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书阁 - 玄幻小说 - 斗天武神在线阅读 - 第2861章 同境界,打爆你

第2861章 同境界,打爆你

        那片战场之内!

        众生平等神则压制诸天,无数观战凑热闹的元武者瑟瑟抖。

        战场的最中央,左尘骤然出手了,霸道至极的一拳锁定了眼前禁忌之主的胸膛。

        他的这一击实在太可怖,凶猛的力量穿透前方,打出一道真空音爆之声,宛若一道闷雷炸响此间。

        “小崽种,众生平等又怎样?我禁忌之主自古至今皆无敌。”禁忌之主没有退路,只能同样杀向左尘。

        刚刚只是因为众生平等这种无数年没有人真正掌控的可怕神则出世而被惊动内心,有所忌惮,但说白了禁忌之主忌惮的乃是神圣法则,而不是左尘。

        真正强大的存在,不管他置身于怎样的领域,依旧是这个领域中的王。

        禁忌之主自信自己就是这样的存在,在平等的境界内一战又如何?哪怕跌落到元体境,禁忌之主依旧强势可怖。

        当初的他,那还是无尽岁月前夕,禁忌之主也不过是诸天芸芸众生以及无数元武者中的一员而已,那个时候他刚踏入元体境领域的第一天,就跑过去亲手斩杀掉了两个老牌元体境,从而震惊那个时代的无数强者,曾有过无比辉煌的战绩。

        今天处于这样的境况之下,他依旧有信心亲手斩杀掉左尘。只要左尘一死,什么众生平等不平等的,那种神则的力量将会在第一时间内消失的无影无踪,再没有任何一种力量可以限制到禁忌之主自身。

        砰!!!

        大地砰然裂开,空间也在震荡,双方同样都在出拳,两道拳头碰撞在一起,激千重浪。

        咔嚓咔嚓……禁忌之主脖子扭动之间,全身内外出现了骨骼炸动之音。

        “好好陪你玩玩,让你明白天外有天,哪怕在这元体境一战,同级别领域下又如何?你还是要死。”禁忌之主森冷道。

        “你的屁话实在太多。”左尘简单吐出一句话,他的第二拳随之斩杀而至。

        第三拳、第四拳……第九拳!

        如果说前面的三拳过后,那禁忌之主还能勉强承受过来,那么从第四拳开始,禁忌之主几乎懵了一样,仿佛彻底置身于梦幻。

        他的肌体生裂,有一道道鲜血流淌下来,却又被禁忌之主以古元力强行封住。

        当左尘的第九拳彻底砸下去之后,禁忌之主当场被轰飞百米之外,狠狠撞击在大地之上,甚至本尊身躯陷入了泥土之中。

        “元体境一战?你真的不够格。”左尘说着,踏步前行,再次接近这禁忌之主。

        元体境强者重在修炼肉身,这几乎是修炼最初期的几个大境界之一,在这个领域内一战,要么你有无敌的掌控力,可以随意改变对手的出手意志。要么,便是身躯体魄无比强大,宛若无敌。

        显然,左尘两种都擅长,但最为擅长的还是第二种,以蛮横霸道的肉身之力横推一切,管你是禁忌之主还是什么可怕的存在。

        “撼地滕王拳!”

        禁忌之主咆哮着开口,打出一种惊世拳法,不想要真的被动挨打。

        “空间大手印!”

        “无极杀戮斩!”

        “幻界杀!”

        一种又一种的强大逆天古元术在禁忌之主的身上爆。

        这些古元术,没有在巅峰领域中爆出来,终究有所不足,少去几分玄妙。

        本尊底蕴不够,古元术再强大也没用,至少要该有绝对强横的力量支撑才行。这禁忌之主片刻之间连续打出多种无上杀术,可是每一种到最后都起不到什么效果,几乎全部都是被左尘给轰碎。

        “你还有手段吗?一起杀过来,看看能不能对我有压制力?”左尘一边出手一边冷笑。

        恍惚间,他的身躯变幻,以一种无比惊人的度掠动前方而去,这种度,放在顶级元武者的眼中真的是不算什么,但那种顶级元武者指的是祖级强者。

        但在此时,他和禁忌之主全部都处于元体境领域内,他这种度一出现,禁忌之主根本没办法捕捉到左尘的准确位置。

        “人界杀拳,杀!”

        左尘开口之间,他的拳头已经落在了禁忌之主的胸腔中央。

        霸道无比的拳芒透入了禁忌之主的体内,只听到咔嚓一声,禁忌之主的胸骨碎裂。

        但这还只不过是刚开始罢了,因为就在下一瞬,只看到禁忌之主背后的衣衫炸裂,出现一道拳芒血洞。

        凄惨的叫声出现,左尘刚刚那一拳竟然强行打穿了禁忌之主的肉身。

        元体境,所谓元体,便是元武者肉身与灵魂的一切得到升华之后,最终三元合一的境界,当肉身被打穿的这一刻,禁忌之主那种强大的战意就宛若决堤,一泻千里。

        他的瞳孔闪烁变幻,心中涌现出了不妙的念头。

        他无论如何都没想到,当双方的境界都被压制之后,左尘会是如此可

        怕。

        可事实上不能说禁忌之主弱,只能说左尘太强了,如果都站在巅峰领域内禁忌之主演化无数逆天杀术的话,左尘可能还要疲于应付,但在这种状态下,最根本的底蕴不足之后,不管你是何等强大的存在,就算是世间有比禁忌之主更可怕的生命体,只要他处于元体境,和左尘处于同样的领域,那他便有绝对的信心打穿一切对手。

        咔嚓咔嚓……,禁忌之主的体内,骨骼咔嚓裂响不断,似乎是伤势在以惊人的度而恢复着。

        在他的肉身之上,更是浮现出了一道古朴的战铠,守护着本尊身躯不至于被左尘再度打成重伤,刚刚那种状态要再出现个几次,禁忌之主的身躯绝对要彻底崩溃。

        “多少年没有人让我如此疲于应付了,你很不错,但是一切要结束了。”禁忌之主说完,在他的双手之间,各自出现了一道拳套。

        拳套在手,战铠临身的禁忌之主,浑然忘记了刚刚左尘带来的恐惧一般,他显得有些肆无忌惮,在这一刻没有任何的顾虑,开始强势出手。

        两道身影在碰撞,往往眨眼间就已经能够碰撞成百上千次。

        “小爷我照样打碎你。”左尘声音滚荡天地内。

        他的双手变幻,凝聚一尊无双印记,这印记破空而去,出现在禁忌之主身上的一瞬间就已经炸开。

        禁忌之主无比惊悚,他惊恐地现,自己身上的战铠竟然开始了龟裂?

        无数道裂痕开始蔓延,整具战铠哗然破碎。

        紧接着他附带着拳套的双拳和左尘厮杀在一起,拳头正面轰击在一起,无边的大力互相激,开始交织破灭碰撞。

        砰!!!

        某一瞬间,左尘前方的真空砰然炸裂。

        只看到禁忌之主徒然缩回双臂,他的身子在隐隐颤。

        太强了,禁忌之主誓他没有见过如此强大恐怖的生命体,要知道在元体境这个领域内,存在着对元武者太多的限制了。

        正常元武者,不可能如此狂暴霸道,一拳杀出来,蕴藏的力量简直是强地匪夷所思。

        “你想杀我?给你机会了,你倒是出手,倒是反击,倒是斩杀我啊?嗯?”左尘讥讽般看着眼前的这位。

        就在他的话音刚刚落下之时,惊变出现了,眼前的禁忌之主身躯化作一道流光,竟然直接逃向远处。

        命运造化弄人,总在一念之间,谁也不知道下一刻会生何等可怕的事情,禁忌之主到现在终于是恐慌了起来。

        他不想死,因为在这区区元体境领域内被左尘所斩杀掉了的话,那么就代表着他再没有重生的可能性了。这一死,就是彻彻底底的身死道消不复存在。

        远处无数元武者全部惊呆了,他们压根不会想到这样的一幕会出现在禁忌之主这种生灵身上。

        这不久之前还在巅峰俯瞰一切,准备着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手段,可谁知道眨眼间就已经变得如此凄惨,被左尘打地落荒而逃。

        左尘演化急,开始了一路追杀。

        两道身影穿梭在大地中,某一刻,禁忌之主的身躯之上,出现了一道醒目的裂痕。他的身躯,就在光天化日之下开始不断崩溃了。

        “吼……禁忌种子,给我炸!”

        禁忌之主的声音愤怒而带着无奈与悲愤。

        在他的眉心深处,浮现出一道神秘的印记,这印记一出现,和外界的天地刚刚接触,就已经是砰然炸开。

        滚滚能量演化出滔天轰隆,在刹那间,前路被开辟,同时,正在追杀禁忌之主的左尘也不得不退避开来,因为那一道印记炸开所附带的力量实在强到难以想象,至少以自己受到众生平等神则影响后的实力根本无法阻挡。

        “这印记究竟是什么?禁忌种子是什么?”左尘心中一惊,顿时觉得不妙。

        谁能想到,哪怕是落到了这种地步,眼看着有希望杀死禁忌之主的时候,对方竟然会动用出这样的底蕴。

        这禁忌种子炸开所附带的力量,恐怕足以将这片天穹大地彻底震碎。不至于破掉众生平等神圣法则,但是,却给予禁忌之主一条逃生之路。

        只看到一道能量化作一面天地墙壁,强行撑开一条崭新的路,禁忌之主拖着那不断开始崩溃的残躯,在眨眼间消失于左尘的视线之中。

        “这禁忌种子绝对是他最恐怖的手段,最根本的底蕴之一,但在今日一战中浪费了,这禁忌之主这一战,不见得占了便宜。”左尘冷漠自语道。

        没能斩杀对方,虽然有些遗憾,不过,左尘并不恼怒担忧,因为这一次是禁忌之主隐藏在暗中,等待着自己和白虎神两败俱伤才出手,而如今左尘自身迈入祖级领域九重天,下一次禁忌之主再敢出现,巅峰状态一战,左尘觉得自己未必会败。

        除非……出现那种情况。想到一些东西,左尘的目光闪烁,又是变冷了不少。

        “白虎神,我倒是忘记了这个点。”左尘看向远处,继而再度开口,颇为有些懊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