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书阁 - 玄幻小说 - 斗天武神在线阅读 - 第1556章 白王之死

第1556章 白王之死

        “掌控战榜一半的力量?”

        “就算你是战榜的主宰者,今天小爷我都要一巴掌将你拍死,你算个什么东西,还逆转战榜的规则算什么?”

        左尘开口之间,就直接出手了,驾驭十方天剑一击杀过去,剑气滚荡,覆压一切,同时伴随有一股强横无匹的世界之力直接将白王所包裹,将对方的身躯所碾压。?    ?

        之前的比拼算什么?那是古元术之间的对拼,古元力的碰撞,是战意与对战斗的驾驭力等等一切的比拼。

        若是真正的生死之战,就凭借眼前这白王的实力,左尘还真不将其放在眼中。只可惜,左尘想要正常一战,印证自己如今的力量,但白王并不给人这个机会,在没办法取胜之时想要动用战榜之力将自己镇压了。

        虽然左尘不知晓这个白王是如何能够驾驭战榜,如何能够从御无忌手中夺取战榜的控制权的,但他并不需要知道,也根本无所谓。

        动用战榜之力,便是在动用这里的世界之力而镇压自己,想要炼化自己,这事实上便已经不是正常的战斗与比拼了。虽然说武器也是一个人实力的一部分,但类似战榜这样的逆天武器,寻遍整个宇宙星空恐怕也没多少吧?这种武器已经是打破了元武者战斗的某种平衡,说白了就算是天武境的强者掌控了这样的一柄武器,恐怕都能够横扫同级别的其他高手。

        很巧,既然要动用其他的手段,那左尘也拥有类似于战榜的一件武器,那便是他的本命武器十方天剑。若是论世界之力,十方天剑内部的世界之力远远越如今的战榜不知道几个层次,不知道比战榜强大了多少,恐怖地没边。

        以战榜现在的形态,左尘根本就不放在眼中,除非是这战榜内部能够诞生出,或者炼化掉一颗完整的世界之心,才有与十方天剑抗衡的资本。但那依旧比不过十方天剑,因为十方天剑内部都已经诞生出荒兽甚至人类了,已经彻底完美无瑕了,世界之力强地不可思议。

        这便是左尘说的,就算他白王完美掌控了整个战榜又能怎样?想翻天?怕是活在梦里。

        “不……不应该是这样的结果。”

        白王在怒声开口,整个人的本体精气神在极力抗拒左尘,极力爆,不断挣扎。

        他在疯狂引动战榜的力量,欲要碾压左尘,可是那属于战榜的力量在接触到十方天剑的力量之后直接退避,别说镇压左尘了,就算是靠近都尚且无法做到。

        到了此刻,在场其他诸多的战榜天才也终于都隐隐松了一口气,他们知道原本将要出现的可怕灾难,被左尘化解于无形。

        在场的很多天才因为各种原因,事实上对左尘颇有敌意,要么是不甘心同辈之中有左尘在头顶之上镇压着,要么便是有本就属于暗夜大6的一些年轻一辈,一直以来都是不屑于左尘这个崛起于平凡之中的天才,再加上不少人总有那种主观性的仇富心态,说白了也便是看着左尘这般强大他们心中总有些不太爽。但在此时,很多人看向左尘的目光却是隐隐充满着一种感激。

        很多属于暗夜大6本土的天才都在回想,左尘崛起之后虽然无比强势,甚至被左尘踩在脚下践踏过的天才也有不知道多少,但至少左尘做事还算是行的正走的直,就算是在后来真武教成为了暗夜大6第一大势力之后,左尘也没有率领着真武教的高手做出什么称霸一域,称霸大6之类的事情。与那些有了天赋与实力之后就想着统治天下,称霸星空的人相比,毫不夸张地说左尘简直是可以称之为普通人故事中愿望中那种大公无私的圣人了。

        人总是如此,落魄之后得到了接济,才会各种想到对方的好。

        轰!!!

        十方天剑带动可怕的世界之力彻底将前方那片大地所镇压,同时十方天剑的剑体化作一道流光,直接斩杀而下,将白王的身躯钉在了大地中央。

        鲜血在流淌,这白王的血液竟然是极为纯粹的黄金之色,在左尘眼中宛若五爪金龙身上的那种黄金之光,颇为神奇。

        念力感应过去,左尘就现白王的鲜血之中蕴藏着磅礴的能量,这代表着后者的血脉与底蕴都达到了一种极致强大的状态,不是寻常人可以想象到的。

        这并非是因为修炼了某种强横的心法导致,而是来自于传承,代表着这白王身后的种族非常强大,非常恐怖。单以鲜血之中蕴藏的能量而言,左尘觉得自己在九窍不灭体与混沌天体同时存身的情况下,都比不过这白王。只有等未来自己更进一步,让血脉再度生蜕变,让两种体质再进行极境升华,或许才会有如此强大的血液,有如此非凡的底蕴。

        “你要死了,还有什么遗言可以说出来了。”左尘盯视着白王,目光炯炯有神。

        以他的性格,斩杀此人根本不需要任何理由,更不需要半点犹豫,但是在感应到白王的恐怖底蕴后,左尘对此人背后的势力诞生了一抹兴趣,想要在此时询问出一些东西来。

        “敢杀我,你会遭到滔天大祸,会有无尽劫难,不止是你,你的宗门,你的种族,你的亲人朋友种种一切,所有与你左尘有联系的人,也全部都会承受最恐怖的灾难,无人可以躲避,无人可以化解。”白王声音凄冷到极点,在此时沉声开口道。

        “笑话,我真武教如今底蕴十足,连星空种族都不可能是我们真武教的对手,现在投靠的都有不少,你在这里放屁并不能改变你的结局。”左尘露出极度不屑的表情。

        “嘿……星空种族?这就是你的眼光吗?宇宙何其浩瀚,真正的可怕力量,岂是你所能想象到的。你会死的很惨。”白王在冷笑,他同样在不屑左尘的一切。

        只可惜,在接下来白王只顾着反抗,却不再多说话。

        左尘在摇头,留给对方机会了,但是却没有询问出实质性的东西,这让他略微有些失望。

        十方天剑彻底搅动,直接粉碎了白王的身躯,同时一剑将白王的元武之神所劈杀成两半,收入内部世界空间中进行彻底地磨灭与绞杀。

        不久之前还霸道无比,强势无比,连御无忌这等长期霸占战榜第一的家伙都被其碾压的一尊绝世天才,就这样了无踪迹,直接被彻底斩杀掉了。

        左尘斩杀过不少可怕的对手,但在昔日也是无奈之举,比如对方乃是属于神殿、魔族的高手,不杀对方,自己就要死,左尘没的选择,除了那些人之外,真正让左尘出手斩杀的人很少,一般他都是进行收服,比如逆天子,比如当初的烛龙,又比如那来自符宗的符文天才孔飞鸿等等。只是这个白王实在太过放肆,而且这种人你根本不可能收服,要么是朋友,既然是敌人,只能够将其强势斩杀掉才好。

        “呼……。”

        白王死掉之后,连御无忌都长舒一口气,轻松不少。

        左尘纵然强势无比,但还没想着将自己杀死后掠夺战榜之类的,至少现在不可能这样做,但那白王就不同了,白王可是要自己死,也要抢夺战榜。现在他被左尘所杀,不说死得其所,至少御无忌自己心头的一块大石算是落下去了。

        “嗯?”

        便在斩杀了白王之后,左尘站在原地,反而是眉头紧紧皱起来。

        不知道为何,虽说斩杀了白王,但左尘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他在回想片刻之前的一幕,那白王在临死的时候,所爆出的底蕴似乎有些不足,或者说是并不完美。

        而按道理而言,白王那样的恐怖天才,临死之时的力量爆与内蕴应该是极其强大的,可左尘总有一种玄之又玄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感觉,他觉得白王有些不对劲。

        “今天斩杀了这个白王,接下来估计会有大事情生。以此人之前的谈吐而言,他背后必然存在着一个强横到可怕的势力。”左尘自语,却并不忌惮,反而隐约有些兴奋,若是因此而能引动出白王身后的那个势力,那便反而是赚到了。

        他想到了白王最后的威胁,太过强势了,一个必死之人那般强势,背后没有一股恐怖的力量存在着,谁会相信?

        “可惜,此人已经了无痕迹。”左尘心中自语道。

        在白王死的时候,不止是他本身的肉身与元武之神全部被碾灭、消失了,连白王的本命武器都被十方天剑所自主炼化消失掉。

        不再多想,左尘转身来到了御无忌的面前,与此同时这战榜也恢复了正常,从虚空之中显现出来诸多的丹药武器矿脉……等诸多资源,分别冲着每一个临登战榜的天才而去。但是就如同之前对御无忌所说的一般,今天他并不是前来闹事的,纯粹是为了寻求一战,所以这些左尘通通无视。

        御无忌看着左尘,在此时沉默不语,目光复杂。身为异数之王的他终究还是有那么一些心高气傲的,哪怕左尘救了他,但在这一刻也不愿意与左尘多做交流。

        在任何一个时代,异数之王一但出现,都可以称霸一切,可惜御无忌出现在了这么一个无比特殊的时代,只能说时运有些不济,但同时机缘也是任何一个时代无法想象的,御无忌或许无法称霸一切横扫一切,但得到的好处却可能会更多。

        “战榜的掌控权恢复了吧?”左尘开口询问了。

        “嗯!”御无忌点点头。

        “战榜这种武器,想要更为强大,就需要其内部的世界圆满起来,需要不断祭炼,但祭炼战榜最好的材料就是世界之心,若是有机会,你可以寻找到世界之心融入其中,炼化其中。”左尘继续在开口,主动与这御无忌侃侃而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