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书阁 - 玄幻小说 - 斗天武神在线阅读 - 第1624章 黄金战铠男子

第1624章 黄金战铠男子

        整个星空大6之内,空无一物。?    ?

        之前分明是在在这里感应到了那一座星空门户,门户后方还存在着一个神秘而特殊的空间,但现在一切都消失了,自己在之前所感应到的一切,就宛若是虚幻。

        左尘行走于这片星空大6之中,在搜寻着一切,感应着一切。

        “那门户,不可能就这样消失的。”左尘眯起了眼睛。

        大6深处,左尘的身形突然间驻足,而后便是停留在了此地,瞳孔骤然锁定在前方大地内的一处。

        他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这是什么?七杀宫大宫主,为何死在了此地?”左尘低语道。

        眼前的大地中央躺着一具尸体,看似身上有一道道伤口,乃是经历过大战之后的迹象,不过,这肉身空洞而枯败,没有了一丁点的生命气息,显然已经是死去了。

        不久之前自己还感应到了七杀宫大宫主的气息,可现在这一刻竟然只看到了一具尸体。

        怪不得自己留在后者身上的那一道意志消失了,感应不到了,原来人都已经死掉。

        “这是什么情况?”左尘的眉头紧紧皱起。

        这可是一尊强横无匹的天武境,想要将这等级别的存在斩杀掉并不算艰难,就如同自己,若是在配合十方天剑的情况下,再随便找来一个帮手,就可以彻底断了这七杀宫大宫主的后路,但,就算能将他杀掉,那恐怕他的一切都将会不复存在。

        必然要直接打碎了对方的肉身,灭掉了元武之神等等一切的,类似眼前这样肉身除了伤口之外,没有过多的破损,这就是匪夷所思的事情了。

        证明出手者可怕到了极点,几乎是以碾压般的姿态而斩杀了七杀宫大宫主的,另外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偷袭,但能够斩杀七杀宫大宫主的人,不至于动用偷袭那种阴狠的手段。

        念力触及眼前这一具尸体,左尘在感应着一切,渐渐地,他脸上的意外之色更浓。

        正常来说,任何一个元武者,就算不曾拥有神体、皇体、战体,但是在其肌肉、骨骼以及血液之中都会蕴藏着各种各样庞大而精纯的能量,在这一点上,人类和荒兽是一样的,这就是为何当初左尘得到一滴真龙血之后,可以直接洗经伐脉。类似七杀宫大宫主这样的高手,他的一滴精血,甚至要比当初左尘得到的那一滴真龙血还要珍贵,他的经脉、血肉、骨骼之中,都会蕴藏着磅礴的能量,哪怕在死后无数岁月,骨骼都晶莹剔透,宛若水晶铸造才对。

        可现在这尸体枯败无比,整个骨骼黑沉沉一片,没有一丁点的特殊之处。

        “一身精气,一身能量与底蕴全部都被人炼化掉了,吸收掉了。”左尘自语道。

        这七杀宫大宫主尽管未曾灰飞烟灭,但事实上这样的死法反而是最为屈辱,最为凄惨。人类往往将荒兽猎杀,从而炼化精血,吞噬血肉之中的精华,而七杀宫大宫主的下场就是同样的。

        “他不是被人救走了吗?为何会落得这样的结局?”左尘自言自语。

        从这伤口上,也看不出什么特殊之处,这是古元术造成的伤口,而天下之间古元术有亿万种,不计其数,左尘分辨不出来出手者的身份。

        没有多大的现,左尘就冲着这片星空大6的更深处走去。

        再度前行大约三千米左右,他就看到了第二具尸体出现在眼前的大地内,整个尸体的状态和七杀宫的大宫主状态极其相似,一丁点生命精气都不存在,乃是被人完全碾压一般而杀死的,确切地说是被直接炼化了。

        “人类可以炼化荒兽,是因为种族不同。但是人类自身,是不可能相互炼化的,一但相互炼化,那么元武之神、力量以及身躯底蕴就会相互排斥,双方都会直接走火入魔,或者是力量逆乱而死,那早就天下大乱了,还需要修炼做什么?人人相互炼化,相互厮杀不断增强自己的实力就可以了。最多也就是一个人将另一个人的古元力掠夺了,继承过来一部分力量,但这种事情也很少生。”

        “还有一种比较特殊的情况,那就是将人炼化成不死人****,诸如我将那第一圣子给炼化了。当然,还有其他一些神秘而特殊的丹药,也可以用人类的身躯、元武之神等等直接炼化。可如果生那种事,那么类似于七杀宫大宫主,类似于眼前这人的肉身早就不复存在了才对。”左尘继续自语开口。

        在这一刻,他的脑海中变幻无数个念头,思忖一切,想要搞清楚这诡异状况出现的原因。

        在左尘的感应之中,这片大6的四处之中,类似于眼前这样的尸体还并不少,总共有将近二十具尸体,死掉的特征一模一样,显然是同一个人出手的。而且左尘肯定出手者是人类,并不是荒兽或是其他物种,从身上的伤口就可以判定一切,没有撕咬的痕迹与抓痕。

        出手之人实在是太过神秘,除了这些尸体之外,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最为诡异的是,这些尸体在临死之前应该是挣扎过,打斗过,但在这整个星空大6之中连战斗过的痕迹都没有。

        “嗯?”

        便在突然间,左尘有所感应,双眸霎时间冲着无尽的星空之巅看过去。

        人力目光所及并无法看到一切,但是,念力却可以感应到无限的星空之巅。

        这里已经算是星空深处了,远离暗夜大6不知道多少万里,中间隔了不知道无数个空间,左尘此时所感应到的地方,就更加遥远了。

        他在星空的深处竟然现了一种熟悉的气息,那便是命运之河的气息。

        “命运之河……不是崩溃了吗?怎么又有气息显现出来?”左尘自语道。

        上一次自己在死亡星域内,直接出现在了命运之河的源头,从而将那生命之石炼化,亲眼看到命运之河开始了崩溃,从源头而断流。过去这么久,为何再次出现?

        他的念力沟通苍冥,而后逆伐而上,渐渐地,在一处遥远而神秘的星空之中感应到了一条不断流淌的河流。

        河流巨大无比,宛若一条巨大无比的真龙在星空中游走,前行。

        “是他?”这时候,左尘就看到,有一个身穿黄金战铠的男子出现在了那片星空之巅。

        内心一震,左尘霎时间收起了念力,以免被对方所现,而后他的本体隐藏在了十方天剑之中,驾驭天剑逆空而去,目标正是命运之河与和男子所在的那片星空。

        在最初的感应中,那个门户后方的世界内除了几十个天武境之外,最为醒目的就是一个身穿黄金战铠的男子了,左尘前来,想要追寻的也是关于后者的一切,想要搞清楚对方的身份,现在七杀宫大宫主等人都死掉了,幸好在这个时候,再一次现了这男子的所在之处。

        一刻钟之后,左尘就已经来到了这片星空之内。

        存在于十方天剑内部的他,倒是不担心他会现自己的存在。

        左尘一边在感应此人的气息,同时在看着对方的举动,此人出现在命运之河存在的这片星空中,究竟想要做什么?

        星空之中眼前这身穿黄金战铠的男子气机异常强大,整个人盘坐在哪里,犹如一尊太古洪荒巨山,镇压着这片星空内的一切,无穷无尽的可怕气息从他的身躯之间爆出来,只看到此人双手变幻,霎时间就在前方的星空中央演化出两道直径达到万丈的巨大手掌。

        “嗯?”左尘眸光变幻,霎时间睁大了眼睛。

        他眼睁睁看着这身穿黄金战铠的男子演化出的那两道巨大手掌在星空深处拨弄,而后汇聚无量大势,有不知道何等可怕的力量出现,一转眼间,这两道手掌就直接将流淌于星空之中的星空河流给笼罩在了其中,从两侧直接禁锢,然后直接拉扯了起来。

        宛若巨龙一般的命运之河被此人直接改变了原本的轨迹,直接从星空的深处所扯断,然后那滚滚的河流竟然冲着此人的身躯四周流淌而来,将气包裹在了最中央。

        “怎么可能?”左尘哑然。

        这等手段也是太过玄奇莫测了,昔日,自己在死亡星域之中炼化生命之石后,都未曾能够将命运之河所掌控,只能眼睁睁看着其断流。

        再往前数,第一次遇到命运之河的时候,包括左尘自己在内的那么多元武者,也只能够进入河流的内部而寻找机缘,左尘在有十方天剑的情况下,也不过是勉强将其中微乎其微的一些河水引入其中,在天剑内部的世界中形成小命运之河。

        可现在他亲眼见证着有人想要将这命运之河给炼化掉,甚至可以改变这命运之河的运转轨迹,宛若只手遮天一般。

        命运之河,在接下来的一刻钟之间,就彻底被他所禁锢了,而后将此人的身躯所包裹在其中,从河水之中爆出滚滚的生命精气,不断涌入了这个身穿黄金战铠的男子体内。

        他在吸收与炼化这种生命精气,自身的气息在无形中也在生着一种神秘的蜕变。

        “真的在炼化命运之河?”左尘自言自语。

        刚开始,他感觉到此人的气息尽管非常强大,但事实上有些不稳定,可随着他不断吸收命运之河中的力量,气息就渐渐变得稳定了起来,似乎在增强着某种底蕴,整个人的内外气质都生着巨大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