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书阁 - 玄幻小说 - 斗天武神在线阅读 - 第1740章 剥夺法则

第1740章 剥夺法则

        第1740章    剥夺法则

        结果让人意外到了极点。

        两人彼此碰撞的随后,看到御无忌直接被重创当场,鲜血狂喷不止,整个人如同是将要崩溃了一般。

        “这?”左尘骇然睁大了眼睛。

        他可是知道御无忌的实力有多强的,眼看着御无忌的境界现在不过处于天武境一重天,但事实靠着战榜,靠着他强大的异数本源,越阶杀伐是绝对轻松随意的,别说和天武境二重天了,算是和天武境三重天的高手一战,都未必会失败。

        战榜这样的武器有多可怕,左尘是最清楚不过的。但是此刻御无忌根本不是眼前这位的对手。

        “御无忌虽然之前身负重伤,但也不至于一开始直接被碾压。这个年轻人的实力似乎并不算强,也不过是刚刚达到天武境二重天而已,但是底蕴却是远远超越了御无忌,让人不可思议。”左尘脑海掀起了滔天巨浪。

        “光明法则!”

        御无忌在怒吼,打出一种强大的法则,欲要挣脱对方的束缚。

        这光明法则算是与黑暗法则并列,也属于这片天地最强的法则之一。

        可是,御无忌这法则刚刚动用出来,前方的那年轻男子便是一脸冷笑,直接出手,一巴掌按压下来,将御无忌轰趴在了大地央。

        “帝灭天功!”

        年轻男子吐出四个字,只看到他的双手结印,一道道手印汇聚出来,可怖无的大势排荡,强大的力量当场将御无忌所包裹在内。

        “该死,我的光明法则消失了。”御无忌在嘶吼。

        眼前的这位却在冷笑,只感应到他身躯四周的气机波动强烈无,达到了一种可怕的地步,紧接着,一股光明法则的气息出现,凝聚一股强大的能量直接杀向了御无忌。

        这一道能量宛若一柄无的锋刃,直接从御无忌的胸前划过,一道血痕出现,血水汩汩流淌,看起来可怖到了极点。

        帝灭天功!

        这四个字再次被左尘所听到,让他的眼眸瞬间冷冽了下来。

        这帝灭天功当时乃是自己在和黄金战神一战的时候,对方动用出了帝灭天功。这种手段和帝主所修炼的某种手段有些类似,都是吞噬他人的力量为己用,乃是一种非常可怕,甚至让人为之疯狂的手段。

        黄金古神修炼那帝灭天功,多半是属于帝主所传下来的,如此看来,眼前这位所掌控的帝灭天功,恐怕也是与帝宫或者帝主有关。

        此人,来自于帝宫?

        在左尘念力变幻之间,眼前两人再次交手,这御无忌再度演化一种崭新的法则,便是虚无法则,同样很可怕。

        虚无法则一出现,将御无忌本尊身躯包裹在其,直接滚滚爆发了开来。

        “不愧是异数之王,这一趟所行,便是获益匪浅。”眼前这男子露出残忍的笑:“将你斩杀掉之后,我便可以一步登天,获得巨大的好处。炼化属于你的异数本源,掌控属于你的诸般法则。”

        “虚无法则?这种垃圾法则,不用拿出来显摆了。”年轻男子说完,直接动用帝灭天功,进行再一次地吞噬。

        虚无法则足够强大,但根本不是眼前这位的对手,当场便是被其破掉,而后只感应到前方天地能量变幻,下一刻那虚无法则从御无忌的身消失,反而是出现在了这个年轻男子的身,被他所掌控、驾驭。

        “哈哈……。”年轻男子在大笑,在此时显得异常兴奋,他已胜券在握,感觉能够掌控一切。

        的确,整个至尊联盟内,没有人能制衡此人,他的战力实在太过可怕了,现在算是御无忌亲自出手,都要对方完全碾压,竟然被当场剥夺了法则,这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至尊联盟为暗夜大陆昔日的三大联盟之一,然而即便是有御无忌这样的绝世天骄作为盟主,但近两年过来都是低调了不少,是因为整个暗夜大陆的高手越来越多,而至尊联盟内虽然出现了一些天武境、至强者等等,但是还没办法和左尘的真武教一样那般强势,在很多时候都需要低调。事实至尊联盟最强大的一人,也不过是天武境四重天罢了,而这一尊天武境四重天的存在,刚刚出手,根本奈何不了眼前这个神秘的年轻男子。

        远处一片大地,不少属于至尊联盟的高手都急迫无,他们用一种乞求的目光看向了左尘。

        他们可都是对左尘的身份清清楚楚,左尘今天出现在此地,若是愿意出手相帮,那么真的一切无忧了。不管眼前这个神秘的男子何等强大,他们相信此人都逊色于左尘。

        只可惜的是……,这一刻的左尘完全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一副冷眼旁观的姿态,眼透发出一种淡淡的冷漠。

        “我们至尊联盟与真武教之间,昔日虽然有所隔阂,但事实早是过去的事情了,救救我们盟主吧。”有人在此刻开口。

        这是一尊天武境的高手在说话,完全是一种乞求的姿态,怕是他这辈子都没有以这种姿态求过他人。

        但左尘依旧是无动于衷,直接无视眼前的一切。

        “杀!”

        前方战场之内,御无忌口吐杀音,神色冷漠,只看到他探手一招,有一道巨大的榜位从天而降。

        这正是战榜,整个战榜的四面八方被一道道红色的光芒所围绕,如同血色天光,摄人心叵,榜位席卷而下的转眼间,便是将眼前战场直接包裹。

        一股强大的世界之力的波动出现,榜位震荡之间,将这年轻男子的身躯横推而过,当场震开。

        手持战榜的御无忌,便是仿佛脱胎换骨,变成了一尊战神。

        他的精气神都得到了加持,世界之力笼罩在他的身躯四周,显得强势无。

        “有意思。”前方,那年轻男子虽然被震开,但是并没有任何沮丧之色,反而是看向御无忌的目光犹如看待最美味的猎物一般。

        “倒是忘记了你拥有战榜这等顶级的武器,这种武器,在任何一个时代都很少见,甚至根本未曾出现过。这倒又是一桩机缘,猎杀你,这一切都是我的。我看,你们这至尊联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接下来臣服、跟随着我时千机吧。”年轻男子道。

        “时千机?”左尘眼眸变幻,在这一刻思忖调动记忆。

        眼前这位分明是强大地不可思议,只不过,在自己的记忆里面似乎并没有出现过这样一号人物,这个时千机,也是突然间冒出来的天才。

        不知道为什么,这时千机的境界虽然只不过是天武境四重天,堪堪达到地阶天武境的领域,但是左尘觉得他的威胁性甚至要加入自己真武教的那万轮回等几人还要恐怖。当然,或许也只是一种错觉而已。

        “时空逆乱!”

        在御无忌驾驭着战榜再一次杀过去的时候,这时千机冷冷吐出四个字。

        他的双臂排荡天地,使得整个战场空间内充斥着一种强大,甚至可以用逆天来形容的法则:时间法则。

        时间法则自是天地之最顶级的法则之一,若是论单纯的进攻力破坏力,这时间法则或许并不出众,很难与其他的诸多法则相,但是,这种法则却是最可怕的一种法则,没有之一。

        战场之内,御无忌步步前行,却是没有了刚才的强势,分明是显得有些吃力,宛若深陷泥潭。

        他在极力调动战榜,同时动用自身体内的诸般法则,可是这通通没有用,因为这诸般的法则完全失效了。

        “这不可能。”御无忌在怒吼。

        “在我的逆乱场域之,除非远远超越我的顶级高手亲自前来,否则没有人能够突破出去。这是你的葬身之地。”眼前的时千机傲然说道。

        御无忌驾驭战榜再次杀过去,但是整个场域之出现了神秘的力量,直接挡住了战榜。乃至于整个地下场域的时间都如同静止了一样。

        战榜内部的世界,似乎对眼前这位根本不再有任何影响。

        强横的法则之力从整个场域之繁衍出来,那时间法则包裹了御无忌,开始了最强势地镇压。在这镇压的过程,他便是被人所“炼化。”

        “救我?”御无忌看向左尘,在此时一脸苦涩。

        到了此时,御无忌已经彻底没辙了,这战榜乃是他压箱底的终极手段之一,但现在似乎靠着战榜根本没办法镇压眼前的时千机,这让他有些慌了神。

        谁都不想死,类似御无忌这种级别的绝世天才,更是不想此死去,那样太憋屈,太遗憾,还有太多太多的事情没有做,太多太多的人没有见。活着才是这天地间最美好的事情,没有之一。

        “他在剥夺你的法则?这是好事情。”左尘看向了御无忌道。

        御无忌的内心极其挣扎,此时这时千机在夺取自己的法则,事实等于是在夺取自己的异数本源。当初,自己身为异数之王,得到了无数的异数本源,每一种本源到后来都演化出了一种法则。这一切若是被夺取,那么自己将会受到无法想象的损伤,甚至实力大减,宛若寻常人,他难以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