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书阁 - 玄幻小说 - 斗天武神在线阅读 - 第933章 三面杀机,无处可逃

第933章 三面杀机,无处可逃

        海域上空,左尘疯狂出手,一拳撼动九霄。???    ?

        无法测量的恐怖大力碰撞在那天地战车之上,随后左尘就看到那战车之上出现一道七彩光芒,犹如一道结界,竟然直接将自己的一拳所化解。

        “哼,早就听说你肉身强横,不过我这战车乃是用域外神钢铸造而成,又加持了混元防御之阵,饶是你有通天的手段都无法打破。”战车内部传出来一个声音,颇为年轻。

        左尘的一拳未果,而后就感觉到战车内部涌现出一股强大的气机,直接冲着自己的头顶当空笼罩而下。

        在这等大力的轰击下,左尘无处借力,身子直接被打落了下去。

        这便是海域之中战斗的不便,若是在大6之上,此刻的左尘至少有十种应对的手段。

        身子被轰落的同时,左尘看到那海域之中,那之前被自己所重创的嗜血蛟仰起头颅,张开血腥的大口,要将自己一口吞下去。

        左尘骇然,千钧一的瞬间他的身子在半空中折转,想要变幻方向。

        可谁知道那嗜血蛟的身上竟然爆出一股极其恐怖的撕扯力,直接冲着自己的身躯拉扯了起来。

        在这股力量的影响之下左尘根本就没有多少的反抗之力,直接就被拉扯下去,整个身子刹那进入了嗜血蛟的口中,被嗜血蛟一口吞下去。

        “哼!”

        在左尘被嗜血蛟吞下之后,战车之中传出一道冷哼声,而后那九只荒兽就拉扯着战车冲着海域深处而去。

        砰!!!

        一道无极大剑气突然从嗜血蛟的体内爆而出,混沌般的可怕剑气逼杀天地八方,竟然直接让嗜血蛟的腹部炸开,漫天的鲜血、碎肉溅射,这时左尘的身躯也是从嗜血蛟的体内突破了出来。

        他的模样看起来极其狼狈,浑身上下被鲜血所浸染,气息沉浮不定。

        “死。”左尘冷漠开口,再也没有任何忌惮。

        在他手中掌控着一柄散着天蓝色光芒的战剑,正是十方天碑所化,战剑一击挥动出去,便在四面八方轮转一道浑圆大剑气。

        四面八方围上来的九翼龙鱼纷纷被左尘以剑气灭杀,乱尸纷飞,鲜血四溅。

        左尘犹如疯狂了,在不断出手,不断轰杀,此地围上来的至少上千条九翼龙鱼竟然用了短短十几个呼吸就全部被左尘所斩杀掉。

        方圆十里海域,一片腥红,连海浪之中都散着嗜血的气息。

        轰隆隆!!!

        这时候,左尘就听到这片海域下方深处传来了恐怖的轰隆震荡之声,已经有一股极其恐怖的气息冲着海域上方蔓延过来。

        念力瞬间感应,左尘便现一只犹如犀牛一般的荒兽从海域深处而来,在这荒兽的身躯两侧,存在着巨大而透明的双翼,不断扇动,搅乱方圆一大片海水。

        “神兽?”

        左尘内心惊动。

        这片海域之中果然有神兽级别的可怕荒兽,而且,还不是普通的神兽,血脉气息极其恐怖。

        在这海域之中,这等海域荒兽有先天优势,若是真正大战起来,左尘没有必胜的把握。

        电光火石,心中犹豫的一瞬间,左尘就现这犀牛荒兽已经是从海域深处上来了,接近了自己,一股强大的气血爆开来,无形中,仿佛有一道神秘的场域将自己所笼罩。

        再没有丝毫犹豫,左尘一剑镇压而下,狠狠斩杀在这神兽的身躯上。

        有金铁交击声出现,然后左尘的身躯被反震开来,冲着上方而去,这犀牛荒兽的身躯防御力极其恐怖,自己用十方天碑所化成的战剑竟然无法将其一剑穿透。

        这时,左尘看到一道天蓝色的光芒从海域之中爆出来,是那犀牛角所化,这光芒在穿出海域之后就化成了一柄古老的战刀,狠狠斩向自己。

        嗤然一声,左尘的胸口之上出现一道深入见骨的血痕,有鲜血滴落,浸染了大片衣衫。

        自己的肉身防御已经无敌了,可竟然依旧是被这一击所伤,尽管这只是轻伤,但已经让左尘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

        处境有些不妙了,可以说是前后受敌,海域之中有这等可怕的生物存在,在那虚空深处,左尘已经感应到了两股截然不同的气息,其中一股气息属于魔族,另外一股气息则是属于正常元武者,两股气息都很可怕,尽管没有达到元天境的行列,但给左尘的感觉就仿佛是比元天境更加危险。

        “我就知道,他不会这么容易死去,鸠无法,你太过大意了。”一道妙曼身影突然出现,是一个身材极好,身穿黑色裹身衣的长女子。

        诡异的是,在这女子的眉心中央竟然是生长着一根三寸来长的独角,在那独角之上还有着一道黑色闪电印记。

        这女子出现的下一个呼吸,又有一人出现了,是一个生长着一头紫,极为妖异的男子。

        感应这个男子的气息,正是刚才存在于天地战车里面的那位。

        两人出现的第一时间内直接对左尘出手,各自轰杀出一掌,万道掌影从上空镇压下来。与此同时,海域深处的那犀牛荒兽也是爆出一股最为恐怖的力量,冲着上空轰杀而来,锁定左尘的本体。

        天上地下,四面八方,左尘已然没有任何退路。

        再加上这虚空中无处借力,想要完全爆出所有的力量根本做不到。

        左尘甚至来不及多想,身子就已经被漫天掌影所淹没,每一道掌影之中都蕴藏着让人难以想象的镇压力,而海域下方的那荒兽攻击也是已经到来了,狠狠轰击在左尘的身上。

        顷刻间,左尘的身躯一震,全身上下便是出现了一道道血痕。

        若不是肉身强大,他的身躯恐怕要在此时直接被打碎、打爆了,换做任何一个人来,在这样的攻击下都不可能完全防御地住,除非是那种越元天境的绝世高手。

        “左尘,你今天必须死。”那黑衣妙曼女子在开口,两道眸光闪烁不断,凝聚出道道寒冰般的光芒射向左尘。

        那妖异男子也是冷冰冰道:“我之死亡奥义刚刚成型,今天拿你开刀,斩你于此地,必将能够再度蜕变,进入死亡奥义第二层。”

        “死亡奥义?”左尘眉头紧紧皱起。

        这时,左尘感觉到自己被一道无形无质的场域所包裹,在这场域之中存在着一股极为诡异的气息,在这股气息的影响之下,左尘感觉到自己的战意竟然是不断跌落下去,甚至有一种出手自杀的冲动。

        恍惚间,在耳旁似乎有一个声音,带着蛊惑的语气对左尘说着……快自杀,快自杀吧。更恐怖的是左尘现自己的内心在恍惚之间的一刹那,竟然真的有遵循这个声音而自杀的冲动。

        “逆魔指!”

        虚空上方,那妙曼女子一指点破空间,有一道黑色的指力带着滚滚魔气冲着左尘所在的方向降落下来,锁定了左尘的精气神。

        一指破碎虚空,当场镇压在左尘的头颅之上,滚滚魔气侵袭,直接将左尘的头颅所洞穿,而后那滚滚的魔气沿着伤口进入左尘的体内,开始了不断的侵蚀。

        魔气每在左尘的体内前行一分,左尘的古元力就消失一部分,竟然被这一道魔气所同化。

        “天魔女,你要做什么?”这时,那虚空上方,妖异男子怒声开口。

        “做什么?左尘此人,肉身无敌,据说修炼了传说中的九窍不灭体,似乎已经达到了九窍不灭体第七重的领域内,若是能够将其引导成为我魔族,便可为我所用,成为我的坐下傀儡,岂不是比杀了他更好?”天魔女冷漠道。

        貌美如花,却心如蛇蝎,这便是左尘这一瞬间的念头,原来这就是天魔女,那邀请帖,便是眼前这女子给自己的?而后者的力量附带着滚滚魔气,俨然是一尊魔族高手,如此年轻,力量如此可怕,恐怕在魔族之中也是属于那种绝对顶级的天才。

        心念电转的一瞬间,左尘的身子在半空中被一股恐怖的力量再度击飞,原来不知不觉间,那海域之中犀牛荒兽再度出手了,打出了一道恐怖的能量攻击。

        左尘受到那死亡奥义的影响心智,在加上被逆魔指所伤,一时间无法防备,再度被重创了。

        不过,剧烈的疼痛刺激之下,再加上左尘本身强大的意志,倒是机缘巧合之下让左尘脱离了被那死亡奥义所影响的状态。

        “好恐怖的死亡奥义。”左尘低喃,心中惊悚。

        以自己现在的肉身强度,寻常元天境的强者都未必能够对自己的身躯轻易构成损伤,然而眼前这两位未曾踏入元天境,竟然在瞬间就击穿了自己的肉身。

        左尘有一种感觉,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其根本原因便是因为这死亡奥义的影响,甚至很可能那天魔女也是领悟了某种可怕的奥义。

        等同于三面受敌之下,左尘就仿佛变成了一个废人,竟然在此时毫无还手之力。

        对于他而言,那只海域之中的犀牛荒兽虽然强横,但事实上却还并不算那么恐怖,最让左尘忌惮的反而是这天魔女和妖异男子,这两位都没有踏入元天境,但给予左尘比元天境更加可怕的感觉。

        “退走十方天碑?”左尘心中浮现这样一个念头。

        然而在刹那之间,这个念头被左尘当场掐断了,尽管那样做可能逃出生天,躲避今天的灾祸。

        若是眼前出手的这两位乃是老一辈的真正元天境高手,真的无法抗衡,左尘或许还可能选择进入十方天碑内躲避,但这是两个很年轻的存在,不管是这个魔族的天魔女,还是那妖异男子,在年龄上和自己都差不多。

        和同辈人一战,左尘有一种天生的傲气,他内心的信念容不得自己退避,容不得自己逃亡。

        自己已经多次借助十方天碑逃避危险了,甚至在十方天碑的存在下,在很多时候都让自己有了一种依赖之心,总想着有天碑存在就一切无忧。

        可现在这一刻,左尘突然间厌烦了,对于自己想要进入十方天碑中躲避的心理甚至有了一种反感,一种厌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