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书阁 - 玄幻小说 - 斗天武神在线阅读 - 第93章 在小爷面前玩火?

第93章 在小爷面前玩火?

        “这是什么东西?”左尘拿着符文水晶球,询问辰紫衫道。?

        “念力修炼之法,还有一些关于符文之道的参悟方法。”辰紫衫开口:“你参悟了里面的东西,下一次对于念力的消耗就不会这么严重了,而且,还能让你将念力修炼地越强大。”

        左尘皱了皱眉,旋即将这玩意递了回去:“你不用拿这个给我,我说过,帮你疗伤,不是为了得到什么好处。”

        念力修炼的方法,在左尘的印象中是不可能的,就算是他当初身处帝族之中时都未曾听说过,这就证明了一点,这种方法必然极为珍贵,不可能人人拥有。

        无功不受禄,虽说对于这里面的东西极为心动,但左尘还不想以这种方式得到。

        辰紫衫躲避开来,俏脸一沉:“你这是看不起我?”

        “不是看不起的问题。”左尘摇头,毅然将东西递给对方:“丹药我接受了,但修炼念力的方法,太过珍贵。”

        “这种东西,应该是出自符文师身上吧?”徐天治又是笑道:“真正的专职符文师,对于自己所研究出来的专属符文手段往往极为看重,轻易不会外传,类似这种方法,恐怕寻遍大6,掌控的人都很少,你就算如今赠与我,以后被人知晓了也会很为难。”

        听着左尘的开口,辰紫衫深深看了左尘一眼,脸上渐渐出现了笑意,突然改变话音,询问左尘一个问题:“以你的念力天赋,难道真的没有在符文之道上展的想法?”

        “涉猎符文之道,需要机缘,一名好的符文师太过难寻,以后有机会,或许我会接触到符文之道的。”左尘如实回答。

        与元武者不同,符文师的数量放眼大6颇为稀少,而且,顶级的符文师更是千金难寻,符文之道,虽然不属于正常的修炼,但与元武者却息息相关,无论是炼制丹药、武器、铠甲、阵法……等等,全部都需要与符文之道有所交集。同样,未来的左尘,不可避免地将会需要与符文之道生交集,比如等到他步入元武者第三大境界:融武境之时,需要炼制一柄专属于自己的本命武器,将要请符文师动用符文之力为本命武器进行加持。

        甚至,如同元武者所储藏物品的符文戒指,都是只有专业的符文师才能炼制出来。

        说对于符文之道没有想法是假的,只不过一名强大的符文师太过难寻,至于寻常的符文师,以左尘的眼界,还根本未曾放在眼中,要学,就学最好的,这是他的想法。

        “你等等我。”辰紫衫说着,自符文戒指中拿出了一块闪烁着六角星芒的水晶。

        下一刻,辰紫衫双手结印,片刻之间,这六角水晶深处有一道莹莹的光芒爆射,照耀在整片阁楼之内。

        只见辰紫衫竟然开口对着这水晶说起话来:“二爷爷,我为你寻找到了一个弟子。”

        不久之后,那水晶之中传出一道音波:“小丫头,你又在耍什么花招?你是说火族的那个年轻人吗?那小子虽然有一点天赋,但等他通过我的考验再谈吧。”

        辰紫衫慎怒:“他通不通过考验,与我有什么关系?二爷爷,我可认真对你说呢。”

        “哦?”六角星芒深处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我遇到一个人,并非符文师,但我布下的符文守护禁制竟然被他一瞬间就感应到了。”辰紫衫开口道:“我感觉,就算是我修炼了念力决两年时间,念力的强度都比不上他。”

        “什么?”那六角星芒之中,原本淡然的声音,突然间变得急切无比,急声问道:“丫头,你没骗我?”

        “二爷爷,我忙着解除体内的火毒呢,你觉得我有闲心与你闹着玩吗?”辰紫衫不禁瞪大了眼睛,当然,那声音的主人并无法看到。

        “这个弟子,我收了,你快带他来见我,快……。”那六角星芒之中传来的声音明显兴奋了起来,语气急迫,甚至隐隐带着一抹颤抖:“小丫头,说话啊。”

        不过辰紫衫嘻嘻一笑,故意停顿了半响:“放心吧,二爷爷,到时候你自然会见到他。”

        挥了挥手,将那六角星芒状的水晶直接收入符文戒指内,辰紫衫才是看着左尘:“怎么样?我为你找了个师父,这水晶球里面的念力修炼法门就是他给我的,现在你可以拿上了吧?”

        看着眼前辰紫衫的动作,左尘哭笑不得,他倒是没想到,辰紫衫为了能让自己接受那符文水晶球里面的修炼之法,竟然是耗费这么大的劲,甚至给自己找了个师父?

        不过,虽然是与辰紫衫刚刚认识不久,不算太过熟悉,但也明白了这个女子的性格,认定了的事情,便是怎么都要达到目的。

        “好吧,我接受。”左尘苦笑着将那符文水晶球接过来。

        至于辰紫衫自作主张给自己找的那个所谓的师父,左尘倒是没有多想,在他看来,这也就是辰紫衫小孩子一般的玩闹呢。

        就在这时,阁楼的门突然被推开,走入了一名青年,随着青年的出现,声音随之传来:“紫衫师妹,不怪我冒昧进来吧?听说你暂时留在了元武天宫,我特意来看看你……。”

        青年踏入阁楼的瞬息,辰紫衫原本脸上的喜色,立刻被一抹自内心的怒气所替代:“火焚?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没看到我布置了符文禁制吗?没经过我同意,你闯进来做什么?”

        看着辰紫衫的脸色,随着那怒气的满意,隐隐间还有一些厌恶,不过这厌恶之色很快就一闪而逝。

        那青年正要解释,随后看到了左尘的身影,脸色突然一边,两道眸子凝聚在左尘身上,一股无形的气势碰撞而来:“他是什么人?怎么会在你的房间里?”

        “他是谁,与你有关系吗?”辰紫衫凝视着火焚,语气冰冷:“现在可以出去了吗?我们还有事交流,不想被人打扰。”

        听着辰紫衫的开口,火焚的脸色变得难看无比,原本因为左尘的存在而有些阴沉,这一刻更是整张脸完全黑了下来:“紫衫师妹,你怎么能用这种态度和我说话?连我都不能待在这里了?因为这家伙么?他究竟是什么人,怎么会躲入你的闺房中,甚至你还布置了符文禁制不让人打扰?”

        左尘摸了摸鼻子,原本这火焚的出现,一脸高傲的姿态让左尘很不爽,不过看着后者现在这副样子,也是可怜。再加上辰紫衫的态度,倒是让左尘心中有些暗爽,同时有些奇怪,很明显,这两人以前是认识的,而自己与辰紫衫,似乎才相识没几天时间吧?貌似辰紫衫是在为自己说话?

        当然,左尘可不想卷入这两人的是非之中去,自己这些天经历的麻烦够多的了,与人无谓的生交集可不是左尘想看到的。

        “我先走了,到时候再来找你,你们……慢慢聊。”左尘说完,用可怜地目光看了这火焚一眼,便是走向门外。

        “站住。”火焚一步踏出,挡在了左尘面前,目光紧紧凝聚在左尘身上,无形中,一股杀机萦绕。

        左尘眉头一锁,原本当这火焚只不过是一个无故吃醋的家伙,现在看来,自己似乎是看错了此人,就因为自己出现在辰紫衫的阁楼中,此人竟然是出现了对自己的杀机?

        正当左尘准备开口之时,辰紫衫的声音再度响起:“他是我师弟,嗯,如果你拜师成功,应该叫他师兄的,当然,如果你没通过二爷爷的考验,你就连叫他师兄的资格也没有了。”

        辰紫衫的这番话,引起的震动似乎出了左尘的想象,火焚的脸色骤然一变,身子隐隐一颤:“你说什么?”

        “她说的,你没听到吗?让开。”左尘开口,一步踏出。

        所幸这一刻的左尘,似乎整个人都有些怔住了,呆呆挪开了步子,就这么看着左尘离开了此地。

        无视此人,左尘走出阁楼,立即远去,他竟然看到这原本幽静的阁楼之外不知何时出现了不少弟子的身影,这些人在看到左尘走出来之后,脸色立即变得怪异无比。

        轰!!!

        突然间,身后出现一道剧烈的波动。

        左尘踏出十米之外,猛然回,便是感觉到一股炽热的气流爆而来,一道金色的火焰手掌当空碾压了过来。

        “找死?”左尘冷哼一声,右臂震颤,同样是一掌轰动而出。

        二人的掌力抗衡,一刹那,左尘便现这火焰手掌竟然并非寻常的古元术,而是一种极为奇特的焰体,类似于异火。

        感受到这一点的同时,左尘体内的黑魔噬天焰已经犹如狼虎一般地冲入体外,顷刻间,一道黑色光芒蔓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那金色的手掌包裹、炼化。

        那原本恐怖的金色手掌直接在瞬息间消失掉,可怕的气势无影无踪,唯有左尘的身子矗立前方。

        阁楼门口,火焚闷哼一声,嘴角溢出一抹鲜血,不可思议地看着左尘。

        “你……!”火焚开口,准备说话,然而在顷刻间喷出一大口鲜血,整个人的气息徒然虚弱起来。

        左尘的目光出奇地平静,看着眼前的火焚,突然咧嘴笑了起来,声音低沉无比:“在小爷面前玩火?你还嫩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