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书阁 - 玄幻小说 - 斗天武神在线阅读 - 第1034章 领域碰撞,宝库毁灭

第1034章 领域碰撞,宝库毁灭

        这是神阵!

        若不是左尘如今的势力暴增,想要将这等阵法抗衡住,根本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

        一道道阵法能量轰击在左尘的身上,刹那间,左尘动用龙力战铠,将这来自外界的能量所抵挡。

        同时他的念力探测出去,在四面八方开始了认真的感应。

        但凡符文大阵存在之地,都会有阵基存在,只要打碎阵基,就算是最顶级的神阵都可以破掉,左尘却是没有太大的担忧。

        一刹那,凭借自身强大的念力,左尘便是已经感应到了三处阵基的存在。

        天碑化剑,直接一剑杀伐而出,剑气搅动虚空,轰击在了一处,只看到一堆碎屑直接掉落下来,顿时这阵法的杀伤力骤减。左尘在继续出手,十几个呼吸之后,他便是再度破掉了两处阵基。

        “这等垃圾阵法,也想要将小爷我困住?”左尘不屑开口。

        便在此时,这片大殿之外有密密麻麻的脚步声出现,大殿的门突然被打开,然后左尘便是看到一个个元武者踏步而来,涌入大殿内部。

        每一个人都是达到了炼域境,都很强大。这些人汇聚,个个都是杀意盎然,死死盯视着左尘。

        “东西交出来吧,你已经无路可走。”

        “你果然没有离开血路。”

        “一天时间,招惹我们十几个人族大势力,你真是在找死,以为这是在暗夜大6,天大地大你随处可去呢?”有很多人在冷笑。

        看着眼前这群人,左尘冷笑了起来:“一群垃圾,有本事去闯天关,却在这里动了其他心思,想要对帝榜天才出手,洗劫你们又如何?”

        “胡言乱语。”眼前这些人脸色变幻,却是沉沉说道。

        左尘盯着一些人的双目,有一些咄咄逼人:“心中有鬼?”

        “废话不多说了,杀!”众人直接出手,不敢和左尘继续说下去。

        这已经被左尘洗劫了一大半的大殿显得有些空旷,却正是合适大战的场地,一道道恐怖的能量彼此交织,演化出最强的杀术斩杀在左尘的身上。

        “逆天指!”

        左尘冷漠地看着眼前众人,一指穿空。

        强大的指力直接就将眼前一尊炼域境的高手击飞,而后,指力继续繁衍前方,便是再度轰杀在一个人的身上,将其身躯洞穿。

        不等这些人反应过来,左尘施展缥缈无影步,整个人的身子如梦似幻,在大殿中央变幻起来,天碑变化成战剑,左尘再度打出了碎天剑。

        剑气繁衍,所过之处摧枯拉朽,左尘再度瞬间洞穿了两个炼域境高手的身躯。

        分明是一大群境界越左尘的强者在出手,但是在这一刻,他们反而是得不到任何的好处,先后之间被左尘重创了不少人。

        大殿纵然宽敞,但毕竟进来的强者数量太多,左尘孤身一人,倒是洒脱,随意出手没有任何顾忌,反正到处都是敌人。而这些炼域境的高手却一个个郁闷了,因为很难捕捉到左尘的身躯,反而是施展不开来手脚。

        太过着急了,别说是镇压左尘了,说不定这一种古元术释放出去,所镇压的还是自己人。

        “无双咒印!”

        某个刹那,左尘双手变幻,演化出无双咒印。

        只看到一道可怕的印记当空出现,而后轰然镇压了下来,直接便是打地在场十几个人身子颤抖。

        “该死该死。”很多人咬牙切齿。

        他们都是炼域境高手,可以说一路修炼至今,几乎已经站在了这世间九成元武者的头顶之上了,高高在上俯瞰一切,可是今天竟然仿佛被一个年轻人戏耍一般,这种感觉太让人难受了。

        “有本事正面碰撞。”有人怒声道。

        “正面吗?”

        他刚刚说完,左尘的声音就出现在他的耳旁。

        不等此人反应过来,左尘突然显化,一记天荒拳砰然砸在了他的脸上。

        血水四溅,这个炼域境的高手直接就倒飞了出去。

        压制左尘一个大境界的情况下,他竟然被左尘给重伤了,这种场面若是让外界无数人所看到,恐怕没有几个人能相信。要知道,左尘在不久之前还只不过是一个半步元天境的年轻后辈罢了,步入元天境还没多长时间呢。

        “斩!”

        某个瞬间,左尘疯狂出手,战剑破空杀下来,刺穿一个人的身躯,同时将其命武战魄体重创,紧接着左尘又调动天碑,将这命武战魄体收入其中进行灭杀。

        “什么?”其他人见状,身子都是颤抖了起来。

        这么长时间,他们这么多人联手不但是没有将左尘给镇杀,反而是出现了这种情况,有自己人被左尘杀了。

        关键是,正常来说,一个元天境的元武者就算是底蕴不凡,但如何能够与自己这些踏入了炼域境的存在相比?左尘刚才疯狂出手,换做其他人,恐怕一身古元力早就被消耗殆尽了,但是左尘的古元力却是似乎无穷无尽,没有任何的枯竭一样。

        有人感觉到,左尘在打出一种古元术的刹那,他的肉身就在同时吸纳四周的时空能量,然后便是将那时空能量瞬间炼化成为新的古元力补充自身。如此反复,就仿佛在经历着一个个轮回,左尘的力量根本消耗不完。

        “浮屠领域!”

        “幽冥领域!”

        “烈阳领域!”

        “杀神领域!”

        “死亡领域!”

        “堕落领域!”

        “毁灭领域!”

        ……,在场诸多炼域境的高手在探察到左尘的状态之后,便是明白,以自己等人的联手之力,就算强横无比,但是想要将左尘一时间镇压还是很艰难的,尤其是这里不是外界,出手有着很大的局限性,除非动用自身领域。

        对于炼域境高手而言,最强大的毫无疑问便是领域之力了。他们相信,就算左尘天纵奇才,有那么一些特殊之处,但也不可能将每个人的领域都挡下来。终究要被镇压其中。

        而就在这诸多领域出现的一瞬间,左尘冷笑,他立刻沟通了十方天碑,然后,本身的念力不要命般疯狂凝聚出来,而后冲着在场每个人的身上轰击过去。

        强大无匹的念力仿佛化作了一柄又一柄无形的大锤,狠狠轰击在每个人的头颅之中,让这些人在刹那间失神。

        失神的一瞬间,他们对于领域的掌控力便是降落到了最低点,紧接着,这一个个不同的领域便是彼此交织,彼此碰撞,完全陷入了一种混乱状态。

        领域,事实上便是将一处空间用一种另类的方式所禁锢,赋予这片空间特殊的法则,而这空间内的法则便是被这领域的主人所掌控。每一个领域中的法则都是不同的,就比如两个元武者同样身负寒冰领域,但是他们的领域之中法则依旧完全不同。

        在左尘用念力轰击,让这些炼域境高手全部失神的这一刻,这些领域陷入混乱,其中内蕴的诸般法则相互交织在了一起,而后生了可怕的碰撞。

        在这种碰撞之下,有恐怖的空间裂痕第一时间就繁衍了出来。

        “嘿……,自作孽不可活。”左尘说完这句话,他的身子就当场消失了。

        几乎在左尘消失的随后,这大殿内的空间便是不断破裂,有能量不断暴走,诸般能量匹练相互交织,彼此磨灭,到了最后完全炸开。

        诸般凄惨的叫声出现,在场诸多炼域境的高手一个个脸色变得奇差,等他们醒悟过来的时候,这大殿内的诸多东西都已经被摧毁了,甚至于他们自身都受到了威胁。

        领域彼此碰撞,不断破碎、炸开的后果是难以想象的,存在于十方天碑之中的左尘便是感应到大殿之内已经有七八个炼域境高手当场被肆虐的空间力量所重创了。

        轰隆隆!!!

        整个大殿都是在此时炸开,殿内之前还没有被左尘所得到的诸多宝物全部化作齑粉,大殿随后破裂成了一大堆废墟,只有肆虐的能量还在不停地交织。

        “什么?”外界,诸多强者眼睁睁看着眼前的一幕,都是露出不可思议之色,他们不明白究竟生了什么。

        尤其是九天领域所属的那些人,更是一个个脸色悲痛,欲哭无泪。

        他们原本想着,一大堆人进去抓捕左尘是很简单的事情,可没想到现在左尘没抓住,反而是连这大殿都毁掉了,就算还剩下一些宝物,都已经化作了废品。

        一些炼域境强者在废墟之下摇摇欲坠,勉强爬了起来,更有那么好几个人的肉身都被炸碎,只剩下了命武战魄体,一个个看起来都非常凄惨,狼狈到了极点。

        若不是在场众人都知道他们是去抓捕左尘了,此刻定然以为这些人遇到了什么很可怕的高手呢。

        “左尘呢?”一个中年男子走上来,死死看着众人。他是九天领地的领主,便是此刻最为愤怒的一人。

        可他注定得不到答案,因为左尘的消失,根本不在刚才那群炼域境强者的感应之中,没有人知道左尘去了哪儿。不过,虽然没有看到左尘的影子,但他们相信左尘还活着,不可能就这样死去。

        天碑之内,左尘用念力感应了外界的一切之后,便是脸上露出了冷笑:“这么一大群人聚集在一起又如何?想杀小爷我?小爷依旧要掠夺你们九天领地,谁能挡住?”

        说完之后左尘就直接驾驭着十方天碑离开了此地,冲着远处大地中飞离开。

        刚才那些炼域境的高手事实上没什么,但是左尘之前所感应到的那十几个神武境的强者都是在此地等着呢,左尘可不敢再托大什么的。他知道,在神武境强者的面前,自己一但显化出身形,很可能就要立刻被镇压,想要瞬间进入十方天碑都做不到。也幸亏刚才那些神武境的高手自以为是,高高在上,没有亲自进来抓捕自己。

        “嗯?”就在突然间,有一尊神武境的老人皱起眉头,他似乎感应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