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书阁 - 玄幻小说 - 斗天武神在线阅读 - 第177章 有我在,他只能趴着

第177章 有我在,他只能趴着

        皇血不凡,难以炼化。    ?

        事实上,将属于左尘的皇血精华掠夺之后,这十年过去,北冥雪只不过才炼化了一小部分而已。

        如果能够将这种血液完全炼化掉,那么她所得到的好处将会是无法想象的,甚至,机缘到来,以这皇血再孕养出一块皇骨出来都是有可能的。

        北冥雪打死都没想到这血液会有一天被左尘亲自拿回去。

        虽然没有完全炼化,但毕竟这皇血在北冥雪的体内存在了十多年了,已经与她的本体肉身相互融合了不少,可以说彼此几乎为一体了,在这种情况下,被左尘生生抽离、剥夺而去,北冥雪感觉到自己的肉身几乎要炸开了一样,那种深入骨髓的疼痛让她连嘶吼出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别人的东西,终究不是你的,便是夺走了也无法炼化。”左尘看着地上的北冥雪,语气冰冷地说道。

        在刚才将这鲜血抽离出来的同时,左尘对北冥雪体内的一些情况自然是熟悉的,对方的肉身算是很强了,但毕竟是凡体,想要将自己的神血炼化,没有特殊的机缘的话太难了。

        北冥雪已经说不出话来,只有目光在愤恨地盯视着左尘,似乎左尘已经成为了此生必杀,彻底势不两立的仇人。

        一种憋屈感出现在北冥雪的心中,她从未想过会有今日这么一天,当年自左尘身上夺走的东西被人家亲自拿回去。只是,在这憋屈的同时,北冥雪是怎么都没想到当年她自己的所作所为。

        做错的事,犯下的错,总会有一天要还回来的,今天便是她北冥雪付出代价的时候了。

        而后,左尘准备离去,却又在随后转身过来,俯瞰着下方的北冥雪道:“忘了一件事,谁让我给风九幽这家伙已经把大话说出去了呢?”

        左尘伸出了右手:“拿来吧。”

        “还想要什么?”北冥雪忍到这一刻,终于恢复了一点说话的离去,狠毒地盯着左尘。

        “大荒天刀!”左尘吐出四个字,淡然说道。

        “不……,大荒天刀是我为他专程前来拍卖到的古元术,不可能给你。”北冥雪色变,直接摇头。

        “哦?原来还不是你北冥族自己想要的古元术,而是代替他前来拍卖的?那小爷对这大荒天刀的兴趣,就更甚了。”左尘瞥了北冥雪一眼,随后便是道:“小爷的时间有限,十息,十息之后不将大荒天刀拿出来,我不介意辣手摧花,做出一些当年你们对我做过的事情。”

        左尘这句话说出,北冥雪才是无法平静下来了,她的眼中出现了一抹深深的恐惧之色。

        当年,不知道多少强者聚集在一起,将原本身为绝世天才的左尘生生给废掉,直接弄残了对方,左尘当年那种痛苦的面容,至今在北冥雪脑海中记忆犹新。

        给她北冥雪十个胆子,都不敢违抗左尘的意愿,更不愿意亲自体会当年左尘所承受的痛楚。

        一种极度屈辱的心情下,北冥雪转动了手中的符文戒指,而后便是将一本书册拿了出来递给左尘。

        略微翻动,而后观看里面的一些内容,左尘在确定了这大荒天刀并不是赝品的情况下,满意地将之收入空间戒指之中。

        一部神级古元术,哪怕只是神级下品,都已经珍贵无双了,但,这只算是左尘所收回来的一点小利息而已。也便是左尘今天并未彻底出手,否则的话,北冥雪能够活到现在还是个未知数。

        耗费了几千万元石拍卖得到的神级古元术,却是就此落入了左尘的手中,这简直是要让北冥雪吐血。

        她可是帝族的后辈,而且,自裁决之地而来,盘根错节之下,北冥雪的背景和后台大地吓人,寻常人谁敢招惹北冥雪,在她的手中抢夺东西,而且是如此光明正大?这不是在找死吗?

        然而眼前的左尘,却是对她身后的势力完全没有放在眼中,直接霸道出手,以最强势的姿态掠夺了大荒天刀。

        “怕了吗?”左尘的脸上,出现不屑的意味,而后紧接着道:“放心,小爷我会让你活着回去,未来亲眼看到我是怎么废掉那个人,拿回当年的一切的。”

        “那些个面孔,小爷我可是一个个都记得无比清晰呢。”左尘看着北冥雪,双拳震颤,声音变得很低沉:“我倒是想知道,那些老家伙知道他们付出了无数代价而培养出来的天才,却被小爷我当狗一样废掉的时候,该是怎样的面容?呵呵呵……。”

        大概是听了左尘说不杀她,北冥雪放肆地大笑起来:“你终究不会是左千秋的对手,如今的他,九印已经大成,而且,沟通八元天,觉醒出了堪比九元天武器的双系命武,你那皇骨在左千秋体内已经转化、蜕变,与他原有的霸王之体融合,便成了帝霸皇体,如今的他已有无敌之势,放眼整个暗夜大6,这等的天赋无人可敌,甚至纵观元武之道近万载岁月,拥有如此天赋的人都很少。”

        “你便是觉醒,天赋不凡,也不过七道古元印记罢了,在整个裁决之地中顶多处于一流,与左千秋相比,你什么都不是。”北冥雪在打击着左尘。

        亲眼目睹当年的一切,北冥雪是知道左尘内心对于左千秋的恨,北冥雪此刻亲自体会到了内心的恨意达到极致之后,会让人何等的疯狂,她自身便有一种冲动,如果有实力,定然将左尘碎尸万段,以报今日之辱。

        既然今天无法镇压左尘,那么看着左尘因此失态也是一件快乐的事情。

        她说完之后望着左尘的面孔,然而,对方显得很平静,很自信。

        “一切,也不过是因为掠夺了小爷我的天赋罢了,否则的话,他左千秋连一条狗都不如,跪在小爷面前,小爷我都不会多看一眼的废物,如今也有资格与我相提并论了?”左尘咧嘴,笑地很自信:“无敌之势?我也就笑笑罢了。”

        “左千秋当年便不是小爷我的对手,就算是得到了小爷我的一切又能翻起多大的浪花来?废物,始终都是废物。这片天地内,有我左尘的存在,就没有他左千秋说一句话的资格,以前是如此,现在是如此,将来,同样会如此……。”

        左尘说完,看都没看北冥雪一眼,便是冲着前方走去。

        随着左尘的离开,那风九幽找来的诸多强者也是不再出手,与左尘一同离开了这里。

        北冥雪的内心震颤,翻卷起亿万道无尽的大浪,道道浪花如同一柄柄重锤一般狠狠冲击着她的内心,让她无法平静下来。

        异样的目光看着左尘的背影,北冥雪无论如何都无法理解,在左千秋已经被认定为万古天赋第一人,未来注定要无敌于这片大6的时候,左尘凭什么这么自信?凭什么?

        北冥雪可以真真切切地感觉到,左尘的那种平静与自信绝对不是伪装起来的,而是真正自内心的一种真实体现。

        恍惚之间,北冥雪的内心甚至动摇了,她突然真的有一种怀疑,未来的岁月中,号称无敌的左千秋在面对左尘之时,难道真的要被左尘镇压在脚下吗?

        不……绝对不可能!

        左尘当年的天赋逆天,甚至引起了一些人的恐慌,然而,得到了左尘的一切,十年之后的左千秋,至少在天赋上要比当年的左尘更加可怕。

        九印加身,已经是自古至强,再加上左千秋本身的体质,以及身后拥有无上强者的亲自教导,只能用可怕两个字来形容,这样的人物,左尘又岂能相比?

        远处大地中,左尘等一众人前行,看着眼前这十位顶级强者,左尘的脸上出现了歉意:“抱歉,劳烦诸位前辈了,为了我的事情专程跑一趟麟城。”

        几人挥挥手:“不麻烦……,小事而已,那女子是北冥族的后人,再加上那四名站在武魂境巅峰的元武者,若不是我们这几个老家伙今天一同随行的话,其他人还真未必敢出手。”

        说着,几人都是深深看了左尘一眼,在他们的记忆中,左尘虽然不简单,但也不过是来自圣天皇朝的一个小地方,出自于元武天宫之中而已,为什么会与那无尽战域的人有所瓜葛?而且,与左尘敌对的似乎还不是寻常人。

        “你与北冥族,有过节?”一名老者看着左尘道。

        “不是北冥族,而是……大半个裁决之地都与我有过节。”

        左尘笑着开口,他显得很平静,然而,听在其他人的耳中,却是让人心中震撼。

        “裁决之地又如何?别人忌惮,我符文师联盟却是丝毫不虚,以你的天赋,未来注定也是一名顶级的符文师,到时候,谁敢动你,那便是与我符文师联盟为敌,不想活了。”眼前的老人说道。

        左尘点点头,却是没有多说。

        他的心中是很明白的,辰阳长老先且不说,王城符文师公会之中其他的顶级符文师,甚至与自己说过的话都很少,并不算熟悉,却是在各种事情上大力帮忙,是有原因的。

        其中的原因,便是因为自己的符文之道天赋,对方在帮自己,一方面是出自于上一次自己在符文师公会中的出头,另一方面是看在辰阳长老的面子上,再就是因为自己的天赋了。

        现在这都是小事情,自己帮了符文师公会,符文师公会自然也照顾自己,但若是未来自己的天赋真的出现问题,没有在符文之道上成长起来的话,符文师公会会愿意为了自己与裁决之地为敌,那就真的是可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