弟子门人的时候加入的诸多强者之一。此人道:“教主,我们真武教的弟子,在不灭人域北部死掉了二十多个。在不灭人域中部死掉了三十个。”

        就在这一尊高手刚刚汇报完毕的时候,又有人到来了,同样开始了汇报:“教主,我们真武教,之前派遣出去历练的弟子,在那远古天域中死掉了五十八个,在幽冥魔域之中死掉了九十六个。据他们的生命之球所传递的一些零碎的东西可以推断出,他们全部都是被秒杀,而不是死在与人争斗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