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书阁 - 玄幻小说 - 斗天武神在线阅读 - 第2840章 年轻霸主亲临

第2840章 年轻霸主亲临

        第6章

        战场的一处,一尊掌控神圣法则的老人色变。

        左尘在片刻之间才刚刚击败一个实力不弱于他的存在,此时将他盯上,这老人还真没多少自信和左尘对抗。

        同样掌控神圣法则,除非掌控两道神圣法则才有真正和左尘正面厮杀的可能。

        否则,掌控一种神圣法则,根本没有任何优势,别忘记了左尘同样是掌控杀戮神圣法则,而且杀戮神圣法则以攻击为主,加上左尘那无比强大的气血强度与肉身,再加上十方天剑、符文手段等等一切底蕴,即便是很多站在巅峰活了无尽岁月的老不死,想要将左尘镇杀,都是一种妄想。

        眨眼间,老人身躯化作一道流光,就消失在此地,冲着远处另一片大地中逃离而去。

        四周不少人愕然,尤其是这些人全部来自高高在上的顶级大势力,不少人甚至感觉到了羞耻。

        他们眼中至高无上的老前辈,竟然连和左尘一战的胆子都没有,这说出去都有些夸张,没有人敢相信,但事实就是这样。

        “都是一群废物,有本事将小爷我镇杀!”

        此时这一刻,左尘开口怒骂,他可顾不得什么元武者所谓的风度与面子之类的,那些要风度与面子的,往往最后死的很惨。

        他的内心极度不爽,这些洪荒人界传承无尽岁月的大势力,他们的弟子门人无法和自己一战,便是宗门内部老少全部出动,不惜一切代价都想杀自己,换做任何人也不会舒服。

        “小畜生,你找死。”

        前方虚空内,三个老人同时出现。

        每个人都是掌控一种神圣法则,在刹那间爆,演化出三道神则锁链,三道锁链同时冲着左尘穿梭镇压过来。

        匪夷所思的侵蚀之力蕴藏在其中,神则锁链所过之处,连虚空都被禁锢,被锁定,被炼化。

        让人窒息般的气息充斥在空间之中,这一刹那,左尘瞳孔深处一片赤红之色掠过,他整个人仿佛化作一尊绝世杀神,刹那间一人一剑斩杀了出去。

        剑体轰动,斩出一道天地大剑气,一剑出,万法寂灭,在恐怖无比的气血和古元力支撑下,左尘一剑将那三道神则锁链斩断,然后一步登天而上,冲着远处天穹中离开。

        此间聚集的强者实在太多,在这种时候,左尘根本就不敢长时间逗留,而且体内之前出现的神则之伤还没有恢复,甚至在战斗中有一种伤势加重的迹象。

        砰!!!

        前方一片时空直接爆炸,只看到在那爆炸之后的混乱场域中,出现了一道古老的天地战车。

        战车中央,站着一个中年男子,眼眸之中蕴藏绝世杀机,这男子可怕到极点,尤其是在这天地战车的加持下,他一人站在那里,就如同能代替这片天地,他仿佛变成了这天地之间的唯一主宰者,可以掌控一切。

        “滚!”

        左尘声音冷漠,左右为拳,右手为剑,万界皇拳和人界杀剑这两种古元术同时打出。

        拳芒与剑气撕裂了天地苍穹,彻底斩杀在了那一道战车之上。

        战车一颤,咔嚓一声当场裂开。

        中年男子当场色变,痛心疾,这战车乃是他们宗门深处一件流传古老的无上杀器,无尽岁月至今,不知道被这战车镇压过多少可怕的大敌,毫不夸张的说,死在这战车之下的祖级强者没有上千也有几百。

        但是在今天,一个照面之间直接被左尘轰碎,这一件大杀器就这样彻底被废掉了。

        “畜生,我要让你明白招惹荒古神宗的代价。”中年人怒吼,他的本尊出手了。

        衣袍震颤,拳芒滔天,中年人打出一道无敌神拳,一道巨大无比的拳头穿透了时空的阻隔,降临在左尘的头顶之上。

        空间颤裂,左尘的肉身直接被轰退上千米,整个肉身隐隐颤。

        “原来是荒古神宗的人,好好好,你们荒古神宗不长眼惹到我左尘,算是你们的不幸,今天你若能斩杀我,自然是你的本事,若是我不死,荒古神宗未来必灭。”左尘在虚空中冷笑。

        他的体内气血滚滚,一道精血再度爆开,渡入四肢百骸之中,而后不败真血的本源秘力彻底爆,左尘凝缩空间,出现在中年男子的面前,开始与之正面厮杀。

        这中年男子显然不凡,同样是肉身几乎无敌般的存在,在这一刻强势出手,和左尘彻底轰杀在一起。

        两人双拳对杀,激不知道何等可怖的虚空涟漪。

        这一幕让后方很多人惊颤无语,左尘不认识那中年男子,但是洪荒天界这群人可是清楚那男子的身份,那是荒古神宗的当代宗主,乃是放眼于整个洪荒天界都赫赫有名的人物。

        说白了类似这样的强者,基本上已经是不问世事,很多年都不见得会出世一次了,而且身份在那里,对付左尘这样的后辈不至于亲自出现,只是,谁让左尘斩杀了荒古神宗的当代传承者?而且那传承者,乃是眼前这位的亲生儿子。

        只是,这种高高在上的恐怖人物,想要将左尘猎杀似乎都是不可能的。

        双方对拼不久之后,就看到前方中年男子的身上出现了至少十几个血洞,有可怖的劲气在他的体内侵蚀他的一切,不断泯灭着他的本尊生机。

        在这过程中,左尘身上同样有伤势出现,但是他的气血太过充沛了,强大的气血直接压制住了任何的伤势,然后支撑着左尘不断拼杀。

        某一瞬间,中年男子身躯退避,在虚空中大口咳血。

        “时间神则!”他突然开口,几乎是嘶吼着一般吐出四个字。

        时间神则四字一出,便使得四周空间出现了某种难以言传的变化,时间神则的力量影响下,八方空间之中,时间竟然开始逆流。

        “斩!”

        左尘无视一切,不管对方强横与弱,他都是一剑劈杀。

        空间之中时间在逆流,但是对左尘依旧无法限制,剑体横空而过,斩杀在了前方中年男子的本体之上。

        紧接着,左尘演化杀戮神则,同样打出一道神则锁链,基本上在一刹那之间就以杀戮神圣法则演化而成的锁链将那中年男子困在虚空中央。

        “死!”

        法则之力逼入此人的体内,神链开始了收缩。

        啊……!

        惨叫声出现,那中年男子的身躯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杀戮神圣法则所瓦解。

        只看到,随着肉身的碎裂,他的元武之神逃离开来,可是在下一瞬,左尘已经演化一道弥天大手臂,将此人的元武之神直接禁锢当场。

        “荒古神宗的灭亡,就从你开始。”左尘声音极度冷漠。

        噗哧……!

        但就在这一刻,左尘闷哼一声,吐出一口逆血,脸色变得无比苍白。

        只看到一道道神秘的纹路显化在他的肉身表面,仿佛龙蛇在左尘的身躯之内游走变幻。

        “该死!”左尘脸色难看。

        刚刚出手太过凶猛霸道,使得神则之伤开始了反噬,无法继续镇压住。

        趁着这一瞬间的机会,前方中年男子的元武之神化作一道流光,直接逃离此间。

        “逃得过今天,逃不过明日。”左尘声音滚滚。

        他一步登天而过,横跨虚空上万里,冲着远处天穹中而去,准备离开战场。

        “追!”

        大地中央,无数强者杀意冲霄,他们准备好的所有杀戮手段同时开始动用。

        今天无论如何也不能够让左尘再一次逃离,否则后患无穷。

        一瞬间就有十几件大杀器同时穿透了万丈时空的阻隔,冲着左尘的本体轰杀而去。又有无数的可怕符箓同时被人激了起来,符箓穿空而过,仿佛化作一道道天地幕布,欲要将左尘的身躯包裹其中,将他活生生炼化而死。

        “哈哈……!”时空深处,传来左尘的大笑声。

        只看到左尘身躯四周百味真火演化,有滔天烈焰滚滚而动,任何接近他、触及他的符箓,全部都被左尘身躯之外的百味真火所焚烧炼化。

        如今,若是说某一种符箓想要真正对左尘构成损伤,除非那种符箓乃是那种不世出的绝世强者以自身的生命力炼化无穷岁月的最强符箓,要么也是天地诞生而出的绝世杀符,否则,类似今天很多人所准备的符箓想要将左尘灭杀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全部都会被百味真火所焚烧炼化掉。

        无限的时空深处,两道大手从不同的方位同时拍来,每一道大手都是如同能够遮住这片天地,有无法想象的气机与力量在此时爆,附带禁锢一切的霸道力量轰击在左尘的肉身之上。

        “噗……。”一大口逆血喷涌而出,左尘的身躯被逼出那片时空。

        他的双目泛着一道道紫金光芒,眸光洞穿了时空,看到了远处天穹中存在的两道身影。

        那是两个白白须的老人,分别来自两个不同的势力,身穿古老战袍,都是昔日时代的巅峰强者,也不知道多少年没有出世过了,但在今天却显化在此地,想要灭杀自己。

        “老家伙,有种不要离开。”左尘冷笑。

        他挥手之间,调动弥天之力,撼动山川大地,扰乱无尽时空,无数元武者只感觉到左尘的身躯四周时空变幻,这外界大天地都因为左尘的出手而被引动。

        一条神秘的时空通道当即成型,左尘踏入其中,身躯眨眼消失不见。

        “该死!”

        不知道多少人同时咬牙,狠狠吐出这两个字。

        又一次伏击失败了,被左尘当众逃离,众目睽睽之下这左尘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毕竟今天到来的不少人,都是各大势力中最古老最强大的存在,所有人准备十足,怎么可能会让左尘再次逃跑?

        总感觉哪里似乎有些不对劲,但是在这一刻,很多人都想不明白原因。他们打死也不会想到,这百战疆域乃至于百战疆域所拥有的这片天地都已经是在左尘的掌控之中,除非左尘离开这百战疆域,否则,真正想要将左尘灭杀,绝对是难如登天。

        “他没能离开百战疆域。”有人肯定地说道。

        可以说在这一刻百战疆域内布置着天罗地网,一只苍蝇都不可能飞出去,这百战疆域甚至变成了人为造成的一处小世界。

        此时,在百战疆域内部一处,左尘盘腿而坐,他的眉心在滴血,他的嘴角同样有鲜血溢出,可以看到他的身躯隐隐在晃动,仿佛随时都要倒下一般。

        “神则之伤……。”左尘咬牙。

        对于神圣法则,即便他如今自己也掌控了一种神圣法则,可是认识这种力量的时间终究不长,所以之前战斗之时有些大意了。

        如果说没有这一道伤势的话,左尘在之前绝对还能够继续拼杀下去,毕竟对于他而言,他的底蕴几乎是无穷的,可以随时从十方天剑内部抽取能量以化为己用。

        眸光电闪,在这一刹那之间,左尘咬牙,一股又一股的能量被他从八方天地乃至十方天剑内部世界中拘捕而来,最终汇聚在一起,形成了一道拇指般大小的丹药。

        而后,此时他随身所携带的所有剩下的灵药、灵草、灵果等等全部被他拿了出来,将这所有的一切又全部开始炼化,最终全部炼化到那一颗丹药的内部。

        这一颗丹药他就这样强行吞咽了下去开始炼化……。

        左尘所拥有宝物,是何等的价值?每一种拿出去都能够让世人疯抢,不管在洪荒人界中,还是在这洪荒天界之中,他的那些宝物全部都是无价之宝,甚至毫不夸张的说,这些东西如果拿出去放在任何一个宗门中,都有可能让这个宗门在最短的时间内崛起,成为洪荒天界的大势力,但是这一切,在今天被左尘全部都动用了。

        “这一切,以后小爷我都要从你们这些人身上找回来。”左尘咬牙。

        他的体内,一股股可怕的秘力开始疯狂涌动,开始不断冲击着他的四肢百骸。

        因为神圣法则伤势反噬而带来的一切问题全部消失,被他强行修复,残留在他体内的神圣法则之力被他以雷霆手段强行镇压了下去。

        左尘不知道付出了何等巨大的代价,为了镇压这等伤势,他耗费的资源,耗费的世界之力,乃至于自身的气血之力,加起来足以吓死任何人。

        恐怕也只有他才舍得这么做,要知道,很多老不死级别的存在,修炼一辈子,他们所积攒的宝物,恐怕也没办法和左尘今天消耗的这些相比。

        “呼……。”良久之后,左尘面色恢复正常,终于长长舒了一口气。

        神则之伤,算是彻底镇压了下去,至少短时间内不可能再度反噬,但是左尘也明白,这只不过仅仅是镇压,而不是将这种伤势彻底驱除。

        在未来,这神则之伤终究还会再次反噬,而且,这一次镇压的越深,下一次的反噬之力就会越可怕,甚至有可能直接让自己废掉。

        离开百战疆域之后,一定要想办法将这麻烦解决掉,否则,在未来这将会是天大的隐患……。

        不久,左尘看向远处天穹,目光重新变得冰冷无比,嘴角微微翘起:“天下人都想杀我吗?我不介意在这百战疆域内造成一片杀劫。”

        他的精气神在顷刻间竟然收敛了起来,明明站在那里,但没有任何的气息存在,就算是有人站在他的面前,在这一刻也只会将他当作一个普通人。

        &

        nbsp;当然,这一方面是左尘强行收敛自己的气息,另一方面也是有着这片天地的帮助,只要站在这百战疆域中,在很多事情上,他都可以做到“随心所欲”。

        一片又一片大地内,留下左尘的足迹,每到一片特殊的地域中,他便会出手,演化诸多特殊的手段,刻画一些神秘的符文……。

        没有人知道左尘所做的这一切,也没有人能想到他会如此轻松,便在整个百战疆域内,众人不断搜寻天地,寻找着左尘踪迹的同时,百战疆域内大片大片的地域已经被左尘走了一遍。

        不知何时,一片特殊的大地中,左尘的身躯驻足,双目骤然一亮:“昔日时代留下的天脉?”

        天脉,是一种特殊的地域,甚至可以说即便在洪荒天界,也都没有多少人知晓关于天脉的存在。众所周知天地之间某些特殊的地域内存在着诸多不同的龙脉,但凡龙脉所在之地,往往都是适合元武者修炼的洞天福地。

        但对于符文师而言,龙脉所在之地,往往也是布置符文手段的绝佳之地。但是,相对于天地间这种特殊的地脉而言,事实上龙脉只能算是其中比较常见的一种,真正最强的地脉,往往极其稀少,比龙脉更为不凡。

        天脉就是其中的一种,天脉所在之地,可以孕育出无上的天脉之气,比如有一些平凡普通人家诞生的后代,却被人现乃是最强大的天之骄子。事实上这并非运气使然,可能就是因为在这一家人所生存的大地下方,正好存在着天脉。

        左尘在此地现这一条天脉,虽然已经是干涸的天脉,但是,在左尘的推测中,这一处天脉干涸的时间不会过一万年。

        也便是说,在这片地脉之中,可能还有残存的天脉之气。

        “好,这里便是杀阵的中枢,引天脉之气而杀敌,管你是什么人,哪怕是掌控两种神圣法则,甚至掌控三种神圣法则的强者,也要身死道消陨落于此。”左尘喃喃道。

        如今百战疆域内汇聚的强者越来越多,仿佛要举行一场盛会一般,一切让左尘越来越看不透。他不得不谨慎一切,而且如今他的底蕴虽强,但是说想要和这么多强者去正面一战,进行争锋,那无异于痴人说梦,没有符文手段的辅助,除非左尘逃离此间,或是从此不再出世,否则不可能化解这一场大危机。

        诸多的符文刻画在这片天地之内,左尘的刻画度快若闪电,不久之后,这片大地方圆千米仿佛变成了一座大地阵基,刻满了繁复无比的纹路。

        某一瞬间,所有的符文刻画完成,彻底打入地下,而后左尘探手而出,演化一道中央大手,冲着前方大地中央笼罩而去。

        只看到有一道乳白色的大地气流腾空而起,在眨眼间就被左尘纳入掌指中央。

        “天脉之气颇为难得,这世间天脉不难寻,然而大多数天脉都在时代的变迁中消失、废掉,用来布阵的确是可惜了。”左尘叹息,目光变幻。

        他有一种将这天脉之气炼化入体的冲动,如果将其炼化掉,那么自己就可以将体内的神则之伤镇压地更彻底一些,甚至可以保证那种伤势在接下来的三年之内都不会复。

        不过,与三年后的事情相比,还是先将这一次在百战疆域内的危机化解掉。

        左尘的一滴精血打出前方,打入了那一团乳白色气流内部,同时,他的一道剑气再度打出,这一道剑气在眨眼间融入气流,只看到那一道气流立刻生了惊人的变化,缓缓凝聚、变幻,最终竟然变成了一柄血色光华流转的战剑。

        在这战剑的剑体之上,有无形的锋芒折射而出,有一道神秘的光晕将剑体包裹,而后眨眼间剑体就消失在前方的空间中隐藏了起来。

        如果有元武者站在此地去用心感受的话,就会现,以此地为中心,八方天地之间的诸般强大能量,正在不断流动,冲着此地汇聚而来,最终神秘消失,就如同被人炼化掉了一样……。

        至此,他终于不再有任何举动,而是盘坐在此地,整个人仿佛陷入一种寂灭的状态。

        时间在流逝,几个时辰过去,突然,某一瞬间左尘睁开了眼眸。

        在天穹的顶端,出现了一道虚空裂痕,那裂痕出现的下一瞬,八道身影同时踏出,降临这片大地。

        每个人,都身穿黑色战袍,各自背负一柄战剑。

        这八个人,全部都已经踏入了祖级领域九重天,而且每个人的体内,都蕴藏着一种神圣法则的气息。

        “嗯?”

        左尘瞳孔深处,一抹异色出现。

        如此强大的八个人,身穿同样的衣袍,莫不是来自同一个地方?

        这世间,还有何等强大的势力,能够汇聚这样的八个人?那种势力,就算是这一次追杀自己的那些宗门中的任何一个都不够资格,在左尘的记忆里面,唯有如今的万相神宫,才能够一次性凑起来这样的八个人。

        但追杀自己的,自然不可能是万相神宫的人,那该是那个洪荒天界的可怕大势力要对付自己?

        事实上左尘早已经谨慎无比,他小心翼翼,用尽力气布置这一切手段,就是在防范一些事情,因为这片大地内的变化出他的预料,有太多强者闯入了。

        所以对于眼前八人的出现,左尘并不奇怪,而且,只要是在此地,这八人再强,也站杀不了自己,左尘有绝对的信心。

        “主人请你前去一趟。”八人降临后,其中一人突然沉声说道,他的目光平静无波,又仿佛不带有一丝感情。

        “让你主人自己来见我。”左尘摇头,淡然说道。

        前方八人没有多余的反应,只见他们同时踏前一步,各自距离左尘不足三十米,而后那人又道:“你只有十个呼吸的选择时间。”

        “哦!”左尘哦了一声,然后骤然起身。

        十方天剑一念之间召唤而出,一剑就直接冲着前方杀了过去。

        剑体贯穿一切,如此近距离的轰杀之下,任何人都不可能躲避掉,此时被左尘锁定的这位虽然是掌控神圣法则的存在,但是左尘依旧有信心将其扼杀掉。

        叮!!!

        前方大地中,竟然有金铁交击声出现。

        只看到那八人同时出手,他们手中的战剑一起探出,八柄战剑彼此之间交织在一起,如同构成了一道剑之墙壁,阻挡了前方的一切。

        左尘强大无匹的这一剑,就这样被强行阻挡。

        只看到那八人的眼中全部掠过一道杀意,而后,八人同时踏出前方,一起出剑,杀向左尘。

        “有点意思。”左尘笑着开口。

        八人仿佛是一体,在出剑之时,八个人各自的精气神在无形中甚至能够产生一种联系。

        不过,左尘看的出来这是因为他们修炼了同样的一种剑道,不是那种长久以来都在一起战斗、互相配合娴熟的元武者。

        一剑横空而过,左尘的本体直接出手,与这八人厮杀在一起。

        八人全部执剑,与这样的对手一战,让左尘颇为兴奋,这是一种挑战,若是能够将这八人全部压制,不仅仅是这一战胜出的意义,最主要能够磨砺自己的剑道。

        厮杀片刻,八人竟然奈何不了左尘,双方隐隐间有一种势均力敌的迹象。

        神圣法则的气机在顷刻间霸占了这片大地内的一切,八个人全部一起开始动用自己所掌控的神圣法则,将神圣法则之力渡入剑体之上,开始冲着左尘轰杀而来。

        八剑杀来,左尘闷哼一声,身躯直接被轰退,可是就在下一瞬,他翻手之间,引动可怕的力量,只看到原本平静的八方大地内,一道又一道的符文显化而出,诸多符文闪烁变化,凝聚无穷无尽的能量。

        念力一动,就有八道能量光柱同时显化,冲着前方的八人杀过去。

        八人皆是在冷笑,并不将左尘这般举动放在眼里,他们八人都是掌控神圣法则的存在,虽然说左尘可怕,但也不至于能够和他们的联手一战。

        然而,惊人的情况出现了,随着那八道能量光柱轰杀在这八人身上的刹那,他们的本体全部被轰出大地千米之外。

        每个人都是气机混乱,身躯之上出现可怕的血洞,差一点被那能量所轰穿。

        “让你们的主人自己滚过来见我,就凭你们八人还不够格。”左尘冷笑道。

        这片大地已经被自己布置了可怕无比的符文杀阵,甚至于这杀阵的力量可以影响到整片百战疆域,而且此地乃是那大地天脉所在之地,更是这杀阵的中枢之地,在这里,谁来左尘都不怕,除非是皇祖那个级别的绝世强者亲临。

        就凭借这几人,想斩杀他简直是痴心妄想。

        事实上左尘这几个时辰一直盘坐此地,并未对徘徊于百战疆域内的那些强者动手的一部分原因,就是在等待最强大的存在出现。

        自己已经收敛气息在此,能够现自己所在之处几乎不可能,这八人能够到来,定然是背后有绝世人物指点。

        左尘等的,就是那个人。

        “不跟我等离开,等主人亲临,你将无生还可能。”前方,其中一个已经被重伤的黑衣男子说道。

        “是吗?”左尘瞥了对方一眼:“这样吧,我也给你们一个机会,滚回去将你主人叫过来见我,我便不杀你们,若是你们八人再不长眼,执意想要带我离开,那后果你们自己承担。”

        这八人陷入了沉默,他们虽然自信无比,乃是带着使命而来,但也不是傻子,刚刚左尘一击出手,便演化那可怕的能量将自己八人重创,这代表着左尘是真的有绝对的手段将自己八人镇杀掉。

        沉默不久,八人似乎心有灵犀,同时动身,化作八道身影消失在天穹的彼端。

        ……。

        与此同时,在整个百战疆域内,无数元武者的耳旁都传入了一个声音:“谁敢动左尘,便是与我过不去!”

        这等声音一出现,不少人的脸上都出现怒容,尤其一些非常可怕的老不死级别的强者,都是露出冷笑之色,有人语气冰冷:“大势所趋,左尘必死在这里,没有人能够阻挡。”

        “谁敢护着左尘,便是死!万相神宫来人,也要掂量着点。”又有人在开口。

        试想,祖级强者原本就稀少,也就是在这洪荒天界中祖级强者数量多一些,但是能够达到祖级九重天巅峰的更为少见,至于那种能够掌控神圣法则的存在,基本上平时是不可能见得到的,因为那种人基本上都是每个势力中最古老的存在,平时都在进行修炼、闭关,可能千百年岁月也难得出现一次。

        如今为了斩杀左尘,那么多强者全部汇聚而来,纷纷出世,仔细去想这将是一种让人惊颤的情况,在这等前提下,有人想要护着左尘,就等于宣布说要和这诸多的顶级高手、老家伙进行为敌,正常谁敢说出那样的话?

        但是意外的情况出现了,因为有祖级巅峰的人物,在开口不久之后,突然间被人猎杀当场。有强大无匹的存在出手了……。

        在百战疆域一片大地内,一群人汇聚,簇拥着一个白白须的老人,这老人正在开口:“有人敢护着左尘,便是和我们北极圣域为敌。”

        北极圣域,这是一个洪荒天界非常强横的宗门,连寻常的禁忌种族都不敢轻易招惹这个势力。

        可是,这老人的话音刚刚落下不久,他的瞳孔之中就映照出了八个黑衣人。

        八人同时执剑,八道战剑同时斩杀而来,剑气四溢,简直是势不可挡,这老人尽管自身强横无匹,可惜却依旧没用,无上战剑在虚空降落,以可怕无比的度镇杀而下。

        老人的身躯被八剑洞穿,然后被顷刻间切割,包括他的元武之神在此时想要逃离,却被八道剑气构成的天地剑网所覆盖其中。八人开始强行出手灭杀,原本这个站在绝巅强大无匹的老人,竟然在短短片刻之后就被镇杀而死,也不知道是否有元武之神逃离出去……。

        “八大剑侍?”原本簇拥着那老人的一群强者,全部瞪大眼眸,惊骇的随后,每个人的眼中都露出了惶恐之色。

        八大剑侍竟然现身于百战疆域?这怎么可能?难道那个人到来了?

        不久之后,整个百战疆域内传遍同一个消息:“樊少云亲临,要守护左尘。”

        樊少云!

        一个崛起不过短短一月,却让大半个洪荒天界都陷入颤栗状态的可怕存在,一个据说只活了百年岁月,无比年轻的后辈,却已经站在了绝对巅峰,甚至掌控两种神圣法则的绝代妖孽。

        百年岁月如何能够站在祖级领域巅峰?这是不可能的一件事,这等修炼度简直是匪夷所思,甚至,如果认真而论的话,就算是左尘的修炼度也没有这么快,远远比不上此人。

        古往今来无穷岁月无数个时代至今,就压根没有诞生过这样的强者。原本古往今来修炼度最快的记录被左尘所打破,但是此人,却是以让人窒息的表现越了左尘的崛起度,甚至更有传言,说十年前这樊少云也只不过是一个刚刚达到天武境的高手,但是他仿佛在十年内,跨越了圣人、界尊、至尊……乃至多重大境界,最终达到祖级领域,如今更是站在了祖级领域九重天巅峰,又掌控两大神圣法则。

        这太不可思议了。

        出道一个月,据说死在樊少云手中的强者已不下上万,那上万人,全部都是各方大地、各方势力内赫赫有名的高手。

        无数修炼无尽岁月的老家伙,都败在了樊少云手中,无一例外,最终,一个月的时间樊少云选择镇压了八个极其强大的势力的宗主,使之成为八大剑侍追随身后。

        在整个百战疆域内无数人隐隐颤,忌惮不已的同时,却又有声音出现:“樊少云,不是为了守护左尘,而是要亲手杀他,樊少云选择的对手,不允许外人动他。”