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书阁 - 玄幻小说 - 斗天武神在线阅读 - 第460章 外围弟子

第460章 外围弟子

        “小舞,我们走。??        ”左尘冲着这名长老点头,而后便对小舞几人说道。

        很快,一众人便随着左尘进入了学院之内,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尘哥,你在战争学院都这么霸气?”小刀兴奋地开口。

        “那是自然,区区一个战争学院算什么?我可是以后要横扫八方,镇压大6的存在。”左尘摸着鼻子道。

        一众人前行在学院之中,在左尘的带领下走向葬神所在的万葬大殿之中。

        “这么快就回来了?”刚刚来到大殿之外,葬神便已经出现在前方。

        左尘点头,而后尊敬道:“见过葬神前辈。”

        “嗯!”葬神轻微点头,然后看着左尘身后的几人道:“这几人,便是你推荐要加入学院的外围弟子吗?”

        “不错,正是他们。”左尘道。

        葬神的目光在左尘后方的几人身上打量着,不过眸光流转片刻,便已经是知晓了几人的实力与天赋、底蕴。

        “天赋都很不错,在学院中修炼一些时日,几个月后下一次的学院弟子招收,有很大的希望通过。”葬神轻微点头,很显然,他对于左尘身后的几人倒是颇为满意的。

        “这么说,前辈您是同意他们成为外围弟子了?”左尘惊喜道。

        葬神笑着开口:“外围弟子只是第一步,我希望有朝一日,他们都能够成为我们学院的真正弟子。”

        原本内心还有些忐忑的左尘,倒是在这一刻变得完全放心了下来,他知道,让几人加入战争学院的事情算是圆满办妥了。

        现在只是外围弟子,或许享受不到学院的太多资源与福利,但是无所谓,只要能够身处学院内,就已经是等同于得到了大量的修炼资源。

        况且,战争学院给予弟子的修炼资源虽然不少,但认真算下来,也就只能够支撑每个弟子的正常修炼需求罢了,想要更进一步,学院给予的那点资源就完全不够了,暂时无所谓的。一般学院的弟子,都是靠着各种的方法来赚取一些“外快”,比如帮助学院做一些事情,或者是领取学院的一些任务等等从而得到奖励,以供修炼所需。

        有了葬神一句话,剩下的事情就很简单了,成为外围弟子不需要进入生命大殿中立下身份牌,只需要将名字印在学院的弟子名录上,然后就是学院为你分派接下来的住处之类的小事。

        葬神派人直接带着左尘等人,很快将一些事情办妥,不过,在选择住处的时候,左尘并未让这几人直接住进学院分派给的地方,而是直接带着几人前往自己的飞舞殿。

        飞舞殿占地不小,殿内多处可以住人,而且还有六个闭关密室,足以让众人一起修炼。

        主要的原因便是飞舞殿内毕竟有着专属的符文大阵,可以将八方时空能量不断汇聚过来,加持其中,在那种环境下,众人的修炼度也要相对提升不少。

        “无命,为你介绍一下,这是小舞,小刀,叶千帝、风九幽,还有辰紫衫,你是认识的。”左尘对火无命开口,而后介绍双方。

        “嘿,我见过你。”火无命咧嘴,看着风九幽道。

        昔日,火无命曾经前去过苍穹域一趟,那个时候苍穹域所属的符文虚空界还未曾与无尽战域的符文虚空界相互融合,火无命是为了去见识三千帝关的,恰好遇到左尘与风九幽。

        没有什么太多的隔阂,很快,众人也便是与火无命相互熟悉了起来,尤其是风九幽,这家伙其实上和火无命的性子类似,都是那种一说话就停不住嘴的性格,两人算是“臭味相投”,很快就打成了一片。

        “左尘哥,你这去了一趟苍穹域,没有遇到什么危险吧?那些帝族,是不是对你出手了?”众人聊天的时候,火无命询问道。

        “说起危险,倒是还真遇到了一些,不过很快就没事了。”左尘回应着火无命,在这开口的同时,他的目光也在不知不觉中变得冷冽了下来。

        “生什么事情了?”火无命的眼中,同样出现冰冷之意。

        事实上不需要询问,火无命大概也能推测到一些东西,如今对于左尘不满,甚至不惜拼着得罪战争学院的后果而对左尘出手的,除了这苍穹域当年参与过那件事情的一些顶级大宗门、帝族等等之外,还会有什么人?

        “杀手联盟!”左尘吐出四个字。

        火无命的眼中,立刻便出现了惊异之色:“左尘哥,你说什么?杀手联盟?”

        换做其他的势力,火无命倒是还可以理解,只是杀手联盟这四个字,任何人提起,都要为之忌惮。

        这个联盟自古至今存在了不知道多少岁月,极其久远,底蕴无双,有些人说杀手联盟成立的时间甚至比战争学院、均衡教宗这两个公认的大6最强势力都要久远。这是以暗杀别人为生,甚至以此为信仰的一个势力。

        小可杀融武境、唤灵境,甚至只有凝印境的元武者,大可杀武魂境、战魄境的元武者,甚至于在昔日的岁月中,连站在元武之道巅峰的元体境强者,都有人被杀手联盟追杀,并且成功斩杀过。

        寻常人就不用说了,哪怕是大6各大域的一些顶级帝族、最强宗门,在谈论起杀手联盟的时候,都要为之色变。

        “嗯,不过,那杀手被我给干掉了,而且被我将苍穹域王城的杀手联盟据点差一点推翻了,只可惜,那里终究有顶级高手坐镇,否则我会真的将所有人都给斩杀掉。”左尘随意说着一些事情。

        他的一些话出来,让在场几人都露出紧张之色。

        之前在王城,左尘消失一段时间才回来的,原本小舞等几个人以为左尘只是去将那位杀手给灭掉了,现在才知道,左尘竟然是将那王城的杀手联盟据点都差一点给推翻。

        这……?

        放眼整个暗夜大6,论实力,越现在的左尘的元武者不知何几,但是敢于如此强势挑衅杀手联盟的,怕是只有左尘一人了吧?

        “你这么做,不是让自己彻底与杀手联盟对立了吗?”火无命皱起了眉头。

        换做平时,风九幽怎么着也取笑几句之类的,但即便是以风九幽的性子,都同样是露出了忌惮之色。

        “尘哥哥,传闻杀手联盟无孔不入,无人不可杀。连帝族都要忌惮那些个杀手,你这么做,恐怕以后暗中将会有不少杀手盯着你了。”小舞走上前来担忧道。

        “你们都错了,我无论怎么做,都会有杀手盯上我,不出意外应该是某些帝族沟通杀手联盟而请的杀手,我不强势一些,以后照样会有新的杀手前来。”左尘对几人说道。

        除了那些当初与自己有仇的帝族之类,左尘实在想不到还会有什么势力请动杀手联盟的人对付自己。不得不说,自从北冥族差一点被灭掉之后,那些个其他帝族的强者,倒是不知不觉中弱势了不少,至少不敢太过明目张胆地对付左尘,而是牵扯到了杀手联盟。

        而杀手联盟这个势力,则是真正的天不怕地不怕,没有什么可以让他们畏惧的,他们存在的理由便是一句话: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不论对手是谁。

        说的不夸张一点,就算是左尘看到杀手联盟内的某个杀手不爽,那么甚至可以出钱请杀手联盟的人将他们自己所属的那个杀手给做掉。

        “好了,以后你们就安心在这里修炼,都认真一些,备战几个月后的入院考核。”左尘最后目光略微严肃了几分,尤其是在风九幽的身上停留了片刻,他知道风九幽这家伙时而偷懒,毕竟人的性子在那里放着,以前的风九幽是环境逼迫,从而装作懒散,但时间久了,这种习惯也便就成真了,多多少少会印在风九幽的骨子里一些。

        “嘿……放心吧,到时候的考核,一定随便通过。”风九幽干咳几声,而后讪讪笑道,他也是明白左尘此刻的心思。

        “这里是一些魅影晶龙的血肉,你们那过去,将之炼化,这是最好的修炼资源。”左尘说着,他手中的符文戒指闪烁,便是在前方地面上出现了几块散着磅礴精气的魅影晶龙血肉。

        每一块血肉,都有成百来斤,其中蕴藏着最为纯粹的血脉精华。

        左尘得到了一块龙尸,至少几万斤,虽说是分给了学院内的长老一些,将一半让影流教宗的人带了回去,另外的大量晶龙肉都交给了葬神炼制元神天丹,但事实上他又怎么会忘记了小刀、叶千帝、风九幽这些人?更别说是会忘记小舞了,自然是为每人各自留了一些的。

        宝物虽好,但“量”多了反而不见得是好事情,魅影晶龙肉里面虽然蕴藏着极其强大的血脉精气,更有真龙气存在于其中,将之炼化,会得到天大的好处。但若是炼化太多,反而将受到很大的影响,除非改变修炼的道路,从而走上一条类似于神龙后裔一脉的修炼之路,否则就反而是一件坏事了。左尘给每个人留下的晶龙肉,正好为每个人修炼所需,不多不少。

        “还有这个。”左尘随后又是拿出了一个瓶子。

        这里面装着的便是葬神炼制给自己的元神天丹,总共三十枚,回去的时候左尘给了夏侯武一枚,手中还剩下不少呢。

        “元神天丹,你们可以直接服用下去。小刀的话,你要等突破到融武境才能服用,那样才可以将药效全部炼化,不至于浪费。”左尘开口吩咐。

        小舞站在左尘身边,倒是显得平静,小刀大概是还没明白这魅影晶龙肉以及元神天丹所代表的真正价值与宝贵程度,而叶千帝与风九幽二人,基本上都是眼球都差点掉落下来了。

        他们做梦都没想过有一天可以得到这玩意,魅影晶龙肉,这种生物消失大6无数年,根本就不可得,至于元神天丹,基本上便是存在于典籍之中的珍贵丹药,乃是暗夜大6中最强大的几种丹药之一,极其珍贵。

        就在左尘于飞舞殿内吩咐着几人修炼之事的同时,他的声音在某一个刹那突然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左尘略微皱眉,看向了大殿之外。

        不知道为何,一股无法言传的危机感突然出现在他的心头,没有来由,更没有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