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书阁 - 玄幻小说 - 斗天武神在线阅读 - 第261章 太上护法

第261章 太上护法

        元武者境界有高低,相互之间的差距在战斗中主要体现在爆力上面。?    ???        ?

        通俗一点解释便是:一名玄变境强者如果一击能够爆出十万斤力量的话,那么融武境强者或许最多也只能爆出一万斤的力量。

        可此刻的左尘,靠着体内十方天碑的存在,再加上本身雄浑的底蕴,却能够在短时间内爆出堪比眼前这名玄变境强者的力量,从一万斤生生在短时间内暴涨到了十万斤的强度。

        至少在力量的运用和古元术的爆上面左尘已经是不弱于眼前这名死神军团的强者了。

        二人在出手,左尘的双拳无敌,犹如化作了一道战血龙拳,隐约间左尘体内守护着他肉身的一道龙气竟然也是透过拳芒厮杀了出来。

        不断的轰动之下,这名死神军团的强者身子在不断退避,一时间竟然根本无法压制左尘,反而是被左尘的气势所震动。

        这一片大地,战火通天,无数元武者在相互出手,以诸多殿主为,而后便是两大军团的人,到了最后左尘甚至看到属于各大殿的弟子门人也都隐忍不住,加入了战场之内。

        “你们在做什么?”远处大地中突然出现了一名白白须的老人。

        这是一个看似极为普通,浑身上下没有丝毫古元力波动的存在,但是却能够安然无恙地出现在战场之内,而且,在这老人出现的同时,左尘分明看到在场诸多殿主眼中的那抹忌惮以及敬畏。

        以各大殿主为,战场似乎开始平静下来,一些人身子停顿,不敢继续动手了。

        哪怕是最强势的王破弩与封魔殿主火烈二人也都是身子停滞下来,目光冰冷地看着对方,却是一时间也不曾动手。

        左尘一拳震退那名死神军团的对手,而后也是将视线放在了这名老者的身上,有些意外地看着对方。

        看似一个普通的老人,却能够拥有如此巨大的震慑力,后者的身份恐怕在这影流教宗内很不凡,而且本身的势力已经达到了那种可怕通天,乃至于返璞归真的地步。

        “难道是达到了那个领域吗?我怎么感觉,就算是战魄境的无上高手在这老人面前都不是对手呢?”左尘低语。

        只听到老人在此刻继续开口了:“三十三殿以往各自未战,甚至于相互争斗也就罢了,我们这几个老家伙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到了这个时候,某些人还不安稳,莫非真的是要叛出我影流教宗吗?”

        这话一出,以王破弩为的一些人没什么表情,而以封魔殿主火烈为的各大殿主,包括死神军团的的不少强者都是脸色微变,显得有些难看。

        “左尘是什么人,你们大家心中都清清楚楚的。”老人看了左尘一眼,而后又是对着眼前的三十三大殿主在开口:“身负完整的暗影之刃,不是老祖宗的弟子还能是什么人?莫非你们真的连老祖的遗言都忘记了?还是说……故意的?”

        就在吐出最后一个字的刹那,老人的语气中充满一股震怒之色,紧接着他一步踏出,抬手之间便是冲着前方轰出了一道指力。

        只见一道灰色的光芒通天而上,在半途之中迎风暴涨,仿佛形成了一道通天的柱子,在此刻以最为可怕的威势碾压在了封魔殿主火烈的头顶上。

        火烈色变,身子震颤,有惊人的气势爆出来,准备抗衡那一指。

        可就算以他的实力都在此刻无法对抗这可怕的一指,肉身下一刻当场半跪在地上,他的肩头被那一指所洞穿,血流汩汩,异常醒目。

        就算是火烈拥有着战魄境的可怕实力,可是肉身就这样被生生洞穿了,无法调动古元力去修复伤口的这一刻,依旧是疼痛难以抑制。

        “太上护法,你这是什么意思?”火烈艰难地抬起头来,在此刻开口。

        对方要杀鸡儆猴,以他一人震慑全场,此刻的火烈已经是连古元力都无法调动了,因为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承受到了压制。

        “火烈,这些年尔等的所作所为我都是看在眼里的,莫非你到现在还不醒悟,真的想要自立为王,或者是觊觎我影流教宗的教主之位?”前方的老人在冷笑。

        众人沉默了,随着老人这等姿态露出来,很多原本站在火烈一方的殿主都是隐隐退避了三步,似乎刻意与火烈拉开了距离。

        火烈艰难地看了老人一眼,而后目光紧紧锁定在地面中央,大约沉寂了十息之后终于抬起头来:“火烈不敢!”

        “很好,那么,按照老祖当初的遗言,从今以后左尘便是我影流教宗的少主人了。”老人淡淡道。

        这下子轮到左尘意外了,之前破灭殿主王破弩想要自己加入影流教宗,甚至直接给予自己一个九护法的身份,就已经是让左尘难以理解了。因为不管在影流教宗,还是其他大大小小的势力中,想要上位,拥有不凡的身份,那么就必须有一定的积累,至少……实力是摆在第一位的。

        可自己来到暗影岛,而后进入影流教宗之后,却是仿佛有接二连三的好事情在等待着自己。

        这一切,让左尘根本想不通,以这个老人所说,自己成为这影流教宗的少主,又是怎么回事?

        在场很多人脸色都有了变化,那些站在王破弩一方的人还算比较平静,似乎已经预料到了一些事情,而至于封魔殿主火烈等人就是脸色显得很难看了。

        “这是怎么回事?”左尘在暗中开口,却是沟通十方天碑,冲着其中的劫在开口。

        他知道,那些人口中的老祖,多半便是此刻身处于自己十方天碑内的影流之主-劫。

        “我当初离开之前,是曾经立下过遗言的,说是未来如果有可能,我的传人将会回归影流,到时候便让他成为影流的少主,乃至于未来的主人。”劫在开口,而后便深深道:“小子,我是要将整个影流送给你啊。”

        “还是别了。”左尘暗中开口,直接拒绝。

        这样的事情在外人看起来是天大的好事,直接成为影流教宗的少主啊,这等于是让自己的背后拥有了一堵几乎不会倒塔的铁墙,未来就算遇到任何的危险,任何的敌人,对方也都会顾忌一下左尘身后的影流教宗,顾忌一下左尘的身份等等。

        可在左尘看起来却并未如此,他只相信自己的战力,如果足够强,一人便可以顶得上千军万马,可以碾压无数大宗门大势力,那个时候谁还敢动自己?

        如果真的让自己成为影流教宗的少主,那么意义就不一样了,或许真的如劫所说,后者的遗言中是将整个影流送给了自己,成长到未来,以自己少主的身份,必然将会是影流的新一届主人,到了那个时候跟随自己的或许便是更多的麻烦与责任了。

        管理一个大宗门都已经足够麻烦的了,更别说是影流这样传承无数年,在整个大6中都有很大名气的大教了。

        左尘的目标只在于修炼之中,对于其他的一切并没有多大的兴趣,尤其类似权力这两个字,或许是很多人疯狂追求的东西,但对左尘来说,屁都不值,他并未放在眼里。

        远处天地中,有一种无比可怕的气息在震颤,惊人的力量在顷刻间爆开来,有年轻一辈的元武者走了出来,突然是大声开口:“我等不答应。”

        “不错,我等不会答应的,左尘的身份有待考察,毕竟自外域而来,加入我影流教宗才几天时间,他有什么资格?”那人在开口,在其身侧,还有不少年轻一辈的元武者出现。

        这些人看似都不过二十上下的年龄,而且本身全部都是锋芒毕露,体内散出强大惊人的波动。

        “嘿嘿,小子,你已经没有退路了。”在十方天碑之内突然传出劫的声音:“你不做出点什么,结局会很惨的。”

        “凭什么?”左尘皱起了眉头。

        不就是一个影流一脉少主的身份吗?自己不当这个少主不就行了,也避免很多的麻烦。

        “你觉得就算是你不当少主,会有人真正相信你,对你放心吗?”劫突然间反问。

        听着后者的开口,左尘沉默了下来。他想到了当初的一些事情,曾几何时自己在左氏帝族的时候,也不过是个身份寻常的族人罢了,并没什么野心,可最终还是招来了不少的嫉恨。

        的确似乎是同样的道理,有劫当年留下的一句话,谁会真正地对自己放心?就算今天自己不当这个少主,恐怕有些人也始终盯着自己,除非有一天能够一脚彻底将自己踩死,否则有些人恐怕做梦都会惦记着自己。

        目光变幻,左尘的眸光电闪,不知不觉中折射出一道逼人的光芒。

        无数人都看向了左尘,目光复杂无比,便是类似于破灭殿主王破弩等为的一些人,虽未开口,但眼中却是带有一抹希冀的光芒,显然是希望左尘能够在此刻做点什么。

        “一个从外域而来的家伙,我们影流教宗将你从黑暗皇朝的手中解救下来就已经是天大的恩惠了,不知道知恩图报,竟然还想要觊觎少主的位置,你有什么资格?”在那前方,一名身形修长,长震荡的年轻男子走了出来,冷冷看着左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