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书阁 - 玄幻小说 - 斗天武神在线阅读 - 第369章 十方天碑镇苍穹

第369章 十方天碑镇苍穹

        领域镇压,同时那两大本命武器锁定了左尘的精气神,悍然碾压而至。()    |    (八)bsp;O    M

        这种手段很强,可是……左千秋失算了。

        从刚刚出手的那一刻起,这所谓的无敌领域对于左尘已经不具备什么太大的压制力了,那种无穷的镇压之力消失了。

        单凭这两大本命武器,又如何能够对左尘构成威胁?

        左尘出手了,双拳冲天,附带着成百万斤的大力逆天而上,杀向两大本命武器。

        有古老的神纹闪烁,释放出惊人的气血之力浮动在左尘的拳芒之间,随着左尘的古元力加持,这一拳足以毁灭一切。

        大势崩云,爆入九天十地,可怖的力量与气息传荡的虚空之内,悍然碰撞。

        砰然炸响之间,那一片空间颤抖起来,紧接着属于左千秋的两大本命武器直接横飞出去。

        “什么?肉身对抗本命武器?”有人失声。

        这两人的战斗,实在是太过不可思议了,无论是左尘还是左千秋,所打出的手段都是强大无比,简直并非这个境界的元武者所该有的力量,让人处处震撼。

        左千秋的本命武器,那是双系本命武器,分别为八元级别与六元级别的武器,品级非常之高,那么打出来的威力也是不可小觑,然而左尘从始至终,只凭双拳?

        两道本命武器被轰飞出去的瞬间,左千秋事实上已经感觉到了不对劲,眼前的左尘犹如狂龙一般,根本不可压制。

        “无敌战域失效了?”左千秋骇然自语。

        自己的无敌战域,祭炼多年,乃是外人不可得知的杀手锏,领域一出,玄变境的高手都要受到压制,可左尘竟然不受到影响?

        “你要死,小爷成全你。”左尘开口了。

        肉身爆一道璀璨光华,有无法想象的强大气血之力开始涌动,就在这一刻,左尘的头顶上方三尺之间,出现了一道虚空光影。

        光影开始渐渐凝实,这是一道碑。

        整个碑体显化了出来,散着厚重而磅礴的力量,有一种镇压十方天地的气概。

        左尘探手而出,一把抓在了碑体之上,嘴角勾起一抹冰冷的弧度:“双系本命武器?很强大吗?那让小爷看看,你那两个废物武器,能否抗住十方天碑的碾压。”

        在场其他人不知道,但是只有一个人才明白,这一刻的左尘有多么可怕。

        一战至此,在很多人的眼中,无论是左千秋还是左尘,几乎都是底牌尽出,各自的手段演化到了极限,但是……。

        “十方天碑!”

        后方大地内,凰少天喃喃自语,吐出四个字。

        身为当初苍穹域同辈中的第一人,如今的凰少天身上少了那份娇纵和狂傲之气,而是显得普通而平凡。上一次,因为左尘的一席话,他动摇的信念重塑,凭借强大的底蕴真的加入了战争学院,但是这些天过来,都很低调。

        左尘与左千秋一战,算是和左尘从一个地方走来的凰少天又怎么会不观战?从始至终很多人都在议论着左尘什么时候失败之类的,然而凰少天却从不这么认为。

        当初亲自与左尘战斗过,凰少天明白,对于左尘来说最强大的或许并非是他的肉身,也并非是左尘所掌控的那几种诡异无比的手段,而是眼前这一道碑。

        这碑体一出,可镇压一切,碾碎一切,当初凰少天的本命武器碎命紫金锤何等的不凡?但却是根本扛不住这十方天碑的瞬间碾压。

        今天一战,左尘从始至终未曾动用十方天碑,那么在凰少天的眼中,左尘就没有达到极限,至少暂时不会有失败的可能性。

        可现在,十方天碑终于被祭炼出来了。

        “左千秋会败吗?”凰少天内心在颤抖,低喃开口。

        不知道为何,他就是有一种感觉,今天这一战,胜出的未必会是所有人看好的左千秋。

        “碑?”前方大地中央,左千秋脸色变幻,目光闪烁不断。

        元武者的本命武器有无数种形态,有些人觉醒出普通的菜刀都有可能,但最强大的依旧是以刀剑斧戟等等为的十八般武器形态,类似这么一道碑,一般来说基本上不会有什么巨大的威胁,可是,这东西出现在左尘的手中,就由不得左千秋轻视了。

        “无敌战域?以后换个名字吧。”左尘冷冷开口:“不,我说错了,没有以后了,今天你就要死。”

        顷刻间左尘出手了,手中的十方天碑离体而出,直接冲着左千秋轰砸了过去。

        一时间,整个无敌战域内的空间都随着十方天碑的存在而震动了起来,这领域之中原本存在的可怕压力对十方天碑没有丝毫的作用。

        天碑离体而出的刹那,事实上已经就第一时间锁定了左千秋的身形,看着碑体轰动过来,左千秋本能地想要退避,然而无论他出现在何方,却是根本不能躲避开来。

        砰!!

        巨大的波动繁衍出来,十方天碑狠狠砸在了左千秋的胸口。

        他的身子无力跌飞了出去,直接被掀翻在大地之中,左千秋闷哼一声,胸腔之间有止不住的鲜血流淌出来,浸染着大片大片的衣袍。

        无法匹敌的力量自碑体之中爆出来,让左千秋根本无力抗衡。

        哪怕是步入了玄变境,自身本源有了本质性的增强,他竟然都是挡不住十方天碑的碾压。

        而后,在左尘的驾驭下,十方天碑迎风暴涨,整个本体直接增强十倍,自九天当中中再一次镇压下去。

        这一幕毫无疑问是非常奇特的,很多人看向左尘的目光有些怪异。

        很简单的进攻手段,那便是左尘驾驭着十方天碑就这么凶狠霸道地轰砸了出去,不算是任何的一种古元术手段,但是却能让左千秋伤口加伤,再度被重创。

        “能改变体积,这是……九元天级别的本命武器。”不知道多少在场的弟子羡慕了起来,用近乎于疯狂的目光看向前方。

        世间本命武器无数,但只有九元天级别的本命武器可以随心变幻大小,十方天碑此刻显现出这般形态,不正是证明了他的品级吗?

        原本以为,左尘与左千秋相比没有任何的优势,但现在很多人不这么认为了。

        一尊九元天级别的本命武器,在其真正的威力和价值上,远远越左千秋的双系本命武器。

        碑体再度碾压,第二次镇杀下去的时候,左千秋的身子就已经颤抖起来,逆血已经止不住了。

        十方天碑所蕴藏的力量实在是太强大了,这是左千秋做梦都没想到过的事情。

        对于左尘他调查过,自然知道十方天碑的不简单,但是今天亲自感受,左尘这才是明白,一尊九元天级别的本命武器有多么可怕。

        “小爷要杀的人,还没人能活下去。”左尘在开口,他有一种势不可挡的姿态,在狂爆出手。

        十方天碑撑开一方天地,仿佛无极限变大了起来,顷刻间充斥在这一方场域之内,覆压左千秋的头顶。

        狂风骤起,这一片大地空间在暴动,属于左千秋的无敌战域似乎有着无法继续维持,支撑不住的迹象,隐隐间开始崩溃了。

        “不可能!”左千秋睁大双目。

        他为玄变境的存在,今天有十足的把握镇杀左尘,但是结果走到了这一幕,他不敢相信,也不甘心,不愿意接受。

        实力与境界的差距在哪儿呢?凭什么左尘无视了这种差距,越三个阶层而一战?

        若是说左尘与普通的玄变境高手能够一战,还能够相信,可是左千秋是什么人?顶级的天才,号称当今年轻一辈的领路人,站在众人的前方俯瞰一切。

        砰然一声,空间暴动,无敌战域炸开了,破灭了。

        无形的空间波动在繁衍,一道又一道的虚空碎片炸开八方,见此状况,学院在场的一些顶级强者已经出手了,将其他的一些弟子守护在后方,否则的话,这种空间绞杀之力,足以将在场大多数一级弟子瞬间灭杀掉。

        这哪里还是年轻一辈弟子的交战?就算是武魂境的元武者一战,所造成的天地变化也不过如此吧?

        而后,很多人骇然看到前方的左千秋身形消失了,被那一道可怕的天碑完全碾压在了下方。

        任何的古元术,任何的防御手段都是无效的,因为这碑体实在太过霸道了,碾压一切,造成的天地压力达到了一种不可思议的地步。

        左千秋玄变境的实力又能如何?除非步入玄变境九重天,才可大力撑开一方天地,挡住十方天碑的镇压。

        前方中央,大地轰隆一片震颤了开来,整个地面在晃动,在颤抖,出现了数不清的裂痕。

        整个碑体镇压在中央,除了无尽的烟尘散开之外,再看不到左千秋的存在,只有左尘屹立在战场的边缘,掌控一切。

        他在大口呼吸着,努力调整自己的气息,甚至暗中压抑住体内的逆血。

        左尘并不如表面上所看到的那般轻松惬意,毕竟是越境界而战,所付出的代价是极其巨大的,单单是调动十方天碑进行这般疯狂的镇压,基本上就是当场耗尽了左尘的一身古元力,连气血都沉淀了下来,不再那般狂暴。

        今天这一战,左尘事实上至少有五次徘徊在了生死的边缘,如同最初,差一点就被那无敌战域所彻底镇杀了。

        左千秋的强大事实上越了左尘的想象。

        镇压片刻,左尘深吸一口气,念力涌动开来,将十方天碑搬离,整个碑体在他的驾驭下缩小,回归左尘的掌控之中。

        很多人看到,在前方大地中,左千秋的身躯匍匐在那里一动不动,仿佛真的被镇死了一样。

        一大片醒目的鲜血以左千秋为中心而流淌了出来,冲着四面八方开始了蔓延,左千秋的姿态真的很凄惨,看起来已经无力再战。

        “被镇死了吗?”很多人都在议论,全场一片寂静,他们感觉到左千秋的气息已经消失了。

        一些弟子不相信地摇头:“不可能吧,左千秋是不败的,无敌的,怎么可能就这样死去?”

        的确,真的没人能够相信,尤其一些原本属于无尽战域的元武者都是明白左千秋是何等的可怕,那样的人,别说同辈了,就算是寻常老一辈的人物出手,想要将已经步入玄变境领域的左千秋斩杀都要耗费一番手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