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书阁 - 玄幻小说 - 斗天武神在线阅读 - 第1423章 含怒斩杀

第1423章 含怒斩杀

        “怎么了?”左尘声音冷漠。?        ??

        这一刻的他,身上分明有一抹冷漠的杀意在爆,狠狠冲击着四面八方。

        “这阴阳圣宗很可怕,比我们风暴神族都要强大不少,而且还有比我更为可怕的高手坐镇。”风墨开口道。

        他的意思就很明显,便是等于在对左尘明确说了,招惹阴阳圣宗,便是风墨他自己出手都无法摆平这件事,难以化解恩怨,而且会有大问题出现。

        “招惹他?我还要斩了他。”左尘说完,刹那间一步踏出,直接宛若瞬移一般来到了大地前方。

        敢于在自己面前放肆,左尘都可以忍受,只要不是太过分,左尘到还不至于有心思去理会一些废物一样的玩意儿,可是此人公然侮辱小姑,这就是在找死了,别说他是来自什么所谓的阴阳圣宗,就算是来自这片宇宙星空最强大的势力,都没用,都一样要付出血的代价。

        小姑,这是左尘的逆鳞之一。

        那阴阳圣宗的年轻男子刚刚翻身站起来,还未曾彻底回过神,就已经看到前方属于左尘的一拳再度轰杀过来,可怕无比,强势莫测。

        “你该死,知道我是什么身份,敢对我出手?”此人立刻厉声开口。

        可惜他吓别人还有效果,这般恐吓对左尘没有一丁点的作用,左尘一拳来势霸道无匹,没有任何一丁点的犹豫。

        砰!!!

        可怕的气机与力量炸开了,这尊阴阳圣宗的天才完全无法抗衡,再度被轰飞出去。

        这一次他倒是有所动作,一身古元力第一时间爆开来,同时拿出一枚顶级的丹药吞服下去,以补充自己的力量,修复伤势。

        “你找死。”

        言毕,他的手中显化出一柄战戟,转瞬间就狠狠刺杀而过,直接杀向左尘。

        他感应出了左尘的境界不过是真神中期而已,相对于自己而言还要弱小不少,就算是一尊天才又怎样?自己身为阴阳圣宗用心培养的传承者,天赋又如何差了?

        刚刚若不是对方偷袭,自己怎么可能受伤?

        两道身影当场碰撞在一起,两股完全不同,却同样霸道的力量在碰撞,在这一刻彼此厮杀。

        很多人都在震惊,因为这一刻的左尘完全犹如一尊年轻的战神,实在是太过强势与可怕了,在境界落后于对方的情况下,双方厮杀的这一刻,整个战斗的节奏完全被左尘所掌控,他的每一击出手之下,前方阴阳圣宗的这位天才都要付出巨大的力量去对抗,诸般底蕴被不断消耗,身上的伤势越来越惊人。

        两人都在动用可怕无比的古元术手段,包括自身领域,自身法则都在此时动用了出来。

        可是,这阴阳圣宗的天才哪怕动用圣级古元术都没有一丁点的用处,从头到尾都被左尘碾压着打,他的法则很不简单,乃是死亡法则,算是一种很可怕的法则了,但相对于左尘如今所掌控的六大顶级法则而言,区区只有一种死亡法则又能怎样?

        况且,他虽然修炼到了真神后期境界,可是对于法则之力的动用完全比不上左尘,调动的力量被左尘彻底压制了。

        两人的大战真的持续了没多久,只看到最终左尘施展出了天荒拳,惶惶拳威降临下来,附带着无上的精气神与浩瀚的意志,这一拳彻底将这阴阳圣宗的天才打到崩溃的边缘,他的身躯之上出现了无数道伤口,鲜血不断流淌下来,根本无法压抑。

        对于他这种级别的强者来说,这样的肉身伤势事实上影响不太大,真神就算抛弃肉身都很可怕,可惜,他的元武之神同样受到了很可怕的伤势。

        “废物一样的东西,你在小爷面前叫唤?真的是找死。”左尘在冷笑,心中的怒气依旧未曾熄灭半点。

        他的杀意不是伪装的,在此时已经彻底达到了巅峰极致的状态,谁都无法阻拦左尘接下来的动作。

        十方天碑的本体出现了,天碑变大,犹如一座巨型山脉一般就这样狠狠碾压了下来,轰然一击便是将这阴阳圣宗的天才镇在了大地中央,他的肉身直接消失,被天碑碾压成了虚无。而剩下的元武之神也未曾能够逃离出去,而是被左尘直接镇压在了天碑内部。

        达到如今这种实力,左尘对付这种真神的手段已经脱了以往,又容易了许多。可以说凭借着十方天碑的优势,完全可以很容易的将一尊真神镇杀而死,让对方连逃走的一丁点机会都找不到。

        “左尘?他就是左尘。”很多人开口,因为看到了十方天碑的出现,就算未曾亲眼见过左尘,但听说过关于左尘的一些事情,大都已经第一时间辨别出了左尘的身份。

        “敢动我阴阳宗之人,找死。”

        这时,不远处一处大地之内,有一个中年男子瞬间出现,带着无穷的震怒。

        他事实上在第一时间就已经感应到了刚才战斗的波动,不过并没有注意,因为出战的那可不是普通的天才,乃是自己阴阳宗的传承者,本身的底蕴极其强大不说,而且还掌控着多种最强大的杀戮手段,放眼这片大地中同辈之间能够与自己阴阳宗的传承者一战之人少之又少,况且,刚刚与自己阴阳宗传承者一战的那位不过是真神中期罢了,不大可能胜出。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自己阴阳圣宗的传承者不但是败了,而且败的如此之快,甚至肉身现在都已经被打崩,元武之神不知去向,不知生死。

        这中年人霎时间来到左尘面前,便直接对左尘开始出手。

        “阴阳圣宗的废物挑衅小爷,死有余辜。你又算什么东西?”左尘冷漠道。

        他这一句话,便已经等于判定了刚刚那位阴阳圣宗传承者的死刑,而便在眼前这中年人出手的第一时刻,左尘也动手了。

        眼前这是一尊至强者,很可怕,不过如今的左尘今非昔比,就算是至强者又怎样?想要镇杀自己也是休想。甚至还能够周旋一二。

        “小爷我蜕变过后还未曾好好经历一战,今天就让我看看至强者乃是何等的高不可攀。”左尘开口之间,已然在此时出手,面对这种级别的高手他自然不会有任何大意,在此时自身底蕴彻底爆出来,六**则齐出,同时九窍不灭体的本源之力也在暴动。

        轰!!!

        这尊至强者的一掌轰击在了左尘的胸口之上。

        只听到左尘闷哼一声,旋即便是在下一刻横飞了出去。

        看起来状态极惨,然而很多人很快就现了意外的情况,那便是在承受了至强者的含怒一击之后,左尘竟然也只不过是干咳几声,嘴角甚至连一丝鲜血都未曾溢出来。

        远处大地中,左尘倒行几十步才身躯稳定住,而后便冷笑着看着前方这位阴阳圣宗的至强者:“这便是至强者?你的实力呢?小的是个废物,老的不也是个废物?想杀小爷我你也想的太多了吧,不趁早滚回去,今天这里便是你的葬身之地。”

        阴阳圣宗的至强者怒极反笑,在这一刻仰天声音凄冷到极致:“小杂种,你敢威胁我?有什么资格?”

        “威胁你怎么了?杀我?出手啊你倒是。”左尘在大笑,与眼前这震怒的阴阳圣宗至强者形成鲜明的对比。

        他无惧一切,拥有十方天碑,可以随意尽出其中,哪怕无法与这至强者真正对抗又怎样?靠着十方天碑,左尘甚至可以戏耍眼前的这位。

        事实上,这还是左尘有所压制,并未爆出真正的巅峰战力,因为他还未曾调动混沌天体的终极本源之力,否则的话混沌天体的本源与九窍不灭体的本源相互交融,同时调动起来,甚至可以一拳撼动至强者,但那是左尘准备在接下来的星空王战之中动用的底蕴,现在动用出来并不合适。

        “滚!”

        就在阴阳圣宗这尊至强者欲要再度出手的时候,前方,一直观战而沉默不语的小姑开口了。

        左尘看到小姑在刹那间出手,她的手中凝聚出了一道印记,便有一道浑身烈焰缠绕的远古火凤出现,爆出嘹亮的啼鸣声,直接俯冲而过,一记凌厉的爪子狠狠轰击在了那阴阳圣宗至强者的胸前,将他的胸口瞬间击穿。

        火凤势头不减,在虚空中折转一个来回,便是在下一刻再度狠狠地撞击在了这阴阳圣宗至强者的身上,与他搏杀。

        在这种手段动用出来的随后,小姑再度出手,右臂探出,翩翩一掌推动前方天地中,便有一道无形无影的天地大势横推而过,只看到这尊阴阳圣宗的至强者硬生生身躯被轰飞,他的气息顿时变的絮乱无比,在天穹顶端颤抖不止,竟然无法驾驭自己的身躯,被打出了在场所有高手的视线之外,不知落入了何方。

        “这?”无数高手都震动了。

        论境界,此地的至强者不止一位,可是没有谁能够如此轻松随意的碾压另外一尊同级别的至强者,就算是在这等领域内停留了再长时间的那种老不死都做不到。

        眼前这女子,太可怕。

        风墨在这一刻也完全瞪大了眼睛,刚刚那尊阴阳圣宗的至强者,以他的战力事实上也是可以做到完全的压制,可风墨却明白自己乃是半步天武境界,与至强者根本不在同一个领域中。可眼前的女子,分明也是至强者的境界,如何会爆出如此强大的力量?这等手段,着实太过匪夷所思了。

        “原本以为左尘是绝世天才,可是,他这个小姑,我怎么感觉到比起左尘来不遑多让?”风墨脑海中突然涌现出这样一个念头。

        震惊之余,很多人也都在议论接下来的一切,阴阳圣宗一老一少在此地,最终却是一死一伤,不但丢了面子而且还有巨大的损失,堂堂阴阳圣宗,绝对不可能允许这种事情继续生下去,眼前这左尘,还有这个绝美而又可怕的女子,恐怕要完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