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书阁 - 玄幻小说 - 斗天武神在线阅读 - 第1627章 命运之河镇压

第1627章 命运之河镇压

        左尘未曾回应,盘坐星空内,全力运转天地经,在迅恢复自己的伤势,调整状态。?

        眼前这位很恐怖,纵然在此时已经同样受伤,但谁知道他还有什么隐藏的可怕手段?在这个时候,不敢有任何大意。

        前方的星空之河内部,有一种特殊而强大的力量被眼前的黄金战铠男子所引动出来,同时,他双手拨弄天地,便是看到这命运之河在星空深处滚滚涌动,直接冲着左尘所在的此地挪移而来,大片大片的河水涌动,竟然要将左尘的身躯所同样包围在其中。

        左尘亲眼见证着这河水的深处,有通天大浪在翻腾,每一朵浪花,似乎都变成了一柄极致的杀戮武器,锁定了自己的精气神。

        此人是在催动命运之河而镇压自己,在这一刻凝聚了不可思量的伟大力量。

        他虽然受伤了,而且因为炼化二十尊天武境元武之神的缘故而使得体内的力量逆乱,但是无所谓,他能引动命运之河,就能给予任何对手绝对的镇压力。试想从古至今,涌现过无数的顶级高手,可谁有如眼前这位一般的能力,将神秘而浩大的命运之河都掌控了?

        “命运之河,制裁一切。”黄金战铠男子沉沉道:“我知你不凡,而且想要趁着我力量逆乱之时而与我一战,将我击败,但这是不可能的。”

        “亘古至今,诸天星空万界,我是无敌的,不败的,制霸天下,俯瞰一切,你不过是蝼蚁,不过是这一世的垫脚石之一。”他在继续开口,说话的同时,左尘的身躯已经被命运之河所彻底覆压在了其中。

        “帝灭天功,给我炼化!”

        前方星空之内,有一个冷漠不带有一丝感情的声音传荡了过来,出现在了左尘的耳中。

        “帝灭天功?”左尘眼眸紧紧眯起。

        他感觉到,整个命运之河内,无穷无尽的力量显化而出,在此时不断入侵自己的身躯,想要将自己炼化。同时这无尽的河水形成了一道天然的阵法,封死了自己的上下前后左右所有退路,让人无路可走。

        昔日,自己以星空为熔炉,将第一圣子炼化成丹药。而今天这黄金战铠男子同样以星空为一道熔炉,以此而对付自己。不同的是他并非是要将自己炼化成丹,而是要将自己给吞噬了。

        某个刹那之间,左尘的双目洞开,爆出一道精光。

        “好熟悉的气息。”

        在面临着四周之间无穷无尽的压力之时,左尘突然间吐出这样一句话。

        在对方这一刻运转帝灭天功,同时引动命运之河内部的无数力量镇压自己的时候,左尘竟然在黄金战铠男子的身上感应到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气息。

        可是,这种气息之前在何处感应到过,左尘一时之间竟然想不起来了。

        昔日自己面对过的对手太多了,所谓的天才不计其数,那种活了无数岁月的老不死也同样不计其数,从左尘的脑海中,掠过一道又一道的面孔与身影,但终究想不起来更多的东西。

        “你的本体已经受到了重创,认真恢复修炼才是最应该去做的事情,可现在却想要再度强行镇压我,吞噬我。”

        “不管你那帝灭天功何等神异无双,想要将我吞噬,却是根本不可能。”左尘冷笑了起来。

        亲身经历战斗,左尘又怎会感应不清楚一切?眼前这位,在不久之前和自己的对拼中,同样受到重创,甚至他的创伤可能还要更重于自己,本体想要和自己一战,最好的情况也不过是势均力敌,甚至很大可能性要被自己所压制,直接击败。之所以这么强势,就是因为此人能够引动命运之河而对敌,甚至在战斗的同时,他可以一边炼化命运之河之中的精纯能量,同时恢复他自身的伤势、力量,镇压他体内的力量逆乱。

        如果说自己是借助十方天剑才能与之一战的话,那么事实上眼前这男子此刻的状态与做法,和左尘自己是完全相同的,若不是他能借助命运之河而出手,也不可能在此时如此强势与霸道。

        “我知道你底蕴破多,若是引动其他特殊的手段,或许还能有将我所斩杀的希望,可惜偏偏要动用命运之河。”左尘冷笑了起来。

        他从天剑内部,直接引动了一种崭新的力量,正是属于生命之石的力量。

        生命之石的力量加持在身躯之内,这一刻的左尘,所面临的所有压力全部消失了,在无穷无尽的命运之河中央他畅通无阻,强势前行,几步之间就已经来到了星空前方的黄金战铠男子面前。

        “修罗火焰刀!”

        左尘吐出四个字,冷冷盯视着眼前盘坐大地内的男子。

        一刀劈杀而出,汹涌澎湃的烈焰燃烧星空而过,直接触及此人的身躯。

        “命运之河!”他再度吐出四个字,便是冷笑着引动命运之河的河水,想要将左尘的修罗火焰刀直接化解。

        “你就这么相信命运之河的力量吗?可是,这种力量对我来说没有一丁点的作用啊。”左尘笑了起来。

        烈焰燃烧了一切,在那命运之河的河水出现的时候,诡异而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一片片河水竟然疯狂燃烧了起来,不但是没办法将左尘的修罗火焰刀所熄灭,反而是如同变成了养分。

        “何必这么依赖命运之河呢?”左尘说着,就滚滚一拳杀了出去。

        前方这男子脸色微变,急忙引动一道河水,演化出一道巨大无比的盾牌,想要抵挡左尘的攻击。

        他的状态真的出现了很大的问题,刚才出手若是能将左尘直接镇压那就最好了,可是左尘未曾被压制,但他自身在战斗的过程中,引动的力量太强大,不但是未曾镇压住体内暴动的力量,反而是让这种暴动的迹象更甚。

        霎时间,左尘的本体就冲破了一切,直接来到了此人的面前。

        “我看一道盾牌,一副战铠能否将你真正守护。”左尘的声音出现在此人的耳旁。

        刚刚盘坐在星空内准备镇压自己体内的暴动之力的男子,脸上出现了骇然之色,因为他没想到自己引动命运之河所构成的盾牌竟然没有任何防御力,简直是被左尘所无视掉了,左尘直接冲破了盾牌的阻碍而来到了自己的面前。

        轰!!!

        一个刹那之间,左尘的拳头就落在了眼前这位的右肩之上。

        他的身躯被左尘一拳轰击地横飞了出去,身躯在星空中差一点跌落。

        “噗哧……。”

        被轰飞之后,他再度一口逆血喷涌出来。

        事实上并非是左尘的这一拳太强,毕竟他是一尊天武境,境界放在那里,而且要比普通的同级别元武者更强大,又岂会轻易被人越阶杀伐打成重伤?这是他自己的身躯出现了大问题,从始至终体内暴动的力量未曾被镇压,反而暴动之势愈演愈烈。

        第二拳,此人的另一道肩膀被左尘狠狠轰击而至,整个身躯再一次地退避,然后就看到他的双臂自然垂落,给人的感觉就如同是双臂直接被废掉了一般。

        “你找死。”他森森开口,恨意通天。

        “我找死?我死不死是另外一回事,只知道今天先将你这家伙镇杀在此地才是我该需要做的。”左尘说完,第三拳出现了,而这一拳,直接锁定了此人的面门,将他的身躯所彻底轰飞。

        鲜血从星空中溅落,眼前这位看起来变得非常凄惨,狼狈无比,在左尘的先后三拳出手之下,他的双肩骨骼被打碎,甚至于整张脸都被打成了猪头。

        战铠不凡,拥有强的防御力,然而毕竟无法将他的全身上下各处都守护在其中,左尘的出手角度倒是极其刁钻,直接锁定他的面门而出手,在此时取得了非凡的效果。

        “可惜了。”左尘吐出三个字。

        他明白此人的恐怖,如果说一开始,他就能够慎重对付自己,施展诸般终极手段的话,或许自己真的会被镇压,可惜,他一意孤行,太过相信命运之河,将仅存的力量几乎全部用来引动命运之河而镇压左尘,最终的结果却是失败。

        此人其他的手段对自己而言或许拥有巨大的威慑力,但很不幸,也很不巧,命运之河的力量,对自己根本没用,甚至一丁点的压制力都没有,因为自己十方天剑内存在着生命之石。

        不要忘记了,生命之石是什么?那可是左尘从命运之河的终极源头所得到的东西,甚至这生命之石很有可能就是命运之河繁衍、汇聚起来的原因。

        “给我炼化!”

        左尘爆喝,在对方引动命运之河的同时,他开启了十方天剑的力量,竟然借助生命之石而同样炼化这命运之河,无穷无尽的河水开始涌入十方天剑内部的世界之中,被天剑所禁锢,同时天剑内部的小命运之河也是越来越宽阔,早已非最当初的涓涓细流。

        河水之中附带着属于黄金战铠男子的意志,但是全部都被左尘所一起炼化了。前后不过两三个呼吸,此人就已经现了不对劲,顿时怒吼,死死盯视着左尘。

        “你不受命运之河的镇压,这不可能。”他沉沉道。

        “没什么不可能的,在小爷我的面前,任何的手段都没有用。”左尘说着,就从星空之中降临下来,一脚直接冲着此人的身躯之上践踏而下。

        后者引以为傲,此时所能唯一借助的就是命运之河,现在命运之河没多大用,他就已经是暂时性废掉了。现在,就不是正面的战斗了,甚至有可能出现碾压的情况,左尘有极大的信心,因为他感觉到眼前这男子体内的力量暴动状况更加严重了。

        整个身躯,似乎完全要崩溃,若非底蕴强横,怕是肉身早已经炸开了。

        “你那帝灭天功,不是很强大吗?可以吞天噬地、吞噬人类?”左尘咧嘴冷笑,步步临登星空,出现在对方的面前:“我倒是想要剥了你这层皮,看看你究竟是什么来历,刚刚说什么古往今来诸天星空无对手,莫非你是什么老不死级的存在不成?还是说你正是那暗中出世,被无数高手所敬畏、忌惮的……帝宫之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