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书阁 - 玄幻小说 - 斗天武神在线阅读 - 第2847章 众神宫镇压战场

第2847章 众神宫镇压战场

        古元术用来战斗,心法只是用来n,但是,在这样的战斗中,运转无上帝皇决这种心法,可以让左尘不被樊少云以诸天神决带来的意志而压制。

        左尘自创的无上帝皇决,经过了无数次的蜕变,时至今日或许还无法和樊少云不知从何处得到的诸天神决相比,但已经无限接近于诸天神决,在这种心法动用的一刹那,那种被压制的感觉就消失了。

        左尘感觉到自己再临巅峰,在这一刻,他与樊少云仿佛各自背负着一个浩瀚的世界,这这一刻不仅仅是他们双方自身在对拼,更是那两个世界的对拼。

        砰!!!

        时空深处,一道可怕的力量砰然炸开。

        只看到樊少云的身躯中央出现了一道裂痕,一道不知从何处出现的剑气差一点将他腰斩。

        左尘也不好受,他身躯表面的战铠破裂了,肩膀之上,被樊少云的战剑洞穿出一个醒目的血洞。

        “肉身这么弱,本源再强也没用。我左尘内外兼修,便是你们这种得到逆天本源的时代之子,在我面前也如同蝼蚁。”左尘声音滚滚。

        这一刻,不止是正面厮杀,左尘甚至开始在意志上压制眼前的樊少云。

        他知道类似樊少云这种得到了逆天造化,同时心高气傲的存在,他所期待的不仅仅是斩杀自己,更是要以最简单的手段,在最短的时间内胜出。这一战持续时间越是长久,樊少云自身便越是烦躁。

        樊少云体内,三大神圣法则之力再度爆,演化出三道能量匹练,在刹那间将左尘的肉身锁定禁锢,然后三道匹练直接开始加力,仿佛要将左尘的肉身撕扯成三块。但在与此同时,左尘体内一道符文大手出现,将那三道神则锁链抓捕其中,大手内部无尽的符文之力结合世界之力不断磨灭一切,哪怕那神则之力再强也没用,短时间内,根本无法和那一道符文大手进行对抗。

        神圣法则至高无上无法无天,没有任何一种力量能够与之相比,从来都是只有神圣法则之间的正面对抗,否则,便没有任何一种特殊力量能与神圣法则相比,但是今天在这片战场内,左尘演化出来的符文手段,竟然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压制樊少云的三种神圣法则。

        光是看到这一幕,但凡身处于百战疆域观战的这些元武者,就没有一个人不惊悚,尤其是这一次前来百战疆域的无数强者中,原本就存在着不少强大的符文师,其中最强大的几人甚至放眼于整个洪荒天界,他们的符文手段都是趋于最强的存在,可是他们这些符文师都看不透左尘演化出的符文手段。

        毕竟,在那片九天战场中并没有存在着什么符文杀阵,左尘从始至终也没有祭出任何的符箓等等。

        “无人可以压制我。”樊少云意志惊天。

        他同样现了这样的状况,三大神圣法则压制不了左尘,至少在短时间内做不到。

        这让他感觉到了莫名的危及,要知道,除了三大神圣法则之外,他就只有动用体内那种最根本的本源之力了。那是他最后的底蕴,不到万不得已最后时刻樊少云根本不会选择动用。

        而且这个时代,他虽然是率先崛起的几人之一,可事实上樊少云也明白,接下来,时代将会继续给予一些恐怖无比的机缘,如今能崛起他自己,明日便有可能会有第二个自己、第三个自己这样的人物诞生出来,到时候,诸天最强者争锋,将是惨烈无比的一种情形,樊少云自然会选择有所留手。

        樊少云探手一招,只看到大地下方惊变出现,那一座坐落在大地中央的众神宫化作一道流光,只看到这座浩大的宫殿竟然在眨眼间逆天而去,出现在了左尘与樊少云彼此交织的战场之内。

        樊少云语气冰冷:“先后给你数次机会,你自己不珍惜,怨不得我。”

        只看到那众神宫破空碾压而来,如同变

        变成了一座太古山峦,狠狠撞击在左尘身上。

        这宫殿,竟然不仅仅是供人居住的存在,更是一件可怕无比的大杀器。

        左尘杀出上百剑,宛若有诸天剑气诞生,同时轰杀在了那众神宫的中央,然而金铁交击之声响彻天际,没有任何一剑能够将那众神宫给斩灭。

        一时间,强横无匹的镇压之力出现,只看到众神宫带着无敌般的威势冲着左尘头顶轰隆降落下来。

        不止是可怕的力量在镇压,这一刻,左尘甚至感觉到方时空都被禁锢了,想要逃离此间都做不到,那众神宫就是一座天地牢笼。

        三大神则之力同时逆乱诸天,外加这众神宫,还有属于那樊少云的本尊意志,在这一刻,左尘所面临的压力达到了极致。

        脸色微变,左尘剑斩天下,欲要脱困而出,然而樊少云早已心有忌惮,根本不会给左尘脱困的机会。

        众神宫几乎在顷刻间就镇压了下去,只看到那巨大无比的宫殿从九天之内降落而下,几乎在眨眼间就将左尘的肉身笼罩在内,而后轰然一声镇压到了大地的中央。

        四周无数元武者只感觉到脚下的大地在颤栗,仿佛将要生灭世地震,一切都将要被毁灭掉一样。

        “结束了吗?”不少人喃喃自语。

        刚才一战从始至终持续时间并不久,但事实上给在场很多人带来的震撼难以言喻,哪怕今天在场的一些活了几十万年的老不死,在他们的n生涯中,都没有见过这种级别的强者正面征战厮杀。

        不到乱世,越是他们这种站在高处的强者,出手就越是谨慎,轻易都不会真正和人彻底厮杀。

        左尘很强很可怕,这是毋庸置疑的,不过,现实终究击垮了一切,凭心而论,这并非是一个属于天才与妖孽的时代,而是属于樊少云这种时代之子、天地之子的时代,只有这些得到了逆天本源的家伙,才能够站在最巅峰,凭借着无敌的本源之力压制一切。

        当实力的压制达到极致之后,任何天赋与底蕴带来的东西都不过是笑话。左尘在之前一站中,倒是让樊少云受到不轻的伤势,但最后的结果,依旧是樊少云简单镇压了左尘。

        诸多目光凝聚在了眼前的众神宫之上,思忖着这一刻被镇压的左尘该是何等的凄惨,而后又看向了那脸色极其不好看的樊少云。

        很明显,虽然是胜出了,但是樊少云对于这一战很不满意,因为左尘让他受到了剧烈的创伤。

        无视四周众人渐渐开始恭维的话语,樊少云盘坐在大地中央,进入了一种短暂n的状态,他要将体内的创伤尽快修复,那等伤势,虽然不至于让他身死道消,可是,左尘在之前毁灭掉了他演化出的三柄神则之间,这样导致他自身被反噬。

        原本他掌控三大神则也只是最近的事情,就算是强如樊少云,对于这三种神圣法则的掌控力也没有达到最佳状态,神则之力并不稳定,再加上今日的反噬,不及时修复创伤的话,在未来他想要领悟第四种神圣法则就会变得非常艰难。

        至于此刻被镇压在众神宫内的左尘,樊少云一时间并不着急,等他修复完了体内的伤势,然后再开始炼化属于左尘的一切。

        在樊少云看来,将左尘炼化之后,所得到的好处几乎不亚于自己得到某一种逆天的本源力。

        时间流逝,过去上百个呼吸之后,樊少云似乎有所感应,骤然睁开了双眸。

        他的目光锁定在虚空中央,在那片虚空中,正有一个中年男子踏步而来,这男子眨眼降临到了樊少云面前的大地中央,开门见山:“我代他赔罪,这件事不妨就此结果,未来,大家做个朋友。”

        如果这一刻左尘没有被镇压,自然会认出来,眼前这中年男子正是裂空圣的父亲,裂空禁族的主人。

        “裂空之主?”

        处于n状态的樊少云骤然睁开眼眸。

        他的嘴角勾起一抹讥讽般的弧度:“我知道,在这些禁忌种族的族长之中,你算是非常强的存在了,掌控不止一两种神圣法则,不过,凭你的身份与实力,在我面前要人,还不够资格。”

        换做常人,在裂空之主这样的大人物面前,定然会颤抖不止,无比畏惧,但是樊少云竟然根本不给裂空之主面子。

        你是禁忌种族走出来的族长又如何?真正的强者,一人便是一个种族,自身便可以横推一切。

        认真而论,现在就算是禁忌种族那样的势力,想要撼动樊少云这样的存在,根本就是痴心妄想。也就是裂空之主自身掌控多种神圣法则,自身非常强大,才能在此时和樊少云正面开口,换做其他人,就算是禁忌种族的族长亲临,恐怕樊少云一个不爽,都要直接出手将其镇压了。

        四周不少戏谑的目光看过来,让裂空之主的脸色颇为难看。

        他没想到,樊少云竟然给自己一丁点面子也不给。

        他这样的大人物,身份与实力然无数元武者之上,正常而言,现身一次都颇为难得,更别说类似今天这样,带着还算低调的姿态前来要人。

        “你乃是时代之子,但也要真正崛起,才有资格这样说话。”裂空之主冷漠道。

        左尘虽然是外人,但如今,儿子裂空圣追随左尘身后,而且裂空圣体内存在着左尘打入体内的神秘力量,如果说左尘真的死去了,那么儿子裂空圣也会身死道消,否则,裂空之主根本犯不上在这种时候和樊少云这等得天地之宠爱的时代之子为敌。

        隐隐间,一抹战意从裂空之主的身上爆出来,实在不行他便要出手。

        如他所说的一般,樊少云固然强大,而且掌控三种神圣法则,但认真而论,在掌控神圣法则这一点上,樊少云终究还是没办法和他相比。

        现在的樊少云,距离达到终极巅峰还差那么不短的一段距离,就算崛起,也是未来的事情。

        “裂空之主,也太嚣张霸道了吧?这把你自己当成皇祖那样的人物了?”樊少云还没有表态,便已经有其他人的声音传了过来。

        裂空之主转过视线,眉头微皱:“雷破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