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书阁 - 玄幻小说 - 斗天武神在线阅读 - 第1203章 天地斩魂台

第1203章 天地斩魂台

        雷劫终于消失了,一切回归平静。

        无数属于远古世界的元武者出现在了此地,一个个都是看向左尘之前所存在的地方,他们的眼中都露出期待。

        莫非这左尘真的死在了天地雷罚的轰杀之下?如果是这样的话,倒是不错。

        “不可能活下来了。”有人在开口:“刚才那种雷罚,就算是半神,都无法对抗,都要死在其中。”

        “我是不灭的!”

        就在这时候,一个冷漠无比的声音,凭空出现在了前方那一片天地之中。

        只看到那一片混乱与混沌的大地中央,一道身影突然出现。

        那是一道命武战魄体,不过与正常人的命武战魄体有所不同,眼前这一道命武战魄体却是呈现玄黄之色,在他的身躯表面被一股玄黄气流所包裹。

        “左尘?”不少人顿时惊悚。

        那般可怕的劫难,无法对抗,足足持续了一个时辰,将这左尘杀死。

        可没想到劫难刚刚消失,左尘就再度活过来了?这太诡异了,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左尘的底蕴究竟有多强?

        “杀!这是最好的机会。”有远古世界在场的强者开口了,在此时杀意滚滚。

        刚才不敢与左尘碰触,是因为那天地雷罚存在,可是这一刻,左尘只剩下了命武战魄体。这种状况下的他,虽然同样拥有无敌的战力,但是真正的底蕴绝对远远无法与之前相比,已然并非无敌。

        很多人意动,顿时冲着前方而去。

        而便在这一刻,左尘瞥了这些人一眼,脸上隐隐勾起一抹冷笑,他却并不出手阻拦。

        只看到一道又一道的元武者身影出现,全部杀向左尘,涌向此地中央,出手者的数量达到了二十人。

        这是二十个炼域境的强者。

        咔嚓!!!

        就在他们出现在这一片场域之内的时候,头顶虚空之上,突然有一道紫色的雷电战刀出现了,一刀劈裂了天地,直接从上方斩落而下。

        可怕的刀芒覆压方圆上千里大地,只看到那杀向左尘的二十人全部都被这一道雷电战刀所覆压下方。

        嗤然之间,一刀斩落,二十个炼域境便同时被阻,他们的身躯同时崩灭,只剩下命武战魄体,然后这命武战魄体便又在那一刀的斩杀之下直接灭亡。

        前后不过短短几个呼吸之间,原本想要镇杀左尘的二十大高手直接被瞬杀。

        与此同时左尘出手了,他的命武战魄体撑开了一方天地,双手之间被玄黄气流所包裹,然后直接将那一柄雷电战刀所强行拘禁,抓捕在了手中。

        “小爷我就知道,这雷罚之力未曾消失。”左尘咬牙,在此时露出一抹狠厉之色。

        他的手中,雷电战刀在不断挣扎,释放出一股股强大的雷电气息,但是这雷电之力在接触到左尘身躯之上的刹那便是直接消失,被左尘所压制。

        “给我碎!”左尘冷声开口,直接就将这一柄雷电所凝聚而成的战刀打碎了。

        这是天地所形成的武器,没有实质形态,但在刹那爆的时候,将有一种无敌的威势,乃是世间最可怕的存在,但却被左尘挡住,甚至摧毁。

        深深吸了一口气,左尘眸光闪烁,死死盯视着那一片看似再度变得平静的虚空,一动不动。

        在十方天碑内部世界中,此刻逆天子却是声音带着一抹严肃:“这一场雷劫,还未完,后续将会更可怕,我已然彻底无法看透,天地形成战刀欲要镇杀你,这是何故?”

        “我是不灭的,我看谁能杀我。”左尘冷冷吐出一句话,不为所动,不再忌惮。

        所有的无奈、愤怒与不甘等等一切,都在此时变成了一种强大的意志加持在他的身上,让他无所畏惧,上一次天地降临生死劫,今天又是这劫难,左尘虽然不明白这其中的缘由,不过,危机过后便是机缘,渡过去,那就是坏事变好事,这不过是一场磨砺。

        虚空之上,无数的雷云再次汇聚,又有雷劫出现,不过这一次却未曾直接降落,而是变成了一道巨大的石台,在那石台之上,还有一柄刀。

        这一切都是如此的诡异,让人难以想象到。

        “斩魂台,不好,这是斩魂台,你小子今天必死无疑,快逃。”就在这个时候,逆天子声音带着一抹惊恐。

        之前的天地雷罚击碎了左尘的肉身,但是未曾将左尘彻底杀死,到最后只留下了一道命武战魄体的残片,而左尘的底蕴不简单,他的那十印合一后的唯一一道古元印记在最后的时候释放出了玄黄之气,将左尘的命武战魄体最后一道残片所包裹,然后恢复了他。可是这一刻,天地之中却出现了斩魂台,这就是先斩肉身,再斩命武战魄体。

        这是死路一条,无法逆转。

        “斩魂台?”左尘眼眸闪烁。

        昔日,在战争学院后方也是存在着一座斩魂台,和眼前这一幕何其相似?不过战争学院里面的斩魂台乃是人为铸造出来的,其寓意便是斩尽罪恶。

        左尘突然想到一件事,战争学院里面的斩魂台,莫非正是仿制这天地之间的斩魂台而铸造?

        不等左尘有所反应,从虚空上方便出现了两条雷电所形成的锁链,两条锁链直接将左尘的身躯困住,无论左尘如何挣扎都是无法将这锁链所挣脱开来。

        他甚至在出手,以天碑化剑,想要一剑破开这锁链,但是根本做不到。

        左尘的身躯直接被带入了虚空之内,然后就有一股强大的天地之力将他死死押在了前方,最后来到斩魂台之上,让左尘半跪其中,整个头颅被按在了斩魂台中央。

        天地风雷动,有无边的气机在排荡,只看到那斩魂台上面的一柄刀在无人驾驭的情况下突然一刀斩落。

        下一刻就看到左尘的命武战魄体就被直接斩碎了,头颅被斩下,他的命武战魄体残躯也是直接被斩碎,属于左尘的气息又一次消失。

        “雷电为火,我为武器,以火淬体,通向巅峰。”

        左尘的声音在回荡,随后的瞬间,他就再度出现在了斩魂台之上。竟然在被斩灭的随后就再度恢复了。

        轰!!!

        上方,那一柄刀再度出现,想要对左尘继续斩杀。

        “还想杀我吗?”左尘开口,显得平静无比。

        他竟然强行撑开一方天地,然后就将那上方斩落下来的这一柄刀直接抓住。

        不知道多大的力量出现,驾驭着这一柄刀想要抽离开来,可是从始至终左尘的身躯纹丝不动,死死禁锢了这一柄天地所形成的侧刀。

        不知何时,左尘猛然加力,然后直接将这柄刀彻底镇压,他运转天地经,同时将体内的一道道异火释放出来,就开始对这一柄刀进行炼化。

        十个呼吸之后,这一柄刀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则是左尘手中的一道看似犹如匕一般的小刀。

        这是刀胚!

        “以身躯为熔炉。”左尘喃喃自语。

        旋即,他便是直接张口,竟然吞吐呼吸之间就将这小刀给吞入了腹内。

        盘坐虚空中央,他开始了炼化,整个人身躯之间散着厚重、神秘的气息,八方天地内一股股时空能量也是渐渐汇聚而来,加持在左尘的身上,他似乎变得越来越强大。

        过了不知道多久,又有奇特的一幕出现,只看到左尘的命武战魄体之上,出现了血肉与骨骼。

        他那之前所破碎掉的身躯开始了再度重塑,经过了半个时辰的修炼之后就彻底重塑完成。

        完成了这一切,左尘便傲立虚空中,在此时睥睨天地,旋即看向眼前的斩魂台,淡淡道:“还有什么劫难?一起来吧,看看能否真正斩杀小爷我。”

        天地没有任何动静,旋即,就看到眼前的斩魂台慢慢淡化了下来,在十几个呼吸之内就直接消失不见了。

        一切都是回归初始状态,到了此时,雷罚总算彻底消失,今天的一切灾难都已度过。

        “你这小子,真是妖孽,我以为已经必死无疑。”逆天子在感慨,强横如他,语气中都带着一抹惊叹。

        天碑之内的女战神也开口了:“灭而重生,获取无上机缘,你这一次,赚大了。”

        左尘开口道:“死境求生,天地不能斩我,一切都归功于九窍不灭体。”

        这一刻的他,真正明白了一直以来所修炼的九窍不灭体的真正含义。

        九窍不灭体,内生九窍而不灭,这种体质不止是一种最强体质,其关键却在于不灭两个字。对于九窍不灭体的修炼已经到了第八重,只差一步便可大成。刚刚,在生死之中,左尘便感觉到了一种神秘的本源之力在自己体内繁衍,正是那股本源之力的存在之下,让自己在必死的情况下再度重生,再度活过来。

        他对于这种体质的领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虽然现在还没有体质大成,可是那最后的一步相对于左尘而言已经很容易了,他拘捕了火焰之子的异数本源,那异数本源也是一种强大的异火,可以让自己直接踏出九窍不灭体的最后一步。

        这一次的雷罚劫难,让左尘在炼域境的领域内前行一大步,他甚至触及到了一种属于半神的力量,战力有了本质的增幅。

        再加上对九窍不灭体的领悟,现在修炼,可以直接一步登天,让这种体质彻底大成,可谓是得到了诸多的好处。

        不过,左尘却高兴不起来,因为今天太过危险了,差一点,自己要要彻底死掉。可以说要不是阴差阳错之下,自己所修炼的正好是九窍不灭体,恐怕早就已经死了。

        他的手中出现了一柄小刀,宛若匕,却附带着危险的气息,这正是他刚才炼化进体内的那一柄刀。

        把玩着这玩意儿,左尘盯着这小刀,想要看穿一些秘密。

        劫难是过了,不过今天的一切太诡异,雷劫降临的简直没有缘由,一切……都是为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