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书阁 - 玄幻小说 - 斗天武神在线阅读 - 第1046章 当世神话

第1046章 当世神话

        十招、百招、千招、万招!

        时间在流逝,两人在不断对拼,对拼万招之后却依然不分胜负。

        某个刹那,左尘的十道古元印记毫无保留一起出现,与眼前这位进行对拼。

        古元印记彼此碰撞,相互交织,左尘只感觉到钻心的绞痛蔓延全身。不过,眼前这位很显然也是很难受,面容挤压在一起,似乎也是承受着莫大的痛楚。

        “十方天碑,给我杀!”左尘骤然厉喝。

        天碑震动,从天穹降落下去,镇压在对方的头顶。而几乎是同一时刻,另一道十方天碑也降临在了左尘的头顶之上,冲着他的肉身碾压而下。

        “虚假之物而已,也想镇压小爷我?”左尘仰望天,有一种无敌姿态,并不畏惧。

        他双拳逆天而起,冲着头顶上降落的那十方天碑轰击而去,与之进行对抗,甚至要打碎这一道虚假的天碑。

        砰!!!

        左尘的双拳沉闷地轰击在天碑下方,然后,他的身子便是直接被砸飞出去。

        只听到咔嚓裂响声,左尘感觉到双臂已经废掉了,两道拳头都肿胀了起来,宛若两个巨大的沙包馒头一般。

        浑身气血沸腾,左尘呼吸似乎都变得困难了起来。

        这天碑的一击太恐怖了,如若不是自身底蕴强横,这一击之下基本上就已经被打残了,左尘总算是体会到了昔日那些被自己用十方天碑所镇压之人的感受。

        自己的双臂废掉了,可是左尘亲眼看着那十方天碑却并没有被自己打破。

        左尘受伤的此时,前方大地内,那另一个自己也是身受重伤,他被真正的十方天碑所镇压在下方,此刻同样是肉身几乎废掉了。

        “嗯?”

        左尘看到,前方那另一个自己竟然在此时拿出了一枚又一枚的丹药,仿佛吞吃糖豆一样地将丹药吞下去,在恢复己身。

        左尘同样是吞下几枚丹药,然后携带十方天碑再度镇压而下,不给予此人恢复伤势的机会。

        天碑一震动,前方那盘坐在大地中央修炼的身影突然间便是拔地而起,急爆退,他调动那另外一道十方天碑同样镇压向左尘。

        而就在这短短的瞬息之间,左尘眸光变化,紧接着,他调动十方天碑折转而回,冲着镇压向自己的那一道碑狠狠地轰击过去。

        眼前这位无论是拥有的力量与境界,还是掌控的手段,包括十方天碑看似都和自己一模一样,想要击败极难,但是,左尘不相信十方天碑是可以真正被复制的。两件武器相互碰撞,左尘相信会有一个结果出现。

        一道真碑,一道假碑,左尘不相信真有以假乱真之事出现。

        两道碑体在此刻碰撞在一起,似乎是并未分出胜负,势均力敌,两道碑体同时震退,然后便在左尘的调动下再度杀过去。

        一次又一次的大碰撞,带动出剧烈的空间波动,打裂了天穹,震碎了大地。这一片战场在不知不觉中变得混乱了起来。

        碰撞第十次的时候,那假碑终于是承受不住了,从中央出现了一条裂缝,然后这裂缝不断扩大,不断蔓延出无数道新的裂缝,整个碑体哗然之间碎掉了,变成无数碎片掉落大地中。

        “并不能以假乱真,不是吗?”左尘冷笑,丝毫未曾给对方反应的时间,然后便是直接调动天碑再度镇压向前方那另一个自己的头颅。

        轰隆隆……,就在此时,左尘骇然看到那掉落一地的碎片似乎是在合拢,有着恢复如初之势。

        这一切太过诡异,让左尘有一种将要吐血的感觉,真的太艰难,很难真正镇压此人,但现在是最好的机会,绝对不能够错过。趁着那一道碑还没有合拢与恢复的时候,左尘调动天碑进行彻底地镇压。

        前方那另一个自己显然也是感觉到了左尘的意图,身子急退避,想要躲闪。不过左尘杀心已定,怎么会给对方离开的机会?

        锁定对方的精气神,不过一刹那的时间内左尘就携带着十方天碑直接镇压了过去,狠狠地将对方镇压在天碑下面。

        可以看到在最关键的时候,那另一个自己的身上也是有龙力战铠浮现,也是有诸多异火护体,防御无双。然而,再强的防御都没有用,不可能挡住十方天碑的强势镇压。

        “噗哧……。”

        一道身影被镇压,然后就突然喷出了大口大口的逆血。

        “还想要凝聚成碑,再度和我一战?小爷我不给你任何机会。”左尘说着,便是又施展最强杀术,什么逆天指、碎天剑之类的不要命般打出去,到了最后便直接是将眼前这位的身躯打地千疮百孔。

        若无意外,这一具肉身便已经彻底地成了废弃品。

        有命武战魄体从废弃的肉身之中腾飞而起来,并未逃走,而是张牙舞爪杀向左尘。

        “不过受了伤的命武战魄体而已。”左尘冷漠开口。

        天碑一动,便是直接将这命武战魄体死死镇压在其中,根本不给对方反抗的可能。

        事实上,对于左尘而言,今天的这一战固然艰难,因为对手等于是自身,左尘是最清楚自己的战斗意识与对力量的掌控力的,可以说面对自己的压力要远远越面对炼域境强者的压力。可这有利有弊,有利的一点便是,也正因为对自身的了解,左尘知道眼前这位的弱点在哪里。

        尤其是当眼前这另一个自己的十方天碑被打破的时候,左尘明白对方想要和自己一战基本上已经是不可能了,只要用天碑镇压对方,那便彻底地定鼎胜负了。

        “我不甘啊。”天碑之下,那虚弱无比的命武战魄体在此时喃喃开口。

        “不甘,也没用。”左尘淡淡开口,旋即便是调动鲲鹏神魂,只看到一道巨大的鲲鹏虚影杀向了天碑之下,下一刻那一尊命武战魄体就已经被吞掉了。

        至此,胜负已分,百关已跨过!

        尽管这百关闯来一路艰难,身心疲惫,甚至不止一次地频临崩溃的边缘,但是在这一刻,左尘整个人似乎凭空涌现出了无穷无尽的力量。

        “我成功了。”左尘眸光炯炯,直视前方:“天要拦我那又如何?我这闯过百关,便是逆天。狗屁的身负罪孽,狗屁的永世放逐?迟早有一天小爷会回来,亲手打破血路,定鼎乾坤,我倒是想要看看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想要留下我。”

        强大的意志加身,左尘在沉寂了片刻之后便是一步踏出去,走出前方已经开启的光壁,然后左尘就一瞬间感觉到天地反复,时空变幻,自己仿佛进入了一个时空传送阵内。

        这种情况持续了不过短短十个呼吸,然后便是一片崭新的天地映入左尘的眼帘。

        阳光清风拂面而来,整个人呼吸都变得流畅了起来,在血路中那种淡淡的沉闷、压抑的气氛彻底消失了,如果血路是一座池塘,左尘便感觉到自己进入了大海之中,毫无拘束,浑身上下骤然舒畅了不少。

        “终于回来了。”左尘喃喃。

        加起来,在血路之中都度过了快要两年的时间了,也不知道两年时间世事生了多少变化,如今暗夜大6的情况是怎样的?

        此时,血路内部,无数人颤抖的目光下,他们看到祭坛中央的门户徐徐关闭了,而在那门户前面的光壁上面,显示着一个数字,有人颤抖着开口:“一百关?”

        “百道天关,竟然真的被左尘生生打穿了,前后不过短短几日的时间而已。”

        “我们血路史上记载的那位,虽然也是闯关成功了,但似乎他耗费了整整大半个月时间吧?”

        “不是大半个月,而是接近一个月了。”很多人都在议论,有一些年轻一辈的元武者甚至是振奋了起来。

        左尘成功闯过百道天关,无疑也是给了血路很多人一种未来的希望,有年轻一辈的元武者已经是有些跃跃欲试,心中已然开始了打算,想要以后自己闯关。当然了,到时候能否真正闯关成功,那就是一个未知数了。

        “成功了!”剑皇低喃开口,静默在此处几天几夜时间没有移动过的剑皇,在此时脸上终于有笑容彻底舒展开来,他深深看了一眼前方的祭坛,下一刻转身逆天而去,化作一道剑光消失在天际尽头。

        另一片大地内,紫金王露出惊容,原本一脸担忧的他,也是眉头舒展开来了。

        对于左尘,他有很大的好感,也是寄托了很大的希望。没有其他,只是因为对一个后辈的喜欢,他似乎在左尘身上看到了当年的自己,然而,自己在左尘这般年龄的时候,却没有媲美左尘的天赋还有斗志,乃至于让紫金王将自己的一些遗憾寄托在了左尘的身上。如今看到那一百关的数字出现,代表左尘已经闯关成功,紫金王也是欣慰无比。

        在紫金王身后,属于刑天教的诸多强者都是一个个在此时兴奋地难以自抑,他们的教主竟然闯关成功,这是血路无数元武者在万古岁月以来朝思暮想,却几乎没有人可以做到的一件事。

        血路不算大,但很多人很多事,过了也就渐渐被人遗忘了,曾经有一届又一届的帝榜天才进入血路,其中不乏惊才绝艳者,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关于那些人的很多事情都已经消失在人们的记忆中。可左尘不一样,很多年后的血路大地上,依旧会流传着关于左尘的一切,关于曾经那个年轻人在血路短短两年内的一切以及最终闯百道天关而离开的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