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书阁 - 玄幻小说 - 斗天武神在线阅读 - 第321章 战争学院

第321章 战争学院

        一座至少方圆三千里的巨大水晶枢纽存在于那片大地中,在此刻闪烁出幽蓝色的光辉,深邃如诸天星空。?

        在这水晶枢纽上方,便是屹立着诸多的古老建筑,在诸多建筑的最前方,屹立着一座浩大的暗金石门,石门上方中央雕刻着四个苍劲而有力,充满着一种神秘压力的大字:战争学院。

        “这……便是传说中的战争学院吗?”很多年轻的元武者都在此刻睁大了眼睛,难以平静下来。

        他们自四方大域而来,都是为了加入战争学院,这是一个自古至今充满着无数传奇的地方,有太多太多的强大元武者,都是从这里所走出去的,这也是无数年轻元武者找死梦想的修炼胜地,没有之一。

        亲眼目睹这片大地,就已经足以让人震撼了,没有人能够平静下来,哪怕是那些自一些古老大势力走出的天才,都激动地难以自抑。这一幕太过不凡,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能相信整个战争学院竟然是建立在了这么大的一处水晶枢纽之上?

        靠近战争学院,可以看到在那暗金石门的前方侧面,有一个小型的中央广场,这广场是用来摆放雕塑的,屹立着一座又一座元武者的塑像。

        “这是我暗魔一族的第一神将?”有年轻的元武者惊喜地走向前方,站在一处雕塑之下开口道。

        在其身侧,跟随着一名老人,在此时笑眯眯地点头,有些淡淡的自豪:“不错,这正是我暗魔族的第一神将。”

        暗魔族?左尘不禁用意外的目光打量着眼前二人,暗魔族这个种族,在左尘的脑海中可是有一些印象的,他曾经在典籍上看到过关于暗魔族的很多东西,这是一个血脉非常强大的种族,族内天才辈出,一但成长起来,无比可怕。

        昔日左尘还在无尽战域的时候,曾经看到过暗魔族的强者前来过左氏帝族,并且与左氏帝族的高手切磋过……。

        又有人在此刻兴奋地走到了前方,看着另一座栩栩如生的雕塑,骄傲地开口:“这是我霸血族的先祖。”

        霸血族,或许比不上神龙后裔、暗魔族这些最为可怕的大族,然而这也是一个极为可怕的大势力,至少不比这裁决之地的一些巅峰帝族弱小多少,曾经在霸血族崛起的那个年代,有其族内的顶级人物在这片大6上留下过不朽的神话。

        紧接着左尘又看到一些来自一些古老神秘势力的元武者,在其长辈的带领下参观、指认着一些雕塑,那是属于他们一族的强者。

        “能够屹立在这里的雕塑,都代表着无尽的荣耀。”左尘自语。

        一座座雕塑加起来,至少有那么一百多位的雕塑,这里的每一个雕塑都代表着曾经的一名巅峰元武者,至少是对战争学院做出过极大贡献,被这片大地所承认的高手与神话。

        当年,左尘来过一次战争学院,跟随着父亲而来,那个时候左尘就已经知晓这些雕塑的存在了。

        这么多的雕塑屹立在这里,先后顺序不同,其中所代表的意义也是各不相同的,至少排在最前面的那些雕塑所代表的主人,便是相对于最为重要的存在。

        “劫?”左尘突然眼眸一缩,顷刻间便来到了前方。

        这些雕塑在此地屹立,最前面的只有一座,那代表的是战争学院的第一任院主。

        而仅次于这座雕塑的便是大约十来座,这十来座雕塑可都是不简单,意义不同凡响,就在这里面左尘竟然看到了让自己熟悉的面孔:影流之主-劫。

        “影流之主,刺客之王!”

        在这座雕塑的下面,有着一个小型的石台,石台之上雕刻着这样的八个字。

        “刺客之王吗?倒是名副其实。”左尘内心暗暗想到。

        “前辈,你的雕塑竟然也存在于这里。”左尘其实也是有些小兴奋的,暗中对劫传音道。

        良久,劫的声音出现了,淡淡笑了笑:“我说过,我当年可是这战争学院的长老,只不过因为后来的一些事情,我脱离了战争学院罢了。”

        战争学院的长老,这个身份可真的是不简单,可以说,自这片大地走出去的长老就算是进入帝族之中,那些帝族之主都要小心翼翼地对待,不止是因为惹不起其背后的战争学院,更是因为但凡能够在战争学院成为长老的存在,那无一不是最顶级最可怕的元武者高手。

        那雕塑刻画地极为清楚,犹如刻骨三分,两相对比之下左尘便是有些意外,因为这座劫的雕塑,可以说是极其地传神,甚至于从某种角度上去看,要比存在于十方天碑之内自己所看到的劫更加的霸气与英武,如果认真来讲,似乎眼前这座雕塑更加符合影流之主这四个字在后人心中的形象。

        “前辈,你现在的模样,比起这雕塑可是略显沧桑啊。”左尘揶揄地开口。

        “岁月无人敌,有些事情生了,我能保持现在这种状态而活下来,便已经是一种很大的幸运了。”劫沉默了片刻,长叹一声。

        ……。

        “刺客之王?不过如此,根本名不副实,只不过是夸大其词罢了。”就在左尘在这里暗中与劫开口的同时,自后方大地中传来一个不屑的声音。

        几乎是这声音出现的第一时间就引起了左尘的注意,他也是看到四方之中,不少年轻的天才都同时怒目而视,或是皱起了眉头。

        影流之主,刺客之王,没有人曾经不梦想着成为一名真正的刺客,劫,这个字所代表的主人便是一代又一代元武者所敬畏与神往的对象,这声音的主人如此对劫不屑,自然会引起很多人的不满意,哪怕是左尘,都徒然皱起了眉头,转过了视线。

        映入眼帘的,是一名年轻的元武者,长飘动,身穿一条古老的血液战袍,在战袍的胸口之处绣着一柄巴掌大小的短剑,又似乎是一道匕。

        “均衡的人?”很多人在看清了这年轻元武者的穿着之后,不由自主地闭上了嘴巴,眼中的怒气似乎消失了不少。

        而另一些人的背景不凡,并不怕此人,但过多过少地也是有些忌惮。

        有人在暗中开口:“劫在你口中不过如此,莫非你比他更强不成?年轻时代的劫,不是你能望其项背的。”

        “嗯?”这名年轻人一步踏出大地之外,他的目光炯炯有神,有一缕让人忌惮的寒芒爆出来,顷刻间顺着前方凝聚过去。

        他的目光所至之处,一道道年轻的元武者身形退避,都有所忌惮,从而让开一条道来。

        有另一人在这条道的另一边出现,是一个年轻的面孔,身形修长,肉身四周围绕着一缕缕惊人的气息,显然极为不凡与神异。

        “你在质疑我?”血袍年轻人语气冰冷彻骨。

        那名之前开口的年轻人冷哼一声:“质疑?不,我只是在诉说事实罢了。”

        “滚!”血袍年轻人骤然开口,口吐杀音。

        一股让人毛骨悚然的杀气浮现而出,血袍年轻人直接出手,一指点破前方,带动一道可怖的指力杀入那片大地中。

        轰隆!!!

        前方开口的年轻男子身子直接被轰飞了出去,他同样强大无比,但竟然不是血袍男子的对手,被一击震成了重伤。

        “如果不是战争学院门前不让染血,你已经是一具尸骨了。”血袍男子冷漠开口,随后转过了视线,不再理会那人。

        这一幕的生极大地震动了此地的一些人,让很多人都露出忌惮之色,随之后退开来。开玩笑,这血袍男子太过强大了,同辈之中,出手直接是碾压,不止是那人被震伤,恐怕此地绝大多数人出手,都不是眼前这位的对手。

        “昔日刺客之王?不过是我没有生存在那个时代罢了,否则这世间怎会有影流之主这四个字的出现?”血袍男子与左尘并肩而立,矗立在劫的塑像面前,淡淡开口,语气中有一种无法掩饰的自信与傲气。

        看其这种姿态,莫不是此地为战争学院的门前,他绝对会出手将眼前这座雕塑毁灭掉,左尘已经看到此人准备动手的迹象了,不过始终有所忌惮。

        虽然……此人的衣袍证明了对方的身份,是从那个势力走出来的天才,但对于战争学院依旧是保持着一定的敬畏。

        “就凭你,同境界同样的年龄下一战,你不是影流之主的对手,至少他不会如你这般张狂。”左尘淡然开口。

        其他人敬畏,但是左尘又岂是那种胆小怯懦之人?更何况,这血袍年轻人虽然强大,但左尘感应到后者方才的出手,对方毕竟也还是处于融武境之中,不一定真的越所有人。

        “嗯?”

        血袍年轻人的目光犹如最可怕的刀锋,直接汇聚在左尘的脸上,他露出寒冰般的笑容来:“你也在挑衅我?”

        “挑衅?”左尘失笑:“你算是什么东西?挑衅?你配吗?”

        左尘不想惹事,但看来此时是退后不了了,至少他不可能看着人这么带侮辱性与不屑的字眼去评判眼前这座雕塑的主人,毕竟,劫存在于自己的十方天碑中的这些日子,帮助了左尘太多太多,在左尘的心中,将其当作一个朋友,更当作一个值得尊敬的前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