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书阁 - 玄幻小说 - 斗天武神在线阅读 - 第1044章 诛心

第1044章 诛心

        九十关,左尘只剩下最后的十关了。

        如果闯过去,那便是真正可以称之为逆天,将要创造属于血路的万古神话。

        曾经也有闯关者,也是当时那一届帝榜的第一,虽然不是左尘这般的百战胜者,然而也足够惊才绝艳了,可那一位也不过是闯到了二十八关就放弃了。

        左尘闯关已经是两天多时间了,若不是看着那祭坛上面的数字还存在,还在不断变化着,恐怕所有人都要认为左尘已经死去了。

        “剑皇,你捡到宝了。”有人来到了剑皇身侧,认真开口道。

        “嘿,或许吧,我倒是要看看这最后的结果出现,这血路再次被开启之时,是一副怎样的场景。”剑皇眸光仿若能够洞穿天地,在此时富有深意地开口道。

        百道天关之内,九十关中,左尘在奋力拼杀。

        他的对手,只有一人,那便是已经死去的左千秋,这是昔日左尘最大的敌人,也是曾经十多年来让左尘坚持不懈修炼下去的动力。

        当初加入战争学院后,和左千秋多次争斗,从最初的几乎要被左千秋所杀死到了最后反败为胜,将左千秋亲手斩杀,经历了太多,这个面孔已经被左尘遗忘了,可是在此地出现了。

        若不是左尘内心足够强大,本身的念力非凡,意志坚定,恐怕早就认为眼前这个左千秋是真正存在,并为死去的本人了。

        左千秋显然很强大,已经达到了炼域境,恍惚间,左尘甚至在对方感觉到了那么一丝神武境的气息,是一尊很恐怖的对手。

        左尘施展诸般大杀术,在奋力拼杀,不断镇压,可是这左千秋不简单,他竟然也是掌控着一种最强杀术。

        “无论你是真是假,当初败在我手中,今天依旧要败。”左尘神色冷漠,打到了最后,他整个人似乎变得兴奋了起来,自身战意也是彻底达到了最巅峰。

        嗤!!!

        某个瞬间,左千秋胸口染血,当场倒地。不等他挣扎着站起来,左尘一道碎天剑斩杀过去,便是直接斩下了左千秋的头颅。

        杀掉左千秋后,左尘冲着九十二关之中走进去。

        在这九十二关内,站着三个人,第一位便是叶千帝,第二位是风九幽,第三位是火无命。

        三人都是顶级天骄,若是没有左尘的话,他们足以傲视同辈。

        “昔日我们跟随你,便是迫于你那强大的天赋,如今你既然已经深陷血路,那何必想着离开?”叶千帝开口了。

        “我从小便是追随在你的身后,永远蒙尘,被你的荣耀所笼罩,原本以我的天赋,再有火族的支撑,足以站在同辈中的最巅峰,如今你不用离开了,暗夜大6的未来,就让我们来主宰吧。”火无命也开口。

        风九幽的脸上似乎依旧是带着昔日那般玩世不恭的笑容,在此时淡淡道:“还记得我对你说过,我是有朝一日要横推四方,镇压大6的存在。可惜,有你站在前方,我无出头之日。”

        看着眼前的战场,眼前那熟悉无比的面容、声音、神态,左尘一句话都没有说,心中有些绞痛。

        若是常人,早就将这一切当作真实存在,陷入其中了,左尘虽然是可以看穿一切,知道眼前这叶千帝、风九幽、火无命三人并不是他们本尊出现,然而这毕竟是自己最看重的兄弟,左尘做不到无视。

        假如有一天,这三人真的站到了自己的对立面,那将会是怎样的一幅场景?

        “亲手屠戮自己的兄弟吗?”左尘内心交织,在不断纠结。

        就在此时,前方三人已经是联手轰杀了过来,三人的实力都很恐怖,达到了炼域境。三人联手之势,可是要远远过刚刚的对手左千秋的。

        轰轰轰!!!

        三道拳芒同时轰杀在了左尘的身上,将左尘的身子一瞬间便是轰出了百米之外。

        闷哼一声,左尘眸光骤然变得冷冽。

        “这一切都是虚假的。”左尘开口吐出这句话,似乎是为了坚定自己的内心以及战意。

        他出手了,天碑化剑,一剑破杀前方,一道剑气在繁衍出来的随后一分为三,分别锁定了眼前的三人。

        这一刻出手,那便是所向无前,没有丝毫的留手。

        剑气动乱之下,只看到前方的三人同时被震退,以一敌三,左尘本是面临着难以想象的压力,可是却未曾有丝毫畏惧。

        别看眼前这才有三人,可这三人无一不是顶级天才,无一不是站在了同辈中的最巅峰,给予左尘的压力可是要比之前面对那成百上千人都要大。

        战斗到了最后,左尘身受重创,不过他眼前的叶千帝、风九幽、火无命三人也都是被重创,脸色变得很难看。

        “三人联手,也不过我一手之敌。”左尘傲然开口,在此刻他的眼中只有这三大对手,没有叶千帝三人。

        战意所动,左尘施展最强杀术,逆天指、碎天剑、天荒拳三大手段先后之间打出,将眼前的三人震退,震退的随后左尘双手结印,以无双咒印镇压在三人的头顶,最终将其镇杀当场。

        “呼……。”沉沉吐出一口浊气,左尘看着三人的尸体片刻,然后静下心来,走向下一关。

        “这?”九十三关之中站着的是赵天戈,赵天戈昔日得到冥神传承,如今已然彻底成长起来,当为第二个强大的冥神,战力与手段强地不可思议。

        与赵天戈的一战,让左尘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他的两条手臂都被撕裂了。不过最后依然是坚持到了最后,亲眼见证了赵天戈的倒下。

        九十四关之内,左尘看到了龙心月,又看到了李灵儿这两个似乎已经沉淀在他记忆中的女子,当初龙心月将自己带入元武天宫,李灵儿也是在其中认识的,还记得当时李灵儿甚至对自己表示出过好感,不过左尘眼中只有小舞,哪里容得下其他?皇朝争霸战结束,自己加入战争学院后,便再没有见过这个面孔。

        还有龙心月,似乎也是好久未曾再见到过了。如今在此地出现,左尘才知道,这两个女子或多或少,在自己心中还是占有一些位置的。

        “杀!”一些思绪过后,左尘就直接施展杀术,没有任何犹豫。

        每一战,都是诛心,最可怕的不是强大的对手,而是对内心的煎熬。等于是你亲手将刀剑刺入最好的朋友胸口中,那种感觉,不是常人可以轻易承受下去的。

        杀掉两人,左尘无视了李灵儿那临死之前看向自己那悲痛的目光,然后就走向下一关。

        九十五关,出现的人乃是辰紫衫,在看到辰紫衫之后,左尘似乎没有了太多的情绪,因为他已经料到了。

        这一切再真实不过了,某一个瞬间左尘都以为自己面对的是真正的人,而不是这天关内的考验。差一点,他便放弃了。

        最终忍痛,继续出手斩杀辰紫衫,他前行九十六关。

        这一关之中出现了两个人,第一个乃是影流之主劫,第二个便是夏侯武。两人愤怒地看着左尘,犹如恨铁不成钢。

        可是左尘极其冷漠,经历过之前的几场战斗,左尘的内心似乎平稳了不少。

        两人很强大,很恐怖,尤其是劫,一身实力达到了极致巅峰,有一种踏入半神的迹象,可是左尘却依旧不败,尽管付出巨大的代价而受伤了,可他依旧在疯狂出手。

        “杀杀杀!”左尘杀红了眼。

        一个时辰之后,两具尸体出现在左尘的面前。

        左尘身受重创,他吞下了一滴生命灵液在继续补充着自己的消耗,同时将伤势恢复,紧接着踏入了九十七关。

        “父亲?母亲?”左尘低喃。

        “不,母亲早已去世,父亲身化魔族,就算是出现,也应该是以魔族的身份出现才对,你们都为虚假。”左尘随后便是恢复本心,冷漠开口:“杀!”

        天荒拳第一时间打出去,拳芒暴动,锁定眼前的两人,左尘直接开始了最疯狂的杀戮,半个时辰之后,两人身陨,唯有左尘站在中央。

        “九十八关。”左尘低喃了一句,然后便是走入了下一关之中。

        “小舞?”进入九十八关之后,左尘看到了小舞。

        看着眼前这熟悉的人儿,左尘突然间现自己内心的杀意竟然消失地无影无踪。

        曾经誓过,要让小舞永远幸福快乐地生存下去,一定要保护好小舞,等到自己真正强大的那一天,任何人都不敢欺负她。

        从小到大一幕幕在此时从左尘的眼中流过去,让左尘一时间陷入了沉思,陷入了回忆。他仿佛忘记了自己这是身处战场中,身处百道天关中,原本内心坚定的左尘,突然间心中动摇了起来。

        嗤……!

        就在这时候,一柄剑刺入了左尘的心脏,左尘闷哼一声,当场喷出一大口逆血。

        “你,要杀我?”左尘看着小舞道。

        小舞的脸上突然露出一抹冷笑:“和你从小到大,最后为了和你在一起,我付出多少?当初甚至不惜与父母翻脸,可是你呢?认真陪过我多长时间?”

        “即便如此,也不至于让你对我仇恨到杀我的地步吧?”左尘眸光骤然冷漠下来,而后直接出手。

        十几个呼吸之后,小舞倒地。左尘无视了地上的尸体,带着一抹后怕,他走向了九十九关之内,刚才差一点自己竟然就迷失在其中了。

        “小姑?”九十九关内,左尘身子一颤,脸色骤变。

        一路走来,如果说这世上有一个人在自己的心中位置最重要的话,那莫过于小姑了。甚至,小姑在自己心中的重要性从某种程度上要比父母还高,或许是因为这些年都是由小姑教导自己生活、修炼的道理,或许是因为小姑当初救了自己的命。为了自己,小姑曾经付出了太多,付出了她生命中最美好的那些年纪,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小姑在左氏帝族便是过着那种受人尊敬,高高在上的生活,不会当年受伤中毒,也不会被人追杀,也不会和自己过那种贫穷的日子。

        “对小姑,如何下的去手?这,是真的诛心啊。”左尘内心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